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網絡

撤到網絡去打遊擊──言論自由被剦割的異議者

廣告

廣告

●本文刊於《中大學生報.六四特刊》(06/2008)

撤到網絡去打遊擊
──言論自由被剦割的異議者

/稻子

這是一篇介紹網絡異議者的文章,在介紹之前,你需要知道一些常識。

鎮壓八九民運之後,中國政府的政策尤其花耗大量精力去把媒體揑得死死的,好像一旦放鬆就會立即被人顛覆掉一樣。

單單是04到05年間,中國政府公開的(不公開的數字我們無法得知)以不同理由取締(即消滅)的刊物就有199份。在那張長長的清單中盡管裡頭夾雜了少量的色情跟商業刊物,但絕大部份其實都是一些因政治理由被封殺的民辦刊物。即使這些刊物的內容分別探討教育﹑經濟﹑農村﹑維權﹑全球化﹑法制﹑醫療﹑勞工等等各方面的不同議題,可是他們通通都逃不過「被和諧掉」這個相同命運。

而一些能夠合法地存在於共和國﹑並相對地較有影響力的媒體(紙媒尤甚),則無時無刻不在政府異常深牢的鉗制底下小心謹慎地掙扎著,只要有一天他們的「擦邊球」不小心打出界,就會立即被「球證」取消資格,就好像我之後要說到的《民間》主編翟明磊那樣。

在實體空間上幾本被完全取消掉資格以後,異議者唯有撤退到相對較難管轄的網絡空間去打遊擊戰。

雖然互聯網尚未是國內最廣泛使用的媒介,但根據今年的中國官方統計數字,中國網絡人口(網民)已經超過2.21億,居世界首位。北京的網民比例在06年底就超過了30%,成為全國網絡普及率最高的地方。至於那尚未連接到網絡世界的十多億的人(大部份為農村人口),亦正以每年二千多萬人的速度投入到這個時代的巨輪中。

當然,中國政府的網絡監控﹑管制技術亦是在世界上數一數二的。早在02年,中國網路安全單位就開始採用一套價值不菲的監控系統(詳見維基百科的“中國網路審查”條目)去阻止民眾瀏覽國外網域的特定內容﹑攔截私人電子郵件﹑以及刪除國內網域的指定內容等等,牢牢地握緊那最終的控制權。

不過,互聯網本身的分散式設計為使用者提供了喘息的空間,比如網民能夠透過國外的網絡服務供應商獲得更保安的訊息渠道,甚至是利用近年各方網絡專業者投身研發的破網技術去突破管制。於是民眾就相對有條件地在網絡上和規管者打一場無止盡的攻防戰。

胡佳
曾與維權律師滕彪合著《真實的中國與奧運》一文,文章在網絡上被廣為流傳,同時受到中國當局的重點封殺。

相信大家都不會對這個名字陌生。因為他的遊撃戰打得太有影響力了,所以長期受到政府的監視﹑跟蹤,甚至遭到毒打。最近中國政府還趕在奧運前匆忙地將之關到監牢裡面去。

當他的妻子和未足一歲的女兒被公安持續地軟禁著,胡住那句「如果你被綁架了、被黑社會綁架了,你最想要的事情就是你能碰到警察;但是如果你要是被警察綁架了,誰能救你?沒有人能救你。」的話就更叫人心痛。

與胡佳同樣地因奧運而被關的,還有被強行征拆家園的北京居民葉國柱和發起“不要奧運要人權” 簽名活動的黑龍江的楊春林。他們三個人的罪名都不約而同地是早成中國政府濫權象徵的「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壹報
http://www.1bao.org/

我是在搜尋胡佳案的時候開始認真地留意《壹報》的,早在胡佳被非法審判之前,翟明磊就在《壹報》發表了一系列出色的評論(如《世界给了他自由的喉咙》﹑《我們救胡佳,胡佳也在救我們》等)。

翟明磊以前是《南方周末》的記者,因為無法忍「受本應享有自主權的新聞工作事事受制於政權的操控」,忿而辭去職務,搞起一本叫《民間──行動改變生存》的刊物。如前所述,當《民間》在07年夏天被政府取締之後,翟明磊就唯有走到中國政府管不到的非中國網域中創辦《壹報》。

在《壹報》發刊詞中,他以壹报主人的身份這樣寫道:「壹報是一个人的报纸,中国缺少的是健全的个人主义者,因此壹报将成为个人主义的媒体,里面或有偏见,或有任性,但绝无谎言。」

我認為,他所說的「個人主義」,應該是解作「獨立性」。不論在哪一個領域,中國人民從來都無法成為自己的主人,最終主宰你的,是一隻叫做「政權」的怪獸。

冉雲飛博客.匪話連篇
http://www.sohoxiaobao.com/chinese/bbs/blog.php?id=74558(已被毀滅)

網絡異議者或有不同的選取,例如四川的冉雲飛先生就堅持讓民眾可以在無需翻牆的情況下讀到他的文章。於是他在中國網域上建了一個叫《匪話連篇》的博客,但是近日已經遭到徹底的毀滅了。他現時移遷到國內一個大型的博客社區「1510」中:http://www.my1510.cn/author.php?ranyunfei。

冉雲飛最近在《兩條與救災有關的質問》一文中寫了以下的一段話,我想,這正段是眾多網絡異議者共同的自白:

「我不認為政府一無是處,也做了些事情,但做得遠遠不夠。我不是個愛表揚政府的人,因為在我理念中政府不是拿表揚的,是拿來批評的。政府拿了納稅人的錢,該為納稅人辦事辦好事,此乃天經地義。辦好了,你拿你該得的俸祿,辦砸了,就應該受到民眾的批評。當然這個政府他利用納稅人的錢,進行傳媒控制,開動自己的傳媒進行自我聖化自我表揚,以至於有些人不知道政府是拿來批評的,反而是拿來供著似的。中國不缺表揚,缺的是批評,因為表揚是如此的鋪天蓋地,批評卻不能得傳統傳媒的發表,批評與表揚始終是不對稱的。因此我們只有在網絡上稍微發表一點與主流媒體不同的聲音。」

所有的異議者,都將終其畢生設法在共和國裡面尋找那個到能夠暢所欲言地說負責任的話的地方,那個真正屬於我們的家園。

而這個家園的誕生與否,正如89民運中的同學們所說,「並不是一個或者幾個人的事,而是所有人的事」。

法國哲學家伏爾泰在二百多年前曾經講過一句被廣為頌傳的話:「雖然我反對你所說的話,但我將誓死捍衛你說出它的權利。」

我期許有朝一日,所有的人都能夠到達伏爾泰的高度。以愛建家。

2008年5月24日
●本文作者係共和國難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