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時事評論員的成魔之路

廣告
時事評論員的成魔之路

廣告

黃世澤,自詡時事評論員,一個只許自己評論別人,不容別人評論自己的時事評論員。

都幾諷刺。

黃的事跡在維基百科也有記載 (申報︰筆者一直都是維基編輯的一員,亦有參與本條目的編輯),但黃很介意自己的條目被如實記載,所以在其實名條目,一直只許隱惡揚善。

黃先生多次回退動作是否有意讓此處成為你的宣傳平台,他本人是最清楚不過的,黃世澤先生說「有人在纏擾他」、「針對他」、「攻擊他」,更聲聲別人在誹謗他,但問題來了,是否他的舉動惹起別人誤會呢?其實他本人最清楚不過。

就以本人而言,本人在維基編輯條目也多,當中亦包括很多知名人物和企業,基於黃的定義,是否有我參與的條目「都在纏擾他人」?說本人「大半精力都在纏擾他人」,潛台詞是否在說所有按著方針並如事實編輯條目的維基人「都是纏擾他人」的?維基人編輯條目夠多的話,是否代表他「每日都在纏擾他人」?還是麻煩了自己呢?

的確,遇著像黃先生一樣的麻煩人,確實有排煩,蓋因黃先生看得自己太重要,所以才不斷對別人陰謀論,而他在維基跟很多「要動黃世澤條目的人」,都起爭端,我想,大家有必要了解究竟是編輯的人都在「纏擾黃世澤」、「抹黑黃世澤」,還是黃世澤先生以為維基是為他而設。

過去,他高度容許本條目出現很多過量或名不符實的宣傳,可見此人的孤芳自賞和自負。

本人認為,維基百科絕對不是一個羅列其「好人好事」的地方,黃先生將維基作為自我宣傳的地方,值得商榷。

而黃世澤先生亦刻意控制他的條目,不容任何他認為「不好」的內容出現,將自己的同名條目隱惡揚善,有意讓其條目滿載其工作履歷,但不容留下負面評價。

「黃世澤於大學畢業後先加入城市電訊集團......曾與梁文道輪流於《都市日報》撰寫專欄。」以上一整段黃世澤的自我宣傳廣告稿,就連一個來源都沒有,將之移除根本沒有不當,事實上,該條目的所謂內源很多都是「水分」,所謂的來源不是沒有帶有連結,就是沒帶連結兼離題萬丈(廣東話的『九唔搭八』),只是疑似黃世澤的「文章題目」以及工作履歷陳述。

亦有不少網民指出,黃於好多機構只屬「過客」,只侍過非常短的時間,更有網民指出黃個別電台節目更只做了不到數集便被徹換,如果這樣都可以視視之為履歷,恐怕本條目應該可以寫得更加冗長累贅。

理論上電視台或電台需要找人評論時事,必然會邀請評論員列席節目,但相信並不至於連他那個機構做過一段短時間甚至兩集也要被「羅列」,很多比黃知名而有曝光率的香港時事評論員,他們的條目是否應該要像本條目般冗長地羅列出曾經在哪裡和哪裡做過「嘉賓」呢?

事實上像劉銳紹、李鵬飛等香港時事評論員的條目也不會如本條目一般混亂。,對於這種「履歷」是否應該出現於維基,實在令人質疑。

維基本身亦已強調這裡不是廣告宣傳之地,更加不是一個不經篩選、收容雜亂無章資訊的場所。甚至連「黃世澤先生很關心母校」都給記載,會不會太有點貼金味道?

最大的問題是,經過編輯及網上搜查,發現有關此人簡歷部分充斥著非常多的原創研究及廣告內容,當中更有名不符實或不可查證的部分,如「中大國際化政策問題上黑箱作業」、「中文大學客席講師」等等,而有關「講師」的來源查證更是「查無此人」。

早於2006年的蘋果日報,李八方的《隔牆有耳》專欄已有提及︰「黃世澤係中大政治及行政學系有教part-time ,佢寫文通常叫自己做中大兼職講師。八方聽聞,有d政政系教授對佢有意見,因為佢教果個course 已係上年上學期結束,下年搵唔搵佢教仲未知,但佢仲周街自稱係中大兼職講師,好似太老定。」。

不過,黃世澤即使在昨日,似乎還對自己這個已成過去的身分感到得意:「我不具備什麼知名度,他才具嘛,訪問過什麼名人,編過什麼書(根據他自己的介紹),我在大學教書、寫專欄全部都是混水摸魚摸回來......」。

寫稿是這個身分,維基又是這個身分(本人曾移除與黃有關的問題履歷,但被他不斷回退,試問怎能說服我去相信這個人的誠信?)!教過一個學期就長期周街話自己係大學兼教,學期完了還繼續自稱為大學兼教,難道你以為自己「一日為師,終身為師」?

這樣跟無牌自稱律師沒有分別吧!

不論如何,黃先生無疑因為孤名釣譽得來相當的知名度,但是他的知名度是否遠高於劉銳紹、李鵬飛等,大家心裡有數,因此,如黃世澤在維基的條目要寫得比後面兩位要冗長,相信除了黃世澤本人之外應該沒有人會贊同。

再說,既然你自詡為時事評論員,你可以評論時事,別人見你的評論或文章出現問題,任何人無論陶傑或任何網民都可以質疑你。

有一點我是必須要向各位陳明的,有關黃世澤於維基被編輯的版本,乃係如實記載其事跡,絕無生安白造,亦無牽涉黃先生的隱私,條目所記載的,如「居歐權」,皆為黃先生所引發出來的事宜,陶傑也曾不記名指出張揚這個法律漏洞的人沒有政治智慧,是「最蠢的小老鼠」。

