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航運業大勢,不以機場規模而改變

航運業大勢,不以機場規模而改變
廣告

廣告

圖:威尼斯,曾經是歐洲的航運樞紐。

威尼斯,曾經是歐洲的航運樞紐。憑藉其地理位置及強大海軍,西歐各地商人,倘若要與拜占庭及伊斯蘭地區經商,必定經陸路到威尼斯,然後揚帆出亞得里亞海,經愛琴海到君士坦丁堡(今土耳其伊斯坦堡),或穿越地中海往埃及亞歷山大港。威尼斯經商所帶來的巨大利潤,令威尼斯共和國的控制範圍伸延至克里特島,更一度到達塞浦路斯,甚至有足夠財力資助第四次十字軍東征。可是,政治經濟大勢是殘酷的,隨著哥倫布帶領西班牙船隊發現美洲大陸,以及葡萄牙船隊繞過南非好望角前往亞洲各地,西歐商人更希望經海路與美洲殖民地、非洲殖民地、印度、東南亞諸國、中國等地經商,威尼斯的航運樞紐地位迅速沒落。

經商之人的要求很簡單,如何把原材料運往生產地、及如何把貨物從生產地輸出,從而賺取利潤,最重要準時便捷安全價廉。誠然,現在香港是地區航運樞紐,但這不代表世世代代,泛珠三角的貨物必定要經香港運往世界各地:工業重鎮重慶,現時依靠上海及香港運貨,其原因很單純,因為現時重慶的出貨量,不足以獨力支撐國際貨運航線,故此把貨物運往上海或香港,集合其他城市的貨物,一同運往外地,但是重慶已經開始擴建機場,修建貨運大樓,很明顯重慶官吏們預期,有朝一日重慶及周邊地區,已經有足夠的出貨量,讓重慶營運有盈利能力的國際空運航線。這是好像是與常識相違背的現象:現時重慶貨物靠香港出口,重慶的出貨量上升,是不是亦令香港需要處理更多來自重慶的貨物?原來事實並非如此簡單,倘若重慶的出貨量增加至一定水平,飛機就會直接從重慶起飛,無需再經香港。

這就是政經環境改變,導致航空業務轉型的大勢,香港無自己的工業,面對此改變是完全被動的。有論認為,香港機場物流中心設備卓越,可吸引貨物經香港轉運,但很明顯,香港人能興建的物流中心,重慶人無能力興建?所謂的物流中心,說穿了就是冷藏庫、危險品庫、貴重品庫、報關硬件等,不是甚麼高技術建築。有論認為,增加機場容量吸引貨流,更是本末倒置倒果為因的笑話,貨流極多才要擴建機場,哪會擴建機場就可吸引貨流?難道以後快餐店不用賣廣告,乾脆多設兩部收銀機,就會多了客人光顧嗎?

香港物流樞紐地位,如同當年威尼斯,是地區政治經濟環境的綜合結果,說白一點,香港轉口港地位,是建基於中國大陸數十年鎖國,改革開放後只有香港人有國際貿易經驗及物流基建。此情常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