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為港人定分界? -─記「撐外傭 VS反外傭」論壇

廣告

廣告

最近城中最熱話題,非外傭居港權司法覆核莫屬,雖然法院已於9月30日裁定外傭擁有申請居港資格,但社會矛盾並未化解。民主黨在案件判決後正式加入反對外傭居權行列,連同新民黨、自由黨、民建聯、專業會議及工聯會,應該是香港有史以來最強勁的政治聯盟。

議會形勢雖然一面倒,但撐外傭的社運青年仍在街頭反對歧視外傭。「愛護香港力量」早在8月14及21日便分別舉辦了反外傭居權簽名大遊行,被一群社運青年正面狙擊。10月9日,社運人士再度出擊,發起「挑你個機——『撐外傭』VS『反外傭』擂台極限戰」,邀請市民發表意見。擂台在約二時開始,六時半結束。市民一個接一個發言,另有約數十市民圍觀,氣氛熱幟。一如城市論壇和其他公開議政論壇的情況,發言人以年長者居多,他們平日較少在facebook或其他網上平台表達意見。

今次撐外傭人士放棄了較硬的抗爭策略,如和反外傭示威者對峙,而改用較軟的公眾論壇,他們說是迫於無耐:「人手不足,此外最近警方加強打壓,硬性行動較難達到效果。」

外傭居港成為社會負累?

外傭居港成為社會負累?反對外傭居權的朋友均認同這個說法,他們相信當外傭取得居港權後,僱主便要依照最低工資的規定支薪,這樣他們會無法繼續聘請外傭;外傭亦將不甘於現狀,會與基層市民搶奪工作,並同時會分薄社會福利、醫療及教育等資源。

不過以上只是基於偏見的想法,香港人以為外傭都是教育水平低的一群,但事實上她們部分人完成了當地大學課程,只是在祖國沒有發展機會,例如有朋友說到菲律賓自馬可斯以來,經濟發展停滯,沒有選擇下婦女唯有出國工作,維持家庭生計。因此她們即使獲得居港權,也會申請專業職位,不會搶走基層飯碗。

反對外傭居港等於愛香港?

反對者對被指為法西斯非常不滿,他們強調自己只是維護香港人利益,絕不能與希魔屠猶相題並論。不過也有朋友指出,納粹黨不是在一開始就建集中營屠殺猶太人,而是有一個思想灌輸的過程,更用「國家社會主義」來包裝,我們要有所警惕。

亦有人在論壇上高呼「我愛香港!」,一度激起途人掌聲雷動,不過反對外傭居港就是愛香港嗎?「愛護香港力量」也打著愛港旗幟,他們除反對外傭居港,也反對港珠澳大橋司法覆核,甚至較早前反對立會暴力及示威過激行為。但到底打著愛港的旗幟,是否真的可以證明自己的言論是正當?

誰為港人定分界?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辯論,就是「外傭並不是香港人,而香港政府或法律保障港人利益是天經地義的事」。這個說法很快就遭到挑戰,因為即使所謂的香港原居民,也只是南遷的客家人,他們也只是搶奪了紮根更久的土著的土地,所以我們也是移民的後代,只是舊移民和新移民的分別。舊移民又有沒有權歧視新移民?

論壇也有其他花絮。大約六時,有幾位女士說法庭已經判了外傭獲居港權,並聲言香港快陸沉,更稱家庭傭工的合約已訂明外傭沒居港權。有人立即作出糾正,她們則辯稱「我只是相信報紙報導」和「我要忙著去買餸,怎會有時間找資料?」

大財團才是剝削者

論壇的背幕寫著「仇窮排外可恥、認清階級敵人」,這個也是社運青年們對香港人的呼籲。昨天有不少人認為要將矛頭直指大財團和地產商,不論香港人或外傭也同樣受到剝削,為甚麼要我們要向更弱者抽刃?

反外傭居港權的朋友沒有反省為甚麼他們要聘請外傭照顧孩子、雙親及處理家頭細務,兩夫婦一起工作才可以應付生活開支。其實問題的核心在於,香港的樓價太貴,不論供樓、租樓或經營店舖,也要將大半的人工或利潤奉獻給地產商。反而外傭擔當了家庭中母親或妻子的角色,釋放了女性的生產力。

JC: 除了銅鑼灣東角道的論壇,昨日又有十多名社會主義行動(Socialist Action)成員及數名外藉人士在「愛護香港力量」遊行的集合處和起點──北角英皇道遊樂場作街頭抗爭。他們高舉反種族歧視、捍衛外傭權利的橫額,並譴責政府及右翼政客煽動種族排外,以民粹分化工人基層市民之反抗力量,將外傭當作替罪羔羊來轉移公眾對社會問題的關注。

最近美國爆發「佔領華爾街」運動,美國人質疑為甚麼1%的資本家可以控制全球經濟。佔領風潮更蔓延至全世界,10月15日(下星期六)已訂為「全球佔領日」。香港人可以認清階級敵人嗎?

協助採訪:阿釘、JC
編輯:謝曉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