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俊邦

網站編輯部成員 網誌

陳茂波無意保留政府山,評級諮詢延至八月底

陳茂波無意保留政府山,評級諮詢延至八月底
廣告

廣告

昨日(7月30日)特區政府正式宣佈,委任剛辭去立法會議員一職陳茂波出任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原擬擔任新政府架構中的副財政司司長,惟「五司十四局」決議沒獲立法會討論及通過,陳於是接替上任僅十二日便下台的麥齊光出任發展局局長。陳昨日在記者會上被問到會否保留政府山,陳指前任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已有相關公佈,這似乎意味前中區政府合署西座的重建計劃將繼續進行。

古諮會評級鬧劇

古物諮詢委員會在今年6月14日,將前中區政府合署整體建築群及用地評為一級,但卻將政府擬清拆重建的西座評為二級。在政府山評級一事上,古諮會成立的專家小組竟然以政府官員任主席,又鬧出中區政府合署雙胞胎,先是整個建築群定一個評級,爾後又將東座、中座及西座分拆評級。古諮會開會討論政府山評級前,主席陳智思又疑似「溫馨提示」時任古物事務監督的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結果林鄭搶先在開會前公佈清拆西座計劃。古諮會委員本來的職責,其實只是評估建築物的歷史價值,而不需要考慮未來的發展。但在評級會議召開之前,會場卻擺放著政府擬重建的西座模型供委員「參考」。投票之時,陳智思更在一級及二級八票打和之時,投下二級關鍵一票。面對公眾批評時,又表示會辭職明志,後來「遲遲唔辭」,一時候說委員挽留,結果最後也是留任至今年任期結束。

這宗政府山評級鬧劇,是自皇后碼頭事件以來再次引起公眾對古諮會的質疑。古諮會作為古物事務監督下的一個機構,無權決定法定古蹟,甚至無權決定會議的議程,被指為配合政府發展的機關。古諮會及古物古蹟辦事處雖屬康文署管理,惟古物事務監督一職,乃是由發展局局長擔任(短短一個月發展局局長已換三人,由林鄭到麥齊光到陳茂波)。在梁振英的新政府「五司十四局」的擬議架構中,新設立的文化局會管理康文署,那麼新的古諮會會否能一併作出新的角色檢討,還是依舊從屬於以「發展為本」的運輸及工務局?

6月14日的前中區政府合署西座的二級評級只是初步評級,古諮會原定進行為期一個月的諮詢,但古諮會因應情況延至8月31日。政府山關注組除了在今年七月初舉行「人民西座之新潮舞會」 活動外,也會繼續爭取古諮會就前中區政府合署建築群整體評級訂為一級,關注組認為三座建築物不應分拆評級,並要求政府將整個建築群列作法定古蹟以妥善保育。惟經此種種,政府山關注組的羅雅寧也不諱言對政府的文物保育制度感到失望,「發展局在古諮會開會前宣佈重建計劃的最終方案,完全不尊重古諮會,行政機構又常常試圖干預古諮會的評級,影響古諮會的獨立性。」她呼籲古諮會應在未來的政府山評級討論中確保其獨立性,並小心研究有問題的切割評級建議。

專家小組運作疑受干預

去年11月23日的古諮會會議上討論政府山,多數委員均認同古諮會應該就前中區政府合署建築群整體作一個評級。古諮會的專家小組疑受政府重重壓力,結果由一個評級爆出四個評級。首先,專家小組的主席竟是由政府人員,古蹟辦的執行秘書明基全擔任,專家小組成員之一羅慶鴻向《蘋果日報》表示,小組成員認為只須整體評級,惟在小組主席明基全的要求下,結果弄出一個又整體評級,又要三座建築物分別獨立評級的怪事。專家小組討論之後,秘書處竟沒有準備評級的詳細報告,在6月14日古諮會會議,只當場提交了一份三頁紙,有關專家小組的開會 notes,以及四個評級的結果,當中並沒有詳細解釋分拆評級的原因。事件明顯涉及政治考慮,早前古諮會處理同樣由多棟建設物組成的大會堂及何東花園,均是於整體建築物作一個評級,沒有分拆評級。

