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編輯室周記:臣民教育還是國民教育?

編輯室周記:臣民教育還是國民教育?
廣告

廣告

聽說中聯辦文體部的郝鐵川在新浪微博上說,國民教育就是要「洗腦」,趕忙到新浪圍觀,郝先生的微博如是說:

关于香港中小学的德育及国民教育,有人说是“洗脑”,只要看看美、法等西方国家这方面的制度,就会看到这种必要的“洗脑”是一种国际惯例;有人说要培养中 小学生的批判意识,但国际社会通常做法是在大学培养批判思维意识,而不是中小学;有人说德育及国民教育不要听中央政府的,但那还叫国民教育吗?

其實我一直對國民教育=洗腦的說法很有保留,正如離太朗所說,這是一場意識層面的戰爭場域,離太朗還教了大家不少招數去打這場仗。當然,要進行這場戰爭,必要的條件是開放的空間,大家對「洗腦」的憂慮,並不在於內容,而是在於老師是否有自由去引導討論。

最絕妙的是,郝鐵川在微博上的言論管理,粗暴地宣告:「我不容許異議」。事緣,我圍觀之際,在他的微博上留了言,大意是:「在老美,國民教育談的是愛國,不是政府和黨。再且在一個沒有公民權的地方,何來國民?談何國民教育?」老實說,我很少如此溫文爾雅地在網上討論,怎料,過了兩個小時,我回頭看,評論不見了,還封鎖了我的評論權限!(見上圖)

若以郝鐵川的言論管理方針作為香港的國民教育方法,這不單是「洗腦」,而是一種「順者生」的臣民關係。正如我在「艾未未作為方法」的討論會上說,國內被「臣民社會」主導。

見識過「臣民社會」,大家回到香港的公民社會。相對那一個令人噴血激動著揭竿而起的天朝暴政,香港的「公民社會」真的禮貌和悶得令人頭痛。

昨天是我特約記者的當席時間,雖然諸多事務困身,仍舊很乖很守規矩地走到美孚採訪。因為劏契劏過界,美孚居民的發展權限不單被第八期發展商偷走了,這發展商與新世界重組公司,多年來圖謀損害第八期居民的權益,要用本來屬於小業主的剩餘發展權去在他們家的門前蓋樓房。在過程中,與新世界有關的管理公司,賤賣了私家路給神秘的發展商「祥達」,最後獨媒特記證實兩間公司有密切的人脈關係

面對著被發展商、管理公司出賣,被「祥達」用「第七被告」脅迫的小業主,以「公民社會」極度文明的態度,請來了港大學者,解釋美孚第八期劏契的歴史,發展權與土地所有權的分別等等。聽得我頭昏腦脹,回家後寫不出稿子來。

正如林輝所說,呂大樂所說的「政治劇本」有很多遺漏,不知呂教授會如何評價這溫文爾雅的美孚反地產霸權運動?面對著一波又一波剝奪香港市民享受自然景觀權力的發展項目,如南丫島的新項目,呂教授又會有何對策?

上星期,葉蔭聰提到了改變,言猶在耳,新加坡的國會大選又帶來了一絲希望,儘管在他方。

最後,提醒一句,獨立媒體(香港)正在聘請媒體計劃統籌,有志從事民間媒體和多媒體的朋友,請盡快申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