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FM101、佔領中環聲援泰歷聲明

FM101、佔領中環聲援泰歷聲明
廣告

廣告

(6月14日晚更新︰FM101成員泰歷被判兩條襲警罪名成立,即時還押至六月二十八日宣判。主審裁判官杜浩成不批准保釋及不接納社會服務令報告,並要求控方律師呈交近年的襲警案報告,若案件數字有上升趨勢,不排除判以較重的刑期。)

當統治階級又再一次把「法治精神」的真面目揭露出來,我們清白但將被宣告「有罪」。

FM101成員泰歷(Derrick Benig)於2011年10月1日國殤遊行中,在中聯辦因見阿牛突然被拘捕,意圖突圍上前救援,與警察發生衝突,並因此被控兩條襲警罪,控罪為《警隊條例》第63 條。

資產階級的「法律」不單只保障了資本家合法地剝削勞動人民,讓資本家能夠合法地壟斷生產資料;還不斷製造和鞏固統治階級所掌握的「國家權力』,在這之下,每個人的行為都必須符合統治階級的規範。所以,每當統治階級和資產階級受到挑戰時,國家機器便會不遺餘力的壓迫反抗者,法律讓國家機器的舉動都變得合法。所謂的法治精神,就是要法庭作出有利統治階級的判決。

在很多的示威場合裡面,警方都會加設不必要的阻礙、規限,導致示威者不得不作出反抗。最常見的例子就是拒絕開放示威路線的行車線,致使示威群眾必須衝擊警方防線,好使示威得以繼續進行。

在泰歷一案當中,警方無理拘捕阿牛,泰歷等示威者上前聲援,最後發生衝突。期間示威者推撞鐵馬以及與警方發生肢體碰撞。這些在現實中可能只是普通不過的反射動作,而在衝突的反抗中,卻會被定為罪行!所以,「衝突」不只是存在於警察與示威者之間,更在於統治階級與反抗者之間。

在6月10號悼念李旺陽的遊行當中,示威者與警方發生衝突。在衝突當中其中一位示威者被警察大力拉扯頭髮。[1]但事件卻不了了之,相反,如果示威者與警察發生輕微的肢體碰撞,示威者卻可能會面臨「襲警」的指控。
2010年的秋天,英國倫敦有上萬人反對大學學費調漲的遊行。其中一位示威者Alfie Meadows被警察以警棍襲擊頭部至腦出血,命在旦夕。不久之後Meadows卻以被告的身份被傳召上庭,連同數十名學生被控告「暴力脫序(Violent Disorder)」。[2]英國警方名義上有對Meadows的受傷進行內部調查,但在調查中途卻先被停止了,因為另一邊廂警方先指控了Meadows及另外幾名學生。最後打傷Meadows的警察不用負上任何責任,但Meadows卻要面臨起訴[3]。

在向資產階級傾斜的司法制度下,我們必須時刻證明自己清白而安份,因為我們不會知道自己何時成為統治者要整治的對象。

作為國家機器的一部份,統治階級所定的司法制度付予法庭權力,在未判決之前即時將被告還押拘留所,即時剝奪了被告人的人身自由。無權無勢的低下階層,卻經常受到法庭的過份判決或不接納保釋要求。但如果角色轉換到知名人士、公眾人物或有錢人家,他們很可能因為各種的理由而免於即時拘留並成功保釋,因為推斷他們不會潛逃、且能支付大額保釋金等等。最著名的例子相信就是法官包致金侄女摑警一案。雖然在法庭上看似有準則以及案例去支持判決,但實際上每當真正操作時,判決常常會受個人的身份所影響。

統治階級一次又一次把其爪牙的真面目暴露出來,警察、法律都只是為其服務。我們從來都沒有幻想過在這樣的司法程序裡面會得到公平的判決。抗爭者必需要認清所謂「法治精神」的真面目,更須要打破對資產階級法律的幻想。更沒有幻想過會在建制裡面能夠真正爭取得到勞動人民穩固而又長遠的利益!勞動人民聯合起來!為推翻資本主義而奮鬥!

FM101
佔領中環

[1] http://www.youtube.com/watch?v=9unLZf0ow2g
[2] http://www.guardian.co.uk/world/2012/apr/18/alfie-meadows-trial-jurors-v...
[3]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po-chien-chen/國家機器與警察暴力:從一個被警棍打到腦出血的抗議學生「遭起訴」聊起/316638225069930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