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願某日子 不需苦痛忍耐 : 2012年度香港同志遊行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香港的同志運動在2012年可算是進行得如火如荼,演藝界及政壇名人的推波助瀾應記一功。隨著明哥與慢必先後勇敢出櫃,為整個運動起著催化作用,他們主動參與各同志關懷活動,透過傳媒的積極報道,同志議題近期成為了網站的熱門搜尋字,他們亦同時連繫各議員協力把同志權益帶進立法會討論。儘管立法會議員何秀蘭提出的同志平權公眾諮詢動議被否決,卻激勵了更多人站出來,壯大了民間運動,令本年度的同志遊行人數創新高峰。

同志遊行 : 邊走邊唱 快樂抗爭
2012年度的香港同志遊行於11月10日舉行,是參加者最多的一年,大約有四千人。各參加者都大玩cosplay,穿上各行各業的服裝,以示支持同志友善的平等工作空間。參加者像來到嘉年華一樣,下午三時先在維園噴水池集合,帶備橫額與道具,邊走邊唱,和途人揮手,途人亦報以微笑或大姆指,在歡樂友善的氣氛下,浩浩蕩蕩遊行至終點中環遮打花園。各表演嘉賓已提早在終點等候,迎接一眾遊行人士。

明哥 : 多些對話 不再神秘

ym

記者在後台把握了機會,訪問了同志運動演藝界的代表人物明哥(黃耀明),戴著型格墨鏡的他在閃爍的鎂光燈下,自信從容地徐徐道出對同志運動的看法,「遊行人數一年比一年多,很高興見到更多同志走出來,如果仍是看不到見不到,大家就沒有機會融合及對話,主流會覺得我們神秘及怪異,引起不必要的誤會。其實大家只要多接觸,就能消除這種神秘的感覺。」

「今天有這麼多人走出來支持我們,我們可以向社會及功能組別的議員反映,這個社會已經準備好去改變,為同志議題去立法。我希望各位,無論是同志或非同志,都繼續支持我們,締造一個平權的社會。」

Wyman : Did the right thing and voice out

wm

在明哥未出來的時候,Wyman(黃偉文)從後台帳篷出來,走到一個安靜的角落準備撥手機,記者禮貌地打擾他,他亦按熄電話友善地接受訪問。「我沒有特別的說話想對遊行人士說,反而我特別想和今天沒有出來的人分享一點看法。我覺得我們今天的行動是did the right thing(做對的事),整件事都是有關voice out (發聲)的。参加者是否同志在此運動中並不重要,不必刻意區分,今天這個mix(同志與非同志)是很好的組合。」

「香港人傾向過份冷靜,要呼籲非同志也參與抗爭並不容易,或許要等到大家感到自己一直相信的價值觀被扭曲時,才會為維護自己所信奉的理念而發聲,但我也不希望社會淪落至此。」

長毛 : 平等權利就是不同平台處理不同社群

lh

記者瞥見長毛(梁國雄)靜靜走過後台,貫徹議會內激進,議會外低調的風格。最近為全民退休保障奔走的他略見疲憊,仍抽空以個人名義來橕場。「我每年都會來參加遊行,今年的遊行的確比往年熱鬧,今年亦很多演藝人參與,如果他們是同志,come out當然是一件美事,任何幫助弱勢社群的維權運動都要有人勇敢走出來,令公眾看到和感覺到他們付出的努力,不然只會成為空中樓閣。」

「最近的同志平權公眾諮詢動議被否決,反映了議會仍被保守勢力主導,他們不明白人權與平等的重要性,惟一的方法就是我們要繼續爭取。平等權利不是所有人一樣,而是要有不同的平台處理不同的社群,越弱勢的社群的平台更要多給予資源去搭建。」

遊行翌日,本屆的彩虹大使和立法會議員陳志全(慢必)與明光社總幹事蔡志森在城市論壇激辯同志平權的議題,蔡志森多次誤把同性戀等同肛交為理由去反對立法。儘管名人參與和出櫃可引起更多公眾關注議題,社會上對同志的基本認知還很貧乏。同志運動路漫漫,倡議立法是第一步,反歧視的人權教育,改革二元性別文化,消除大眾對同志的恐懼,把平權價值觀植根社會才是最徹底解決方案。

同志小知識

何謂同志?

