立即捐款

共黨爭議:第四十五屆嶺南大學學生會幹事會選舉之二三事

共黨爭議:第四十五屆嶺南大學學生會幹事會選舉之二三事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第四十五屆嶺南大學學生會幹事會選舉驚險處處。來自廣東惠州的候選會長廖維懿承認其共產黨黨人身份,候選內閣幹事之間失去信任以及在外務問題未能達到共識向現屆代表會申請退選,學生會面臨解散危機。舉辦是次選舉的嶺南大學學生會代表會#於同日決定於星期日(十一月十三日)晚上召開代表會處理該申請,會議高峰期超過一百名嶺南同學列席。代表會代表經討論後指代表會指選舉條例中並未允許候選內閣退選,代表會無權處理「退選」申請。因此候選幹事會選舉仍然繼續,十一月十五的候選幹事會之諮詢日將如常舉行。

十一月十五日舉行諮詢會,候選內閣所有候選幹事均有出席。諮詢會有別於以往的學生會諮詢會,內閣並未有向會眾提供其年度計畫、活動計畫或財政預算。即場發放一篇題為「投反對是為了什麼?」之聲明。諮詢會由下午四時開始至早上四時,長達十二小時。期間,廖同學爆料指曾有收到暱名電話表示支持他參與是次選舉,著他抓緊機會修改會章,恐有中共滲透大學學生會,令人不寒而慄,為全場焦點所在。

在諮詢會上,會眾多次質疑內閣未有認真對待嶺南學生及是次選舉,追問內閣幹事堅持「退選」的原因。內閣表示候選會長在多次討論外務事宜時亦不申明其身份。在宣傳期剛開始時,民主牆出現他為親中團體新界社團聯會樂翠區候選區議員沈錦添助選,同學開始懷疑其政治取向。約一星期後,在內閣成員再三追問之下才坦誠其身份。得悉其候選會長為共產黨黨員身份的時,內閣成員都十分錯愕。他們質疑會長已在港讀書兩年熟知其政治身份之敏感,實為有意隱瞞,不能繼續信任。

中港之別?

內閣成員及會眾均質疑他能否帶領學生會發揮「發揚民主自治、團結及互助精神」。就如六四事件,候選會長指他並未深入了解事件,指自己對事件持開放的態度保持政治中立。會眾追問下才說六四那天晚上是一場「騷亂」。

況且,候選內閣十三位成員中有五位來自內地,因此同學疑惑內閣能否堅守其政治立場。學生詢問內閣各成員如何看待「中國共產黨一黨專政」。本地的候選幹事一致反對中國共產黨一黨專政。而來至內地的候選幹事認為並不存在「共產黨一黨專政」的情況,對問題不予回應。隨後有內地生問內閣成員對「中國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等問題有什麼了解,但未有一位內閣成員能詳細的作答,財務幹事甚至要用手機上網查閱。

然而,在討論環節時有會眾提出要分清楚政治理念與政治現實,共產黨本來就是不容許有異見殺人政權,六四事件不單是一場騷亂,而是屠殺,學生會應堅持平反八九民運的立場。另外,有同學考慮到內地生的安全,認為他們對敏感議題噤若寒蟬是可以理解的。因此,他提議把內地生從學生會會員中剔除,在選舉前要通過政治審查,一來可以保護學生會不受滲透,二來又可保護內地生不會被秋後算帳。但大部分同學持反對意見,認為學生會是開放、民主的,若排除內地生及進行政治審查就會陷入法西斯主義,是對不同政治背景的同學作出政治打壓。嶺南大學學生會服務的應該是每一位在嶺南讀書的學生,包括本地生/內地生,同學不應該根據同學的出身或成長地而一口否定對方。候選幹事會認為本地生和內地生的成長文化背景不同,價值觀有差異。但在場的同學亦認同這種差異並非二元對立。本地生掌握的資訊比內地生多,而內地生有在中國大陸長期生活的經驗,二者可以互補。候選社運幹事羅冠杰更提出應自由討論內地生人與本地生分岐的情況,要釐清大家之間的誤解。候選內閣更表示不希望是次事件影響內地生與本地生的關係,更歡迎內地生同學參與組閣。

不搞政治的黨員

不過,同學最關心的還是政治團體有否干涉嶺南學生會事務。同學向整個內閣提問「有冇人收到消息究竟中國共產黨有冇干預緊嶺南嘅一啲事務」。候選會長率先回答沒有。主持會議之主席欲進行下一輪之發問,會眾要求內閣繼續回答。一名與會者激動大叫「都話左冇啦,做咩仲要問」。候選外務副會長陳樹暉則道破的謊言,指廖同學在坦白自己共產黨黨員的身份時有說曾有組織與他聯絡。會眾嘩然,候選會長即補充指「有一日我接到一個電話,佢同我講。呀……聽講你選緊學生會,我地支持你咁做。呀……然之後佢講左一句,我聽唔清楚既就係話,大概係咁既:請揸緊機會修章。但係,講完之後佢就吸(掛)左電話喇。」內閣大部分幹事亦表示全不知情,全場同學驚詫不意,諮詢會更因此停頓五分鐘。復會後,主席要求所有非會員申報其身份。而該大叫的與會者亦消失得無影無蹤,令人懷疑共產黨派人監視是次諮詢會。

復會後,候選會長大打溫情牌,派發一份列有列有十四點的聲明,道出近日因自己表露其黨員身份飽受壓力。他表示向陳樹暉透露消息是出於對他的信任,法律或會章上並沒有明文規定他一定要公布自己的政治身份或是私人電話內容,自己的私隱並未受保障,形塑出受害者的形象。他解釋自己競選學生會幹事會會長一職是有心服務嶺南同學,而非參與政治活動。多名會眾於討論環節時表示並不了解廖同學所說的服務同學是指什麼。莫說廖同學會否依從電話指示,作為有意服務嶺南的候選會長意識到有勢力意欲干預嶺南大學學生會行政時,何以能厚顏無恥的以私隱為藉口隱瞞真相,推搪責任? 到底廖會長服務的是什麼?

「投反對是為了什麼? 」

候選內閣的分裂,候選幹事均無法以以往的姿態繼續競選。內閣強調是次決定為全體幹事一同商議得出之結果,之前曾討論過其他方法(如轉換職位或候選會長一人退出等),唯他們認為退出是次選舉,重整旗鼓參與二月的補選才是最佳方法。有意重新參選的候選幹事發出的聲明《投反對是為了什麼? 》寫內閣的退選申請或呼籲同學投反對票均希望能重新組庄,令學生會於二月時補選的形象及立場更鮮明示人。對有意再選的候選幹事而言,應該要「對內對外,始終如一!理念不容妥協」。學生會不能政治中立,不能只側重福利康樂或是外務與校務,更重要的是嶺大民主和自治信念的象徵和實踐。剩下的宣傳期均以爭取反對票為主,如在facebook上發起呼籲(「嶺南人11.21 齊投反對票 !」)。若「不小心」當選了,將會全員請辭。於諮詢會中承諾無論如何將會重新組庄參與二月份的補選。

代表會主席鄧建華澄清若是屆幹事會落選,學生會亦不會即時解散。要是有內閣於二月的補選或三月的臨時選舉中成功當選幹事會或編委會,學生會仍能繼續。故此,下星期(十一月廿一及廿二日)的投票即時決定學生會的存亡,選民不必過慮。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