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趙世龍: 反思人类活动在此次地震中的触发机率

廣告

廣告

一篇很有水平的報導, 引自趙世龍的 blog:

这和以往的以一个震中向外发送地震波不同,即最先断裂的地点并不是地震最烈的地方,所以汶川的灾情远没有一百多公里外的北川严重。如果把这条300多公里地质断层断裂形成的地震带计算成十格,那北川恰好位于第6格上,它的位置和震极烈度更接近震中。

换个形容就是:此次地震是地壳版块运动拉裂,西南向东北向形成一条破口,凡地震破坏最大的地方,皆在这条线上。所以不存在什么形式意义上的震中。而是由地质断层由西南的汶川首发、一路向东北发展裂开,导致沿线地震,拉裂最猛的地方,地表的破坏就愈甚。

从这个意义上说,此次报告地震的那种认知方式是基本错误的。这错误导致了救灾人力和物力的调配不当。主要力量都集中到了往汶川方向,什邡、绵竹、北川、青川这边,没能及时得到救援支持。

在那天四川省地震每日新闻发布会上,我提了一个尖锐的问题:沿岷江一线,基本重合在此次地震断裂带上,而这一线地质灾变且地质最薄弱处,修建了29座水坝(其中5座在岷江上,其余在岷江支流上),是否触发或成为此次地震的一个诱因?川省水利厅副厅长否认了触发论,但不敢否认诱发论,称还需研究调查,目前谁也不敢遽下结论。

二天前我到青城后山采访,泰安镇9组村民埋怨说,地质队找石油的,在这一带遍山打洞钻孔,深钻几千米,然后放高爆炸药在深层爆炸,井口一带地表基本震裂,前后炸了上千次,他们的房屋也在这深层爆破中震得咣叽乱抖,以至于大地震来临时,他们搞不清是地质队又有搞爆破呢,还是真地震了。结果造成他们出逃迟缓,后山这一带死了4个本地人,几十名游客也在此次地震中遇难。

...

以相关性来看,离此次地震最先发生断裂的汶川仅几十公里的迭溪(1933年大地震)、松潘(1976年大地震),在不出100公里远和相隔不足100年时间发生过7级以上大地震。虽然松潘和迭溪地震处在鲜水河断裂带上,但大一些来看,仍是喜马拉雅——横断山脉断裂带、地震活跃主带上的二个小断层。

  远的三峡大坝蓄水,改变巴蜀版块地质情况还不明显,一时还难于确定有直接的因果关系(但谁敢肯定说没有关联?震前鄂西那个神秘干见底的大水塘怎么说?),但最近消息说三峡将按期在今年实行蓄水175米,会不会加重地质变化导致雪上加霜?;近的金沙江梯级水电开发(溪洛度和向家坝水电,其中溪洛渡仅次三峡水库)和怒江梯级水电开发,都是在这个地球上两个最主要地质断裂带和地震带上的愚蠢人类活动,足以触发地质灾变。横断山脉一带本是印度版块插入亚欧版块破碎隆起带,在这里的任何地质活动都应慎之又慎。

  我们看到的是温总理叫停的怒江水电项目,早已悄悄上马动工。利益集团牛啊!哪管你举国震恐山河破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