而黃世澤先生出電台節目,我在維基編輯的版本是這樣──2009年12月22日,黃世澤在MyRadio節目《家豪會客室》中接受訪問,聲稱歐盟駐港辦事處無權解釋《里斯本條約》,李嘉豪遂 向黃世澤詢問他是向誰諮詢歐洲法,從當晚節目錄音可證,黃世澤只回答那是來自「他很多熟悉歐洲法的德國朋友」,指「BNO的居歐權極具爭議」、「歐盟不能 代表所有歐盟各國海關發言」、「歐盟國家對種族歧視的指控很忌諱」、「BNO持有人沒有居英權是種族歧視」黃更建議網民如要「移民」,不要取道愛爾蘭,德國、荷蘭、挪威「比較有機會」。

主持人李嘉豪詢問黃氏會否以「傳媒的角度」求證其理據,黃表示「求甚麼證?五毛黨怎樣都會質疑他的固定看法」,並質疑主持人的問題用意是設圈套讓他「中計」,一度揚言要離席而去。

以上的編輯絕對基於事實,當晚電台錄音可證。不能回答公眾便質疑,撒野要離場,這是別人的問題嗎?是黃先生個人的問題!

維基方針已有說明,不是個人或機構宣傳的地方,當別的編輯者看到此條目出現過多廣告宣傳成分欲將之移除,並加入事實陳述,但黃先生卻屢次回退,黃更以「破壞條目」這籠統的理由要求提刪,混淆視聽。

黃世澤先生存在負面評價乃基於黃世澤先生自身的言行,這些都是不容黃世澤先生可以否認的,但黃先生卻屢次將不利自己的章節移除,恰當嗎?見條目不能再讓你貼金你就提刪,這種「要留便留,要刪便刪」的態度,應該嗎?

如「網絡爭議」,皆因為黃先生本人沒有容人之量,公開異見網民個人資料、箝制言論這些不遜的事,皆出自黃自己的博客,以上種種事實,皆出自黃先生本身,「生者傳記」並非檔箭牌。

黃先生自己不慎言、不包容、行不義,可以怪誰?可以叫維基移除?
黃世澤你是橫行大中華地區的網絡黑社會嗎?

黃世澤先生,如果你認為我是在「抹黑」你的話,便當這是「抹黑」吧,但本人在維基不只「抹黑」你,我也「抹黑」了很多人,因為我不是為你服務,我只如實記事,不會向任何人提供貼金的服務。

網裡網外,黃世澤先生一直有打壓網民言論,不容他方意見的前科。

事實是,網民在黃世澤先生的博客不能暢所欲言,黃更不屑與公眾討論,一派拒絕溝通對話的態度,請問,法院是你的遊樂場嗎?每次皆企圖以「高等法院」作為傳話平台,就似乎有點那個了。

每見維基人寫上他認為「不該寫」的,他便堅持用上籠統的指控,「破壞條目」、「發動編輯戰」、「誹謗」等等。黃更聲稱自己愛好「言論自由」,但卻動輒恫嚇網民,一如維基條目如是說──

黃世澤經常就網絡現象發表文章,在文字亦常流露對中共的厭惡,指她經常煽動「自己人打自己人」。又認為網絡上充斥著大量五毛黨,對於與他意見或政見有別的網民留言黃皆認為是「五毛黨所為」,亦視他們的留言為「纏擾行為」,更多次表明擬以法律手段控告與他意見有別的網友 ,黃亦言明禁止網民將其博客文章轉載至討論區。不過,網民到其博客留言必須經過黃氏本人審核,不同意見者的留言未必能夠曝光,在其個人博客亦顯示出各個跟他意見有別人士的詳細個人資料,黃世澤本人視之為「五毫黨管制措施」,黃更於其博客徵集及公開網民的個人資料,當中包括私人博客網址甚至真實名稱、受僱的地方等,有網友批評他排斥異己的手段過火

不能面對自己,不能正視自己問題所在,是可憐的。

黃先生,你令大家都太疲累了不是嗎?既然你自詡為時事評論員,你可以評論時事,別人見你的評論或文章出現問題,任何人無論陶傑或任何網民都可以質疑你,但你的邏輯水平又這樣乏善足陳,面對批評時就只能訴諸陰謀論 (這並非本人一人的經驗) 。

如果黃世澤先生對與網民溝通這麼不屑,又如果他是把持著甚麼理據足以證明網民是「誹謗了他」的,黃先生當然可以借助法庭平台作為他唯一的溝通平台,這絕對是黃世澤先生的權利──當然,黃先生必須肯定自己持著道理。可是,相信任何人都難以接受維基會縱容黃先生並接受他的所謂投訴,因為這個人根本就其身不正。

本人相信香港法律,不認為錢能通神,不認為事實能夠給「高等法院」箝制,就是李嘉誠都不能封著神父的口,黃更不能用錢去買取他想要那套正義。

聲明︰黃世澤先生向有「法律魔人」的戲稱,經常聲言要發律師信控訴別人誹謗云云,但本人必須陳明,也正如我之前所述︰本人對維基百科有關黃世澤條目的編輯,以及以上文章,所撰內容絕對基於事實並無生安白造,亦無牽涉黃先生的隱私,條目所記載的,如「居歐權」,皆為黃先生所引發出來的事宜,於電台節目不能回答主持人問題便撒野要離場,也是黃個人的問題;如「網路爭議」,皆因為黃先生本人沒有容人之量,公開異見網民個人資料、箝制言論這些不遜的事,皆出自黃自己的博客,以上種種事實,皆出自黃先生本身,黃世澤先生如擬控告撰文者或獨立媒體,實並無任何法律理據可言,亦無權對撰文者或刊登平台作出任何無理要求,籍以達到隱惡揚善的效果,要不,這只會更加流露一個假惺惺的形象,值得世人恥笑、唾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