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代中國世界暢遊

廣告

廣告

大學時代讀過《中國歷代政治得失》,錢穆先生帶我暢遊古代中國世界。

我們被稱為漢人、唐人。漢唐盛世奠下了中國的基礎。在漢唐歷史暢遊,有一個感覺,漢唐很IN、很現代化,的確!我們常常掛在口邊,認為中國二千年來都是專制的。秦朝統一中國,殘酷政權不過十五年。直到西漢,中華帝國可算首次進入長期繁盛時期,而中華主體亦以民族和文化相互生成。正如錢穆先生說過:「民族創造了文化,民族亦由文化融凝。」

其實漢唐時期,皇帝是不能專制的,要和朝臣和地方共商政事,不能自己話事。六部尚書等政府部門與皇帝辦公室可謂兩權分立,政府部門有權反抗皇帝的啟奏,將政策頒布文件打回宮庭。就是宋明兩朝的皇帝雖漸趨中央集權,也不敢亂來。同時,皇帝會到地方見平民百姓(落區),與他們交流,共同參與政治生活。今日西方的政治制度,也有向漢唐取經的。正如錢穆先生所說:這不是民族驕傲,而是文明早在中國出現。人類文明之事,發展殊途同歸。

我們總不會自稱元人或清人,元朝是蒙古人的外族政權,清朝同樣是滿族的部族政權。正值西方因為16世紀宗教改革、啟蒙運動和法國大革命而來的自由主義;這一邊廂,從地方行政逐步走向中央集權,要拜元、清兩外族政權所賜。元朝可謂發明了行省制度,以軍事權力凌駕地方自治,實踐中央集權。清朝則任用滿人出任朝庭命官,以數量及官階壓倒漢人;亦首次發明了軍機處,以密室政治凌駕朝庭議政架構,實現滿族私利。

1911年,中國成功推翻滿族政權;不幸於1949年,中國再度淪陷於被蘇共宰制的中共。迄今,行省制度和密室政治從元、清兩朝沿襲到中共。八九民運,解放軍佔領大學,消滅中國學府傳統;疆、藏多次起義,中共均派軍鎮壓;1997年,解放軍高調羅湖入關,中共爪牙夾道歡迎,並以港澳辦坐鎮香港,成為特區的行省影子政府,從政改方案中,民主黨與中聯辦的密室政治中表露無遺。從此,自治省、自治區、「高度」自治等,成為哄騙的中共用語。鄧小平說過的「中國走向世界、走向未來、走向現代化」在漢唐、甚至宋明都實現過,鄧小平則以六四鎮壓親自將之摧毀了。

孟子論天下,不將個體埋沒,而是「個體自身即天下大德之所倚。」正如錢穆先生說過,要跨過今日中國的桎梏,便不能一筆抹殺中國傳統,更要除掉專制中國的印象。因此,要衝破中共對「疆界」、「主權」意識的潛移默化,便要認清中國歷史的本相,釐清觀念,便能分辨出,我們正在身處的中國並不是合乎禮和教的文明中國。讀過錢穆才明白「來生不做中國人」的民族自卑是不可能的。錢穆先生一生努力,將古代文明中國呈現眼前。香港必須承先啟後,成為先鋒,為下一代能夠實現中央和地方憲政自治舖路。今年是辛亥革命一百年,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吳耀鏜
香港城邦自治運動成員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