據當日會議的現場觀察,古蹟辦未有為委員提供足夠的文件及資料作評級參考,令委員未能即時發現雙重評級的問題。在投票階段更出現混亂。首先是投票制度不明,在投選中區政府合署西座的時候,主席陳智思先著投三級的委員舉手,結果有四票,到投二級時,陳智思表示投三級的委員可以再次投票,結果一位投三級的委員再投二級一票,總共有八票。到投一級時,則有八位委員舉手。在八對八的情況下,陳智思決定將自己一票投予二級,結果政府山的西座便成為二級歷史建築。

羅雅寧認為,在一個整體建築群/用地評級之下再將三座「 斬件」評級並不合理,因為前中區政府合署東、中、西座是同一時期建造的建築群,根據工務局當年的設計圖及政府文件,整個合署被視為一座建築去規劃,無論在設計或功能上都是一個整體,西座在當中更是作為官民橋樑的部份 ,是政府面向群眾的標誌及建築群內的重要原素。「委員應該質疑為何要將三座分拆評級,特別是近年的評級一直都是以整體為本,如大會堂高低座及中間的紀念花園都是整體評為一級,何東花園也一樣,是講求整個文化景觀(cultural landscape)的保育,荷李活道警察宿舍也是三座建築物整體評級,為甚麼對 前中區政府合署 就偏偏採用雙重標準呢?古諮會必須清楚考慮,不應隨意將歷史建築群切割,也不應接納為發展度身訂造的評級標準,以免為香港的文物保育立下壞先例。」

古諮會被利用

在政府山評級一事上,古諮會受干預及發展明顯凌駕保育,已經令公眾對文物保育制度失去信心。

2007年皇后碼頭面臨被清拆,古諮會將皇后碼頭評為一級歷史建築,然而示威者很快就發現,政府可以輕易以公眾利益為因,清拆一級歷史建築。在皇后事件後,政府確是對古諮會進行一輪重整,包括委員數位形象較開明的委員如沈旭暉、李律仁等加入古諮會。同一時間,政府設立一個新的專員職位,專職參與古諮會會議提供意見,也加強了對古諮會委員的游說。古諮會權力不足等的問題,其實從未予以解決。當政府在清拆某些歷史建築引起爭議的時候,如今的古諮會似乎是被利用去「扮演」一個有公信力的諮詢組織,為政府保駕,從政府山一事上可以清楚見到。據曾參與保衛皇后碼頭運動的葉蔭聰指,當年他們在皇后碼頭評級一事上,都可以到古諮會進行民間報告,游說委員投一級一票。但在今年六月的政府山評級會議前,政府山關注組作出同樣的要求,古蹟辦以會議前並沒足夠時間為由拒絕,關注組當日才發現原來會方預留了開會前的時間供委員去參看政府的模型。

文化局還是運輸及工務局?

如今由發展局局長擔任的古物事務監督,未來究竟會落在文化局局長還是運輸及工務局局長身上?當然,較合理的自然是由文化局局長擔任。不過更重要的問題是古諮會似乎已走到必須改革的地步。政府山關注組羅雅寧提到古諮會的困局,便是委員受制度所限,未能有效執行職務,「由於委員沒有直接參與研究,開會時很容易被政府主導討論。」古諮會最起碼似乎都必須考慮成立自己獨立的秘書處,有權自行訂立議程,不須寄居於古物古蹟辦事處及政府之下。「但最大的問題是,即使古諮會將歷史建築群定為一級,政府都可以隨意清拆,反映已沒有任何機制去保護我們的文化遺產,制度的改革實在是刻不容緩,必須加強法例保障。而政府山的保育,更加是危在旦夕,必須盡快叫停政府清拆西座的計劃,市民要求保育政府山的意願非常清晰,大家都明白這是香港歷史上最具象徵性的地段,一定不會眼白白讓政府及發展商毀掉我們的政府山。」

政府山關注組在7月份已收集到超過4,300個簽名,要求將前中區政府合署建築群列為法定古蹟。而國際古蹟遺址理事會(ICOMOS- International Council on Monuments and Sites)的20世紀文物科學委員會已於6月中向港府發出文物警示(heritage alert),要求港府擱置清拆西座,以完整保育政府山歷史建築群,政府山關注組將繼續與ICOMOS跟進。關注組亦向古諮會建議,在評級會議前召開公聽會,聆聽關注團體及市民的意見。

諮詢期已延長至8月31日,公眾有興趣可以到提交意見到古諮會

圖:小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