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編輯室周記:如何面對地下黨人治港?

廣告

廣告

香港沒有共產黨,只有地下黨。

結果,根據基本法,具有政黨背景的政治人物,不論是民主黨還是民建聯,一旦當選特首,便要離開政黨,反之,地下黨員可以因為其「非法」的身份,建立朋黨梯隊。我們面對的不單止是黨人治港,而是不見得光、儼如黑社會般非法的政黨,對香港政治制度的蠶食鳩佔。

一個黨,如果它根據香港法律,受公眾監察而行事,哪怕是法西斯政黨,也無不可。問題是,共產黨以其統治者的優勢,暗地裡繞過香港的制度,「非法」運作,製造一個完全不對等的遊戲規則,企圖使一黨專政的局面在香港以另一種形式出現。

在這個背景下,說香港人在獵巫,完全是賊喊捉賊;而以國內八千萬共產黨員的數目來討論香港「黨人治港」的狀況,也是無視香港「只有地下黨,沒有共產黨」的獨特狀況。

前天,與國內來港一位朋友閑聊,他一口氣扔出幾個我回答不了的問題:「梁振英是否真的是共產黨員?香港是不是真的進入黨人治港?香港怎麼辦?」我無奈苦笑。從國內民主化的角度來看,「黨人治港」使香港作為國內民主化實驗場的角色受到挫擊。當然,可能有些捲入了黨內派別的人會認為,「黨人治港」下的香港民主化,可以使中共未來開放黨內民主增強信心。

還記得區議會選舉後,某些國內自由派知識份子向中共拍馬屁說:「我黨不用怕選舉嘛,只要組織搞得好,選票還不是落到黨的口袋裡?」

香港人又如何看待這個黨人治港的新局面呢?以下是我最近觀察到的幾個反應:

一)高喊狼來了。向香港人發出驚告,狼來了,而且不是一隻,而是整群整群的來。但這種策略,驚慄之餘,因為缺乏對策,綿羊被嚇驚了,有的選擇離群,有的認命。

二)把狼當成牧羊犬,認為可以利用一群狼來防止更多狼進入羊圈。有部份反雙非的人便持這態度,一方面說雙非是狼群的入侵,把狼B混入羊B裡,另一方面又要求狼去「做野」,在過程中授狼予管治羊圈的權力。

三)人狼鬥僵屍。有的認為威脅羊群的,除了狼外,還有僵屍(如地產商),故此先以人狼制僵屍;反之,部份則認為只有僵屍才能跟狼一拼,覺得可以用血養僵屍以抗狼。兩種選擇均期望在兩者互鬥之間,暫得苟安。

四)狼羊一家親,一國一制,黨人治港為強國美滿結局。工聯會鄭耀棠對中央干預特區事務的反應,就抱這個態度。

五)把羊武裝起來,變成羚羊,準備有一天把狼趕走。前陣子,一個民間策略大會上,出席者基本上都認為要武裝起來,但如何武裝則乏對策。此外,若羊群不團結也鬥不過狼群,大致的共識是以自由、人權、公平、社會公義等核心價值,作為團結大多數的軸心。

六)令披著羊皮的狼現身。一直以來,泛民都要求地下黨地面化,讓共產黨正式在港登記為註冊公司,受香港法律管治,修改基本法有關特首不得為政黨成員的要求,這樣才會有一個公平的選舉競爭平台。

幾種不同的取態與選擇在互動,互消彼長,變局會是更好還是更壞,在於大家的智慧與決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