本為革命用語,取「相同志向」,有故意反抗並取替較含負面意義的「同性戀」一語,並帶「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之意,於九十年代初在香港開始被一些書刊及活動採用,曾被批評為只顧及同性戀者,尤其是男同性戀者。後在台灣「同志學」被論述化及流行,再回流香港。現一般泛指各種不符合異性戀主流或正典價值的性小眾人士。

同志的英譯簡寫為LGBT,是女同性戀者(Lesbians)、男同性戀者(Gays)、雙性戀者(Bisexuals)與跨性別者(Transgender)的一個集合用語,LGBT是現時較主流的用法,並得到多數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社群組織以及大部分英語國家的同志刊物所採用。

為何公開同志取向叫出櫃?

同志常用「在衣櫃裡」(In the Closet)來比喻指同性戀或雙性戀者向親友、社會隱藏其性傾向。相對的,當同志向他人表明同志身分時,稱為「走出衣櫃」(Come out of the closet),簡稱「出櫃」,又叫「現身」(Come out)。

彩虹旗的由來

首先使用彩虹旗作為同志運動標誌的是三藩市藝術家吉伯特‧貝特(Gilbert Baker),現時同志運動的彩虹旗共有紅、橙、黃、綠、藍、紫六種顏色,分別代表「生命」、「復原」、「太陽」、「自然與寧靜」、「和諧」、「靈魂」,象徵著同性戀社群的多彩多姿。第一面同志遊行的彩虹旗是由貝克於1978年手工染色做成的,共有粉紅、紅、橙、黃、綠、青綠、靛青和紫八色。後來為方便大量製作,粉紅與青綠色被刪除了,而靛青也被深藍所取代。

同性戀的形成原因

佛洛依德為主的傳統派心理分析家相信男同性戀者這種陽剛不足的人格現象,肇因於家庭中父母的管教子女態度,如冷漠、無能的父親,或專擅的母親,久而久之,造成兒子疏離父親,得不到男子氣支援,父親角色的缺席,是「環境說」對男同性戀者家庭關係的主要素描。

然而這派理論近年來備受挑戰,例如祖格(Zuger)在一九七○年以二十五位有女性化傾向的男孩家庭,對照另一組普通取樣家庭,發現並無重大差異。

新一派理論將矛頭對準「遺傳學」,把同性戀的成因從後天的環境轉移至先天的基因,試圖找出同性戀者是否有特殊生物型,有的從神經內分泌下手,有的追蹤染色體,例如一九五二年生物學家卡爾曼經研究顯示,同卵雙胞胎由於共有一個基因型,皆為同性戀者的比率高達百分之百,這更支持了「同性戀乃與生俱來」的論調。

同性戀是心理病嗎?

同性戀不是病,也不是心理變態。早在1973年,美國精神病學會已將同性戀一詞自診斷統計手冊中除去,世界衛生組織則在1990年5月17日把「同性戀」從精神病名冊中除名,而中國也在2001年4月20日把同性戀從「中國精神障礙分類與診斷標准」中除名。意思就是說對精神科醫生來說同性戀是正常、正當的,並不需要就診。

拗直治療可以改變性取向嗎?

拗直治療又稱轉化/修補治療(Conversion/Reparative Therapy),一些宗教組織相信同性戀是一種選擇,並為同性戀者提供轉化/修補治療來改變他們的性取向,但是這些治療受到醫學界和科學界嚴厲批評。美國精神病學會於1998年聲明「轉化治療」的潛在危險巨大,可能引致抑鬱、焦慮和自毀行為等,並表示從事這種治療的醫生是違反職業操守的。1999年,美國心理學會、美國精神病學會、美國兒科研究院、美國諮詢學會、全國學校心理學家協會和全國社會工作者協會,合共代表477,000名醫療及心理專家,出版了《關於性傾向和青少年的事實真相》(Just the Facts About Sexual Orientation & Youth)小冊子,一致認為同性戀並非精神病,因此不需要「治療」,並警告「轉化治療」對當事人可能造成嚴重傷害。

參考資料 : 女同學社 - 同志FAQ

文 : Grace Chiu
協力 : 阿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