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三分鐘靜默,大家都在想甚麼?

廣告

廣告

自地震以來,不大懂說話,覺得寫出來的東西都難以表達自己的感覺,我不信佛,沒有像梁文道與梁寶般唸經。因為工作關係,每天在看別人寫的網誌,間或於 twitter 中寫寫妄語和憤怒的話,偶爾看著窗外雨水默想。

看到國內網友問道:三分鐘靜默,大家都在想甚麼?為什麼默哀過後會高喊「中國加油」,而不是悲痛的反思?

最近連香港的電視都不停在播「中國加油」的吶喊,要把地震悲情轉到奧運的「雄起」;街頭上一邊是災難籌款,一邊是奧運的宣傳,情緒錯亂。

又想到網友的問題:靜默時自己究竟在想甚麼?

奧運.地震.中國加油

還記得五月二日,奧運火矩在香港傳送,受朋友指派到尖沙嘴重慶大廈展示「釋放胡佳」的橫額,在一遍紅海與「中國加油」的叫囂中,這個橫額顯得很渺小。

行動不是要故作挑釁,而是覺得自己有義務在「雄起奧運」的工程裡提出一個備忘,沒有民哪有國?不捍衛人民主體權利,如何建立強國?我們沒有像司徒華、李卓人等走到街頭,面對群情批鬥,但從重慶大廈往下看,開始體會國內某些朋友對「民粹國族主義」的恐懼。

十天後,Twitter突然傳來地震的消息,朋友圈充滿擔憂、惶恐,國內朋友,有的即時趕到四川災區幫忙救援、有的搞後援籌款、有的發放消息,這些朋友,有好些曾因言論被軟禁、抄家,又或是被國保請喝茶、被憤青罵賣國。

接著幾天傳出了地震局忽略預警報告、豆腐渣學校工程、濫用救災物資、解放軍延誤救災工作等負面消息。很多朋友都不願意相信這些消息,嘗試從一個同情地理解的角度去面對:中國政府表現已很好、地震預警不一定準確、國外救援隊根本幫不了忙、天氣太差解放軍直升機去不了現場、地震威力太大教學樓人太多太集中等等。

可是,同情地理解後,我們如何面對這幾萬名死者?算是他們倒楣,我們則繼續亢奮、歌唱著雄起式的發展工程?!

頹垣敗瓦中的雄起

大國崛起,繼北京巨蛋歌劇院落成後,有鳥巢體育館,工程費用以億計;嫦娥升空,中國航天科技超英趕美;迎奧運,護衛隊跑遍全世界護聖火。

一場地震,看到雄起工程大後方的頹垣敗瓦。震區內幾千所豆腐渣學校下塌,師生死傷數以萬計;解放軍擁有上太空的火箭、跨越半個地球的火箭炮,卻沒有重型救災直升機運進工程吊臂,要向俄羅斯租借。全國花費幾十萬人通報互聯網反黨內容,有殺錯無放過,地震防預警報卻視之平常...

仿佛上述的疑問不用處理,黨與CCTV繼續雄起,展示解放軍搶險的威武,領導對人民的關愛,把所有倒楣的事歸咎於天災,把所有榮耀歸於黨,不容外界說三道四。

何謂中國?如何加油?誰雄起?誰受災?

主導的力量,指揮著大家加入雄起大合唱:「死者已矣,中國加油」!然而,何謂中國?如何加油?

北京奧運是「中國」,汶川震區也是「中國」,過去幾十年,雄起的是哪個中國?誰雄起?誰受災?受爭議的長江三峽工程,使沿岸農民被迫遷移,流離失所,十年後這地區又一次受地震天災的威脅。若我們真心告慰死者亡魂,怎能不反思體制資源調配等問題?

自災後很多民間義工跑到災區參與救災工作:搞物資調配協調網絡、輔導災區孩子心理、到災區附近興建臨時校舍、參與災後重建工作並監察捐款與救災物資的分配。

你們走好!

儘管踩界、儘管非法、儘管可能會賠上自己的自由,很多國內的朋友仍然接力地跑到災區,他們默默地肩負起死者的生前身後事,讓你們老家免受天災人禍的蹂躪,你們走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