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編輯室週記:我們受夠了甚麼?

廣告

廣告

files.wordpress.com_2011_10_img_34621

佔領華爾街的行動十月中來到香港,左翼青年和雷曼苦主佔領中環,在香港金融業的龍頭滙豐銀行地下撐起帳篷、搬出煮食爐具,準備在這裡長期作戰。據說雷曼苦主多是中老年人,並無夜夜留守,但左翼青年不但在這裡睡,還每晚開會,討論小社群的種種生活安排,實行要在這裡實驗公社式生活。這種生活實踐有一個前提,就是大家都感到受夠了資本主義,要向資本主義說不。

獨立媒體的視像頻道「獨角秀」之「佔領」訪問了一些參與佔領中環的青年。他們中有人指責政府偏袒大財團,令小市民的生活日益困難,有人批評資本主義令人失去了對生活方式的自主權,也有人用經典馬克思理論闡述資本主義。接受訪問的嶺南大學教授許寶強則認為,大多數人現時最大的反感是大財團對經濟的壟斷和這種壟斷對市民的影響。表示自己絶對支持佔領中環的周鍾揚大概是許寶強口中的大多數。他在「反資本主義的我思」一文中提出,在容許自由競爭的同時,政府應對市場作出適當的干預,而最重要的是建立反壟斷的機制。

早在香港的佔領中環行動未展開前,評論員許煜已在報上指出中環的交易廣場跟紐約的華爾街距離並不遠,兩者均「在原本的生產模式上面,增生了另一層面的經濟,而這新的經濟……成了主導者」,受薪階層受到雙重的剝削,先是在勞動生產的層面備受剝削,繼而因為積蓄和強積金給投進金融市場而受到二度剝削。(許煜:「華爾街和交易廣場的距離」)

佔領行動展開後,除了報導行動本身外,獨媒特約記者更展開了連串跟滙豐銀行相關的深入報導。在「重新認識頭上腳下的佔領地」一文中,一蚊健回顧滙豐銀行的歷史,揭露滙豐如何利用戰爭、華資銀行的危機和併購活動建立其「金融帝國」,以及滙豐銀行如何幫助李嘉誠從一個地產商變成財團首腦,讓李嘉誠得以壟斷香港多個主要行業。原人在「養肥地產商的金融霸權」中,先討論金融業和地產商如何聯手從市民身上榨取金錢,進而分析銀行如何造就幾個大發展商在地產業中的霸權地位。李綺雯在「走佬地圖」一文中,為佔領中環搜尋新的根據地,羅列了中環最主要的銀行、寫字樓和商場地段。這些天價土地雖然設有少量地方作為公共空間,但全都是由香港最大的金融資本、財團和地產寡頭所佔據。

許寶強接受獨媒訪問時提出,佔領者必須面對如何改造資本主義的運作邏輯的問題,而許煜在其「如果我們還有想像(未來)」的支持佔領行動聲明中指出,領佔「開拓了一個新的思考空間」,並「重奪對景觀的改造,容許生產一種新的社會關係」,但他同時提醒佔領者要注意「營內外如何建立一種『非景觀』的關係」。顯然,大家都在努力了解和建構佔領行動的意義(見「佔領中環的公社想像」、「揭竿式民主:香港與全球佔領的形式」、「iBanker的前世今生」、「佔領中環廚務部」、「HSBC 總行下的寫生、閱讀、論述和清潔」、「佔領中環第一晚:為何要參與」)。

獨媒編輯部曾討論是否在佔領中環的根據地搞離線沙龍,題目是「動物和資本主義」,但因沒有時間而作罷。其實過去中環的大街小巷都會看到貓兒的踪影,因為中環有不少小商戶,他們都是依靠養貓來治鼠。今時今日,我們只能偶然在餘下不多的小商店內看到一、兩隻櫃台貓。不過,遠在屯門有一個貓社區,幾十隻貓在嶺南大學的校園生活,嶺南大學的學生更為此成立了會社。有關報導見「獨角秀」之「貓咪殖民地」。

下星期日就是區議會選舉。今次區選最大特點是當選的候選人將有權提名及投票選出五位立法會議員。這本應令今屆區議會選舉更熱鬧,但建制派繼續以不出席選舉論壇的方式來避免「搞旺個場」,因為根據傳統智慧,選情熱烈通常有利民主派的候選人。

過去一年,美孚第八期居民因為反對地產商加建屏風樓,揭露地產商偷竊原屬於居民的剩餘地積比。區選期間,美孚居民召開候選人論壇,但除了公民黨和社民連的候選人外,建制派和自稱「獨立」的候選人全部沒有出席。正如居民指出:「在美孚這個不容許候選人洗樓的中產屋苑,缺席的候選人竟未能把握機會直接接觸選民,在失去被居民認識之同時,也很難令人相信他們當選後真的會為市民服務。」(見「誰的社區,就由誰去參與」)

今屆區選的另一個焦點是新組成的「土地正義聯盟」派出一共五位人士參選,其中包括我們熟識的朱凱廸。他和菜園村村民阿竹分別在八鄉南北兩個選區出選,參選目的除了是倡議保育新界,發展農業外,也是為了打破原居民對新界政治的壟斷。「土地正義聯盟」其他三名候選人分別在南丫島、新田和港島西區正街參選,獨媒會有相關報導,請密切注意。

特首選舉的新聞持續佔據各主流傳媒的主要版面,但由於99.9%的市民根本無權投票,所以特首選舉被譏為跑馬仔遊戲,各式功能團體的選委有份下注,市民則只有看的份兒。基督徒「回歸基督精神同盟」為了揭露功能團體選委的親建制本質,一方面宣佈參加基督教選委的選舉,阻止相關的基督教機構放棄以普選方式選出選委,繼而在選舉論壇上質詢其他候選人的立場,最終以反對小圈子選舉為理由,宣佈退出選舉。「獨角秀」之「基督教的小圈子普選」訪問了幾位基督徒和教會人士,通過討論基督教教會是否應參與小圈子選舉,將爭論聚焦在現時的基督敎敎會與政治的關係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