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水為由建橋 甲龍村民被迫遷

廣告

廣告

甲龍lot index
圖:紅色是前兩年鋪的行車道,黃色是「風水行車橋」,藍色是曾憲強以公司或個人名義擁有的土地 ( 一格格的大部分是屋地 ),綠色是曾氏祖堂地,由曾氏家族集體擁有,曾憲強為祖堂司理 ( 即經理 )。

〔獨媒特約記者報導〕南華早報在今年10月3日報導,八鄉鄉事委員會主席曾憲強以興建高鐵「破壞龍脈」為由,要求在大欖郊野公園內的甲龍村興建一條可供行車的橋樑,以作賠償。高鐵在甲龍村地底一百米穿過,而原居民自五十年代起,已經全部遷走,如今只剩下十數名非原居民村民在甲龍村內居住。然而,高鐵穿過,成為了原居民要求建路的藉口。報章揭發該村原居民代表,兼八鄉鄉事委員會主席及元朗區議員的曾憲強,於07年以私人公司的名義,買下甲龍村大片土地。一旦車路進村,該片鄰近郊野公園的土地勢將大舉發展。

有線新聞在昨日12月1日,亦就此作詳細報導。有線訪問了甲龍村村長曾憲強及現住該村的非原居民,曾憲強表示,建車路可以令龍脈重新駁通入村,至於是否如甲龍村非原居民指,他將來興建骨灰場,曾則表示土地屬祖堂地,不需要諮詢他們。在有線的影片中,更有由非原居民村民提供,有人到村破壞建築,官員及警察卻不加阻止的影片。今日甲龍村的村民和關注團體「官鄉勾結」監察連線,便到立法會申訴部求助。事件再次反映的,就是原居民及非原居民在政策上所受到的歧視,非原居民的權益完全不受保障。地底一百米下穿過,就可以補償行車路,順勢令村內土地大幅升值。菜園村整條村被收回,幾經爭取後也只獲數十萬,還要自行找屋重建家園。

為求發展 迫走村民

IMG_1816

甲龍村的村民和關注團體「官鄉勾結」監察連線指,高鐵走線距離甲龍村約一公里,而且在地底一百米,說為「破壞龍脈」實在十分牽強。第二,甲龍部份被規劃為鄉村地帶,鄰近地方就被劃為保育地帶,河水流入大欖涌水塘。出席申訴的村民林先生指出,甲龍村現時只有三戶共十多人居住,該處根本不適宜也不需要興建行車橋,在村居住的人一概反對。

甲龍村原本是一條曾氏的原居民鄉村,但林先生指出,曾氏家族在五十年代已全部搬走,現時的「村長」曾憲強,從未在甲龍村內居住。林先生在1970年居住甲龍至今,和其餘剩下的村民一樣,也是非原居民。他也直言從未見過曾憲強。林先生在1975年向原居民買入其中一間房屋,近年常被原居民以威迫利誘的方式,要求他出售房子,更向林先生表示,假如他不賣的話,便會在他的屋子旁邊放棺材,放骨灰。

出席村民表示,自從高鐵落實興建後,便不斷有滋事者自稱託管人,在村內生事和打擾村民,例如強行圍封村民的農作物、拆屋、砍樹,期間令村民受傷。他們報警二十多次,但八鄉警署至今均沒有正視。村民指,政府部門偏幫鄉事委員會早有先例,在2007年,他們便聯名反對擴闊村前一段行人路成行車路不果,政府部門回覆說,這是甲龍村村代表的建議,亦獲鄉事委員會主席支持,事實上這兩個人均是曾憲強同一人。村民懷疑有人早有計劃等待時機,以「風水索償」為由獲取個人利益。南華早報便報導,曾憲強以公司的名義,早在2007年便在甲龍購入14幅地,到2008年高鐵宣佈興建。

風水索償賬目不明

甲龍村村民今年10月9日,曾去信地政總署署長查詢甲龍以及其餘17項因興建高鐵而遭風水索償的項目詳情,但署方以「政府仍在處理及審核」為由,「未能提供確實資料」。關注事件的陳淑莊議員亦曾去信發展局,局方指出「雖然居民有時會認定這補償工程是和風水有關,但事實上,風水並非部門考慮的因素」,例如「紓緩居民的憂慮」。亦有出席今日申訴部會議的陳淑莊就打了個比喻:「這回覆好像是在選美比賽裡面,美麗不是致勝條件。」她表示,政府只將這些關乎「風水賠償」的工程列入恆常工務開支是不應該的,因為例如「躉符」這些約八十萬的工程,也有獨立列出,相反用錢以倍計的工務工程卻沒有。她認為應該將這些開支獨立出來審議。

「官鄉勾結」監察連線發言人謝世傑批評,政府部門處理「風水索償」時非常寬鬆,例如申請人可以自聘風水顧問提供意見,費用由政府負擔。索償並沒有利益申報機制,申請人可以自組公司,或由親戚組成的公司投標相關的工程。此外,政府部門沒有相關紀錄,例如土木工程署及渠務處沒有「風水索償」類別,東鐵更聲稱已銷毀有關記錄。他要求立法會議員深入了解及監察,要求有關部門交待因「風水索償」而涉及的工程項目(例如躉符、塔、亭、橋和牌樓)、數量、涉及金額、工程原因、審批原則及程序,以善用公帑,以及把審批透明化。

甲龍行人橋
圖:甲龍村行人橋

特約記者:易汶健、黃俊邦

其他相關報導:
(南華早報翻譯)政府官員:原居民村代表借「風水索償」發財
南早報道翻譯:同被高鐵穿地底 八鄉賠「風水行車橋」 大角嘴乜都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