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沒有光的所在 - 馬國明

沒有光的所在 - 馬國明

上次回香港逛書店﹐看看有什麼探討香港現況的書﹐視線這個醒目封面吸引﹐原來是文化評論人馬國明的最新著作﹐是他在報章發表文章的結集。隨手打開內文翻閱﹐題材包括近幾年香港人關心的時事﹐以本土文化的觀點行文﹐立場有別於主流傳媒聲音﹐與香港獨文媒體編輯部的論述意見一脈相乘。我在獨媒曾參與不少討論﹐與本土行動的支持者筆戰數十回﹐很清楚他們的立場和訴求﹐可是始終掌握不到支持他們背後理念的推論。香港本土主義在政治光普上﹐有別於傳統的左右分類。資本主義也好社會主義也好﹐不管認同還是反對﹐至少讀政治哲學時學過他們的理論。在討論政治和新聞事件時﹐立場取決於背後的政治理論﹐而不管是支持還是反對﹐也必須要明白理論的限制和假設﹐才能以理性去檢定審視敵我的雙方立場。網上的本土文化文章偏重感性而輕理論﹐討論時立場變得很主觀偏狹﹐對方想反對也找不到切入點。馬國明的這本「沒有光的所在」﹐正好為本土文化作一個慨述總結﹐將不同的事件串連起來﹐構成一幅本土文化的藍圖。

我是傳統右派新自由主義的人﹐馬國明則是研究班雅明起家的新左派﹐除了最後幾章關於民主自由這些普世價值﹐我極不認同他書中的大部份觀點。畢竟他是讀歷史系出身﹐無可避免沾了歷史人的霉氣﹐過份眷戀舊日的美好時光。他在書中多處哀悼被時代淘汰的舊式生活﹐很感性地多愁善感懷緬舊事物﹐不過我看來似在為賦新詞強說愁。有十五萬人送別天星小輪碼頭﹐不過正如大多數香港人一樣﹐他們只不過受羊群心理感染出來懷舊熱鬧一番。若果政府說把天星碼頭填海賣地起商場﹐賣地收益平均攤分給全港市民﹐每人可以分到千多元﹐相信那十五萬前來送別的人﹐也會很現實地收錢拆碼頭。只有一小部份感情用事的人﹐才會為一些沒有實際價值的舊東西﹐妨礙城市發展與全港市民的荷包作對。馬國明自譽是文化人﹐正如很多文化人一樣﹐他也是生活在象牙塔的世界﹐追求的理想與社會現實割裂。這些問題在書府捨皆是﹐他提出的說法看起來很動聽﹐但完全經不起理性的驗証﹐違返最基本的經濟學和政治哲學理論。

在《重建也拆了一線生天》一文中﹐ 馬國明婉惜舊區重建讓一些小商戶沒法生存﹐他用醬油店作為例子﹐說老字號小本經營價廉物美﹐是舊區窮人生活重要一環。很明顯他沒有讀過亞當史密斯﹐不明白分工對經濟發展的重要。正因為老字號堅持小本經營服務窮人﹐才落得淪落被時代淘汰的命運。小商戶生產醬油沒有品質保障﹐師傅賭馬輸錢心情不好﹐很有可能會影響醬油質素。工廠大規模生產﹐有嚴格的品質控制﹐每一枝醬油也是品質的保證。小商沒有經濟效益﹐價格也不能與大量生產的工廠相比。唯一的出路就是主攻高檔市場﹐走高價的精品路線﹐與工廠貨鬥平只有死路一條。窮人應先照顧好自己的生活﹐努力進修學習工作脫貧﹐匠心獨運的手工藝產品﹐這些非生活必需品﹐要有閒錢時才可以享受。另一篇文章《冷氣房導致冷漠和悲情》也有同樣毛病﹐文中說小販日復一日製作小食﹐比工廠大量生產的好吃。可是無論一個人如何工多藝熟﹐ 難免會犯人類才會犯的錯誤。加上年復一年地做同樣沉悶的工序﹐對工作失去熱誠又如何會做得好呢﹖相反工廠用機械生產﹐只需要完善生產工序﹐每一件小食也能同樣美味﹐工廠更有閒錢去投資﹐研究如何改良小食的品質﹐製造出更新更好的小食。

馬國明在《自選車牌﹐拍賣的是悠閒》中﹐批評政府的添悠悶政策忽略窮人。可是他的邏輯完全本末倒置﹐政資只有人道責任照顧窮人的生活必需﹐悠悶是要靠自己努力去掙取。窮人不要眼紅中產有悠閒﹐那是高生產力獲得的成果。馬國明口中說的低收入人士﹐絕大部份人的窮貧是咎尤自取﹐他們可以撫心自問﹐有多少人年少時努力讀書﹐學習現代社會所需的知識﹖沒有錢還要學人講悠悶﹐怪不得一般人認為綜援養懶人了。馬國明不單政治觀念有問題﹐連基本衛生科學常識亦欠奉。《居高臨下的瞎蝙蝠》中﹐他認為橫街窄巷麵包店食物不斷釋出誘人香味﹐比大型商場麵包店的玻璃櫃更美好。天呀﹗他沒有讀過小學健教科嗎﹖食物必需要蓋好﹐妨止昆蟲細菌和街道上沙塵污染﹐每個麵包要獨立密封包裝才夠衛生。他不用擔心香味煙囪效應的問題﹐科學家已經在研發香味廣告。將來在不影響衛生下﹐市民逛冷氣商場的時候﹐也可以感受到食物香味無可抗拒的魅力﹐誰說一定要過時的橫街窄巷。

