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俊邦

網站編輯部成員 網誌

保育

從東澳項目被否決學懂的五件事

從東澳項目被否決學懂的五件事
廣告

廣告

發展商建旺及雅居樂合作的東澳項目,擬建900個住宅單位、遊艇會及酒店的計劃,在12月16日城規會的會議上被否決,算是為延續近一年的爭議告一段落。當然,發展商已表明會捲土重來,最快於法定限期十八個月後再次申請,並就項目作修改,如減少發展面積規模。南丫島南東澳這大片已被發展商購入的土地,未來會面臨什麼樣的變化,仍然是未知之數。

本月舉行的城規會會議,有近30人到現場收看會議的轉播,有支持的有反對的。在會議之前,規劃署已公開表明反對,因此否決的結果也早已預料,但這次會議仍然至少讓我們知道五件事。

1. 缺席會議委員代表發展商出席會議

發展商在項目今年五月第一次的法定諮詢期遇到第一重困難,近1200份意見中有1107份反對發展計劃。項目原定於今年七月審議,但發展商利用一貫的手法申請延期,利用額外的四個月時間去應對反對聲音。除了在因為延期已加開的第二期法定諮詢期內,動員支持者入信支持外,也聘用了城規會委員之一鄭恩基出任公司的CEO,加強對外公關及游說工作。城規會在會議開始前早已收到61封信件投訴鄭恩基,有意見更指此事可能涉及貪污舞弊。

城規會制度一向飽受批評,委員皆是委任,不少委員也與發展商有千絲萬縷的關係,雖然城規會有利益申報的制度,但存在明顯的漏洞。一名委員可能與A發展有直接利益,另一名委員則與B發展有直接利益,雖然他們在城規會審議各自擁有直接利益的項目時需要避席,但他們之間卻很容易出現利益交換的默契,互相支持對方擁有直接利益的項目。在今次南丫島東澳項目,委員之一鄭恩基更直接出任發展商的CEO,更令人驚奇的是在12月16日的會議上,鄭恩基因為利益衝突而向城規會秘書處表示缺席會議,但最後鄭恩基也有出席會議,身份卻變成代表發展商作總結發言。

原來城規會制度如此「具有彈性」。

2. 無論你的說話有多荒謬,你都可以講

整個項目的審議達兩個半小時,有意義的內容不多,但至少令大家知道,原來有錢向城規會申請各種項目,至少有一大段時間,城規會委員需要坐下來聽發展商演說,無論這些演說的內容有多荒謬,如何具誤導性。

會議開始,首先是城規會準備的項目背景資料報告,但明顯城規會沒有足夠的能力去搜集資料及分析,很多資料上的事甚至用字都是隨發展商的思路走。發展商在他們的簡介環節,祭出八人的報告團隊,首先建旺老闆、「南丫島島主」李建強談南丫島願景,李由自己在香港仔長大,在赤柱航海學校讀書談起,說發展南丫島是他一直以來的「夢想」。接著是未能出席會議的趙不求以視像談「香港船會的需要」,說成功爭辦比賽便可以獲多少多少收益。最搞笑的是香港魚類學會會長莊棣華談「發展與保育共存」,但整個報告內容完全不知道與東澳這個項目有何關係。到尾段「個案研究」,更大談意大利 Costa Smeralda,指該處如何與東澳相似。總結發言則由「城規會委員」鄭恩基負責,說南丫島95%的原居民支持,商戶100%支持。整份報告長達近兩小時。

相反,持與發展不同意見的人及團體,都無被邀出席是次會議,不能回應發展商的觀點。城規會委員當然不可能細閱所有反對的意見,結果就是反對的意見由發展商任意闡釋。例如鄭恩基便說他們所認識的南丫島居民,都是支持項目,至於去信反對的人,他們則「一個都唔識」。

IMG_6555

3. 諮詢期過後都可以提交意見

逾期也可提交意見嗎?答案是可以。

據城規會資料,在第一次諮詢期共收到1161份意見,其中65份支持,1072份反對。第二次諮詢期則收到1361份支持,913份反對。然在諮詢期外收到的意見,城規會的會議秘書在會上也有向主席報告,數字為126份反對,1份支持。會議秘書亦報告收到61份意見,投訴委員之一鄭恩基出任發展商的CEO,要求鄭辭職甚至要求城規會轉交廉政公署跟進。

4. 政府部門仲守得住原則底線

簡單一點,反對這個發展計劃其實只需要兩項原則性理由,漁農署及地政署也成功守住這兩點。

第一,該處規劃的用地屬「自然保育區」及「海岸保護區」,本就不適合發展。漁農署代表指出,發展商未能提出令人信服的理由接受這項發展,他們認為將土地用途由「農地」轉為「綜合發展區」也毫無必要,也立下了土地用途與地區規劃「不兼容的不良先例」。發展範圍就在「潛在的海岸公園」位置,而項目除會破壞這片「未受干擾的天然地點」外,也影響到週邊「自然保育區」的環境。

第二,換地條件不公平。地政處指出,發展商只擁有申請更改土地用途範圍的約8%土地,其餘超過九成的土地均屬政府,高逾1:11.9的換地比例並不合理。發展商擬將申請地點以外的近四萬平方米土地加入換地條件中也不適當。發展商雖然表示將來有近一半的土地會「開放」予公眾使用。但城規會委員馬錦華便質疑,這些「公共空間」會否又是築起高高圍欄,出入需出示證件的私人俱樂部。地政處也回應說,即使是私人擁有但開放予公眾的「公共空間」,也應計算入換地比例之內,因此該處並不支持是次項目計劃。

5. 城規會會議轉播室的投影器壞掉

城規會的會議一直不夠公開,它不容許市民在會議室內列席,只在一樓設有電視轉播室,一班關心的市民就只能眼巴巴看著轉播。轉播的畫面是否真的直播,有沒有延播、剪接,其實我們並不知道,不過我們知道的是轉播室的投影器壞掉,中間常常出現一個大大的黃色圓點。

IMG_6813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