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笑甚麼?你都是沒有捐過錢給政黨的香港人!

廣告

廣告

傳媒大亨Jimmy涉嫌被有心之人滲透,將其數薄公諸於世。各大泛民政黨急急補鑊,指接受捐款時從來沒有對捐款人作出任何承諾云云。泛民一邊被自稱代表人民的力量的團體以神風敢死隊式狙擊;另一方面捐款來源及數字卻突然曝光。區選之前屋漏偏逢連夜雨,相信泛民山頭必定暗將矛頭指向西環,卻只可心照不宣,當中滋味實在猶如床板夾起那話兒般痛。

一笑遮百醜,本來大可抵過今次小風波。偏偏香港某自稱公信力最高的知識份子讀物選擇與無知的香港人一同起舞。城市人民以政治冷感自豪;以冰山一角說政治何等污穢。姣婆遇着脂粉客,當然是一拍即合;港人隨即指責泛民各大政黨受金權政治(Plutocracy)操控,以證明自己政治冷感的決定十分正確。真感嘆!這個城市的人大概失憶得好像天天也在吃藍色藥丸,竟然忘記了拉攏泛民與某全國政協的飯局,就是該自稱知識份子報的總編輯。沒有記憶的一代,更當然忘記民建聯於過去多年的籌款數字;報章周刊替大家找出來跟蘋果老總的錢作對比後,大家就扮失憶,或者是充作時運高。這種人民質素去搞民主?不知道是可笑抑或可悲。

香港政局一潭死水,50萬人或是25萬人上街,都改變不了這個困局。香港人不相信政黨,不只是認同「尚黑」或者「朋黨」等字眼為政黨二字幻想出繪形繪聲的陰謀,更認為政黨二字沒有他們的份子,沒有反映得到自己的需要。可悲的是,我看不出香港人對於未來香港的想像,有多少實在。政黨不善政策研究及倡議,因為文字產物在這個城市跟本就不會吸引眼球目光,更不要說是選票了。記者要Sound Bite要Visual Bite,政治人物有Bite才能上鏡,故樂意奉陪。就是這樣,一切東西便外在化、形式化,沒有內涵的政治,只有Feel Good的感覺。替補機制不好,大家便一窩蜂上街;完全沒有理會方案的內容,但求上街過後便心安理得。上街過後,懶得翻閱政黨的建議和回應甚至學者的萬字討論文章,只顧政府會不會讓步。高官就是看穿了香港人這套路,故作諮詢狀讓人感到成功爭取的Good Feeling;加上些少文字陷阱讓事件模糊化,配合衝突場面的枝節去轉移視線,最後便可以蒙混過關。騙了你?Sorry, it’s too late!就算政府傷害了你的弱小心靈,都請你不要上訴。不然的話,機器就會將你批鬥成為跟狀棍一樣浪費公帑,甚至跟長毛一樣反中亂港,讓你在任何一角都飽受歧視目光。

政黨與人民之間的脫節甚至不信任,從回歸以來日益加深。政黨不思進取加強吸納民意,大抵泛民建制各有難言之隱。廣開言路,又怕自己派系權力不保甚至整個組織都被滲透;統戰政黨就跟本不用說,但求蛇齋餅糉去收買人心,大家Feel Good後便「識做」到票站投票。不要埋怨,是你作了「等價交換」,以幾盒月餅換取自己是投票站內的一條喪屍。一邊罵政府不是,另一邊罵泛民搞不了,最後就投了票給送你月餅的人。明知那人就是有份維護政府,你卻為了果腹之快而埋沒良知。看!香港人就是這麼犯賤。

大概拿下蛇齋餅糉的你,在吃個飽足的時間不會去想送禮者錢從何來。你吃的飯,是誰來付鈔?區議會的津貼,大都是來自公帑的。香港人在埋怨租金貴、物價升,生活困苦時,卻只會感謝某地方保長給他平安米,而不會知道自己也間接繳付這些與地區行政無關的禮物。噢!我實在忘記「地方行政」對於電視迷MK人是太過深奧。反正蛇齋餅糉都會繼續在天降下來又不用我付鈔,為何需要理會政黨的經費來源?我實在庸人自擾了。

台灣政黨積極發展小額勸募,就是有擺脫金權政治的勇氣。你?繼續吃免費午餐吧!反正陸續有來,直到你變成千尋父母的一天前還可以盡情吃喝。比五餅二魚更神奇的事跡天天都在發生,又何需察覺Tragedy of the Commons的一天快要到來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