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強烈遣責「濫投訴」、「濫舉報」行為

廣告
強烈遣責「濫投訴」、「濫舉報」行為

廣告

本人行文一向謹慎,絕不無的放矢或無中生有,相信我的文筆不致太過惹人討厭,討厭我的人相信大多是文章內被批評的有關人士。

最近,本人發現最近有幾篇貼於新浪博客的文章突然「消失」了,對於這種事情本人絕不感到奇怪,因為文章所說的是香港一時事評論員︰黃世澤的黑暗面。

此人於香港網界向有「法律魔人」之戲稱,對於自己不欲觀之的文章或意見,皆聲稱「法庭見」,從來只能以此等口術;但歸根究底此人就沒有法/理/情的根據,其恫嚇網民的舉措既是假大空又是狼來了,網民對魔人已經見怪不怪,結果此人便將箝制言論的手段,改以向博客、討論區等服務提供機構不斷作出「濫投訴」、「濫舉報」的行為。

基於黃先生曾經出過「針對DAI ADORU於其他地方發表的言論,本人稍後有空就會去信中國新浪,以及香港雅虎,要求他們處理DAI ADORU針對本人,以至其他人士的人身攻擊,以至誹謗言論」此言論,本人未能排除新浪公司是否同樣受到此人的「濫投訴」、「濫舉報」,為了息事寧人所以作出刪文決定。

本人明白,新浪公司於中國經營是要對個別敏感話題作出一些「操作」,但因為本人被刪的文章並非批評國內事情,而是一個時事評論員對香港主流輿論的影響,以及直陳其自相茅盾,更甚者,此人對於網上其他不利自身的言論都是施以硬手段。

不只本人的文章,其實多年來已經有不少網民對黃先生的言行表裡不一很嗤之以鼻,但大家對黃之批評都是基於事實,反而,過去現在在黃之個人博客我們都可以看到此人怎樣箝制網民言論,並公開徵求「生事者」的個人資料,並將之張貼於其博客,做法不但傲僈而且沒品。

無論在甚麼地方行文,本人提及種種有關黃的事情,都是基於事實並有媒體文章、影音等可證,口口聲聲言論自由的黃世澤先生,面對不同意見或反對意見,六年前六年後都如此言不由衷講一套做一套,作為時事評論員居然不能容許別人評論自己,這是甚麼言論自由的體現?

明知這種言行是很有問題的,怕被招惹麻煩而不向這種行為說不?不!絕不可以!

這種自命正義但其實嗜血成性的行為,不斷為言論空間的收窄推波助瀾,控制輿論隻手遮天,作為熱愛言論自由、追求公義普世價值的任何人理應感到不安。

我天真又傻地相信香港尚有三十多年言論自由,可是黃世澤先生圖以「濫投訴」、「濫舉報」的手段去消除反對自己的聲音,這種做法是不是有點卑鄙?一如此人在維基百科,亦曾向管理員作出誤導性的投訴,將如實記事的編輯者作出各種誣告,如砌詞他人抹黑或對其人身攻擊,但又不能陳明別人有甚麼是說錯、抹黑或誹謗了他的,黃世澤先生此等行為亦受到維基個別管理員及用戶的遣責──需知道,這跟「報假案」是無異。

聲稱「討厭中共」的黃世澤先生你憑甚麼去五十步厭百步呢?

不要聲稱本人誹謗了你,我的文章是滿載例證的,是次我在新浪發表的文章被刪,也印證了我的所言非虛,時事評論員的成魔之路也莫過於此,然而,本人還是不希望新浪以及其他網上平台會成為為一些立心不良的人而服務

後註︰

本人相信黃世澤此人也曾向《獨立媒體》施加壓力,事實上本人也曾經收到某位編輯先生的電郵談及有關《時事評論員成魔之路》一文的問題,尚幸該位編輯是明白事理的,文章未至被河蟹。

本人重申,有關《時事評論員的成魔之路》一文,是否屬於人身攻擊或誹謗,概與內文是否屬於公允評論,自問在撰寫文章一向以中立、事實為原則,本人更附上種種證源作為支持文章立論,包括本於維基被記載,但已被黃先生移走的文字描述內容。

事實上黃世澤本人亦於獨立媒體對個別網民作過多次不實指控及人身攻擊,本人不知道獨立媒體有否對黃君作出甚麼訓示,但本人認為,法庭固然不是黃世澤的遊樂場,任何一個網上平台亦不能夠不斷地向黃君袒護和傾斜,黃世澤先生如果對於別人對其負面評價感到不快,理應反省自己言行是否基於道義,而不是不斷地要求別人為自己去服務,並基於自己的喜惡去為其刪文,作為一個時事評論員應該會有基於事實討論的能力才是,在這透明度高的現代社會人人也可基於時事話題作出討論,別人跟你意見相對便訴諸投訴,以這種藏頭露尾的手段去為自己消音無疑是很可恥的行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