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小事

廣告

廣告

在北角一個小商場,那裡有一間百貨公司、一間鴻福堂、一間大家樂、一間意大利餐廳。

那間意大利餐廳十分抵食,廿多元就有一碟意粉或PIZZA,因此吸引不少食客,人流很多。

意大利餐廳旁邊有一間大家樂,但人流明顯比較少,相反,超過三十人在意大利餐廳和鴻福堂之間狹小的通道等候。

等於的時間很長,幾乎每一個入席的客人都要等接近一個小時。在冗長的等待中,不論情侶夫妻,都不約而同地拿出智能電話,垂下頭撳,小朋友就拿著PSP或NDS,撳撳撳。

與此同時,一個老婆婆由通道盡處的防煙門走出來,拖著一個箱,放下了另一個箱,緩慢地向前行。

她的左右兩旁,盡是正在打機等位的人,沒有一個人抬起頭,沒有一個人讓出半吋的空間。

唯獨是在她後方的一個男人,明顯地不滿老婆婆的速度,露出一個十分不耐煩的樣子。

688。

一個不怎特別的號碼吸引了大家的注目,但很可惜,大部分人手上的等候票號碼都不是688。

三個滿頭大汗的年青人,大約是17-18歲,其中一個拿著籃球,進入了餐廳。外面的人,就繼續打機,繼續WHATSAPP,好像甚麼事都沒有發生。

老婆婆把箱子停放在鴻福堂前,打算走回去拉另一個箱。那個男人,就唸唸有詞地加快了腳步走了。

突然,其中一個年青人回頭望了一望,離開了餐廳,行到防煙門前,一手把老婆婆放下的箱拉到了鴻福堂前。

餐廳外所有人都抬起頭,盯著這個人。

老婆婆好像也嚇倒了,她對那個男仔說:"多謝你,祝你健康。"

他沒有理會,問老婆婆東西要拿去那裡,此時另一個男仔又出來問他有沒有地方要幫手,但那男仔說,他行了。說罷,就把兩個箱都搬了出去。

搬完以後,他走到防煙門,在防煙門後的洗手間洗好了雙手,進入餐廳。所有人再一次把目光集中在他身上,他則向在場所有人露出一個狠狠的眼神,之後頭也不回,找回自己的朋友。

之後,等位的人,繼續打機,繼續WHATSAPP,繼續冷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