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撥亂反正:短論區選死因

廣告

廣告

文:苻敷青


無疑,今次區議會選舉對泛民主派而言,是一場敗仗。先別說眾多所謂「星級」候選人落敗的震撼,只論泛民整體議席數目的下跌,甚至社民連全軍覆沒等。當然另一邊廂,街工和備受追擊的民協都有議席增長。如此種種,便足讓各參政者再次反思每次區選後都會反思的問題——為什麼我們又輸了?

就這兩天從各媒體、評論文章中所見,我們仍大體能把原因羅列如下:建制派種票說、蛇齋遊、外傭居港權事件、狙擊攤薄、欠缺地區工作




一、 建制派種票

無可否認,在紀曉風的一堆數據底下,伴隨著選民人數、投票率的飆升,建制派的票也大幅度飆升,「種票」一說似難以推翻。但數據不說話,只有人說話,同一件事可以被論述成負面的「種票」,也可說成他們的地區工作勤力。

眾所周知,近幾年伴著幾件政壇大事,如街頭抗爭風格走入議會、八十後反高鐵、五區公投等事以後,關心時事的人數普遍增多,我們亦能從近幾年六四集會、七一上街人數漸增看出端倪。故選民人數跟投票率上升,是毫不足怪的事。

把此等加幅單純視為住所單位的添置種票,倒不如說成是對手的地區工作,與及藉此灌輸予選民的政治觀念較奏效吧!因為若不過希望鐵票人數上升,只需在選民登記前辦好所有事項,再要估算對手的實力等。最重要的還是,這種陰謀論推測正正暗示,選舉結果完全被操縱,再多的工作也無法推倒建制的強勢,最終把落敗的結果歸因於此即可。




二、蛇齋遊之說

此說更是可笑。的的確確這類賄選的事實擺在眼前,但請問何以在此情況下,還有泛民議員贏九條街?街工五席、新同盟八席、民協十四席,絕無有輸給對手的「賄選攻勢」。更且,譬如以街工的得票率去看,葵芳拿了九成多、葵盛東拿了七成左右、葵涌也有六成半,這種強弱懸殊的勢頭,絕對不是能簡單透過免費蛇齋遊可以攻獲。




三、反外傭居港權事件

其實在選舉前,已有相當的猜測認為建制陣營有心炒起這宗官司,並以此攻擊立場曖昧的泛民主派,和「始作俑者」——公民黨。其實這件事最為刺中香港政治的思考:左與右、民主與親共的區分。

至關重要的代表非陳淑莊之山頂區和社民連全敗莫屬。山頂區選民當然是富豪,也永遠能粗淺被界定為「中產」。香港人自來也深信中產擁抱自由及民主,甚至成為泛民部份鐵票。卻想不到一局官司就把勢頭逆轉。有論者憑此便認定「今天香港需要民主右派」,並否定目前左派路線。

左派和右派何時也有市場,但要追求如該論者所言「有次序的公平」,卻實遠超符左派的原則。美國學者 Richard Rorty 認為:「所謂自由主義社會,就是不論這種自由開放的對抗結果是什麼,它都贊成稱之為『真理』」。為此,對左派而言,重點實在於組織群眾後,再提升他們的社會意識。而不是拒絕一批意識有待提升的群眾,任他們視右翼意見為真。

如外傭居港權一事,傳媒論述中總是關注於對基層勞工的影響,或福利的任用。對山頂區中產的影響,也未見太廣,也可能是在於福利成果被「他人」挪取罷了。針對此,Richard Rorty 也有其一針見血的看法:

「將『我們』的範圍擴充到隔壁洞穴的家庭,繼而擴充到河流對岸的部落,而後擴充到崇山峻嶺之外的部落聯盟,然後擴大到四海之外的異教徒(也許,最後擴大到所有的奴僕,這類人群從頭到尾都為我們做卑賤的工作)。我們應該想辦法讓這個過程綿延不斷地持續下去,時時刻刻注意發掘被邊緣化的人們——亦即我們仍然本能地歸諸『他們』而非『我們』的人。」

事實上,無論基層抑或中產選區,依靠地區組織後再提升居民意識,也是左派在實行理想時不能缺乏的重點。




四、狙擊攤薄

事實擺在眼前,人民力量也直認不諱狙擊失敗,不少選區是狙擊者與被狙擊者的票合起來,也遠不及當選的建制派候選人。





五、欠缺地區工作

綜觀上述的分析,這個最簡單輕巧的結論就呼之欲出。上述種種的偽原因,也無非是落敗者意欲推卻責任的藉口,把原因一一掃諸於對手之狡黠、選民的不智。

讓我們後退一萬步,尤其是那些走錯的步。於失敗中學習,更於他人的成功中學習,街工、民協、新民主同盟,甚至是一眾建制派之勝利所見證的,正正是區議會選舉至關重要的一點:地區組織工作。

掌握好這個基本步,我們未來可能不用考慮何以香港會「向右走」,面對著極右民粹路線的步步進迫踟躕,因為透過地區組織工作,提升人民意識,人民才能站在「我們」這一方。也是通過最基本的組織工作,一切網絡鍵盤戰士空談的革命,方能有實現的一天。





:參見紀曉風:《詭異的選情,其實是這樣的》,https://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316907648326465,(2010年11月8日)。
:lewisdada:《左翼毀滅泛民:無待堂的區選分析》),http://www.dadazim.com/journal/2011/11/left-wing/,(2010年11月8日)。
:馬嶽:《民主派:改革的時候到了!》,http://hk.news.yahoo.com/%E9%A6%AC%E5%B6%BD-%E6%B0%91%E4%B8%BB%E6%B4%BE-%E6%94%B9%E9%9D%A9%E7%9A%84%E6%99%82%E5%80%99%E5%88%B0%E4%BA%86-213345860.html,(2010年11月8日)。
:同
5,6:同
:【美】Richard Rorty 著,徐文瑞譯:《偶然.反諷與團結》(台灣,麥田出版社,1998),頁110。
:同上,頁332。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