馬國明的文筆不錯讀起來也有感染力﹐可惜內容只要細心推敲就會發現當中錯誤百出。評論文化政治的知識份子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擁有現代社會求生技能的專業人仕﹐另一類是百無一用的傳統中國文人書生。文人多大話其實不是中國人的專利﹐西方的浪漫主義思潮也是同樣戇居。很不幸馬國明有中國文人的特性﹐他信奉的新左派是浪漫主義的延續﹐中西合壁徹底地不切實際﹐怪不得讀他的文章會如此勞氣。

原文連結

講得好

講得好~懷舊有懷舊的問題, 看見深水埗醬油生意,我不知它的生存問題,究竟它們是否已到達被淘汰的地步,我不知道;
但畢竟市區重建不能只著眼於賠償,只叫店主取錢離開;這不單對人不好,對舊式生意也不利.
再者大規模生產也有它的問題,若生產稍一不慎,則所有產品也可能有問題,同時一旦產品已流通於市場,市民承受更大的風險;
文人可能如你所說留戀於舊東西,但是這些不同的經濟能否並存呢?

有關綜援人士生活的問題;現在社會的生活水平越來越高,不可同日而語,有錢的人享受許多東西,這些東西可是是技能,可能是品味,可是生活技巧,窮人在這種時代中變得越來越窮,以前懂得的技能,到了現在已變得沒有價值,若你是窮人,那麼如何改變自己的生活處境呢?儘管人需要努力,但社會機會也不可或缺.

無題

我同意作者道出的事實,但如作者所說小本經營的老字號必需被大型食品工場所取代,那恐怕這個世界會越來越單一化。而且工廠出品的也不一定完全能避免出錯。

至於窮人問題,我想不是真的有那麼多人是如斯不思進取,不求上進。記得曾看過一個電視節目,訪問一個獨居阿伯,他雖然窮,但堅持不取綜援,要自力更生,但他依然很窮......我同意Plato的說法,人是需要機會的。

香港的「太上皇」

這裡也沒有光的所在。

吳康民指曾蔭權若不辦好奧運馬術賽,便要下台。
蘋果12-07-2008

特首曾蔭權飽受經濟轉差及通脹問題影響,民望不斷下跌,但前港區人大代表吳康民認為未足以影響中央對他的信心,但他警告,若曾蔭權辦不好奧運馬術賽,不重視國家副主席習近平要求他「親自過問」奧馬保安工作,曾蔭權就要下台謝罪。

指習近平批評特首

吳康民昨天出席其新書發佈會時,兩度表明曾蔭權若不辦好奧馬運動保安工作,必須下台謝罪。他指習近平要求他親自過問奧馬保安工作,「一定係一種批評」,要求他將奧馬保安視為「重中之重」,「不容有失」,不希望他將有關活動交予奧馬公司行政總裁林煥光負責。

習近平在港聽取港府官員報馬術賽工作進度時,現場冷氣槽從假天花跌下,吳康民直指「認真唔係咁好」,認為保安工作應高度緊張、萬無一失,沒料到竟然讓習近平見到有關情況。吳康民聲言:「如果曾蔭權將奧馬搞到雞毛鴨血,咁就有可能要落台;如果搞到要俾人破壞,亂晒龍,影響到中國顏面,咁就唔可能唔下台,以謝國人。」

至於曾蔭權民望急跌,吳康民相信與他處理副局長風波有關,也與經濟轉壞以及接近選舉期有關,但認為形勢未算極端嚴重。

特首戰 何鴻燊:梁無勝算 吳康民:曾高梁下

取得超過100個席位 何鴻燊:梁家傑無勝算
2006年12月12日來源:大公報

【星島網訊】反對派在今次選委會中取得超過100個席位,已當選選委會選委、全國政協常委何鴻燊和全國人大代表吳康民均認為,就算代表反對派出戰特首選舉的梁家傑成功取得100張提名票,都不能對曾蔭權產生任何威脅。何鴻燊估計,若由曾蔭權與梁家傑競爭,梁連50張支援票也未必拿得到。

  何鴻燊11日出席一個公開活動後表示,反對派取得過百選委會席位以及梁家傑能拿到一百張提名票,也是“一點也不出奇”。不過,他完全否定了梁家傑當選下屆特首的可能性:“絕對沒有,‘zero’,雞蛋!”他續道:梁家傑是“大律師,對香港其他機構一竅不通,怎能夠(與曾蔭權)比較呢?”

  雖然曾蔭權並未宣佈會競逐下屆特首,不過何鴻燊就率先估計曾蔭權能順利連任:“我看曾特首能拿到八至九成(支援票),梁家傑50(票)都未必拿到。”他認為曾蔭權具備連任的條件:曾蔭權“所有政府架構都做過,對我們五大商會又了解,對香港整個項目都有認識,無得比較。”

  出席另一個活動的吳康民指出,反對派奪得超過100個席位是“意料之內”,顯示選委會的代表性強。不過對於梁家傑挑戰曾蔭權的勝算,吳康民認為是十分小。他指出,曾蔭權一直民望高企,梁家傑與曾比較是“高下立見”,即使梁取得足夠的提名票參與下屆特首選舉,勝出的機會也很低。

回edison

// 作者所說小本經營的老字號必需被大型食品工場所取代,那恐怕這個世界會越來越單一化。//

小本經營在高檔市場永遠也有生存空間﹐但一定不能與工廠鬥平。量產可以很便宜﹐但精緻獨特就要付出premium了。

我對評論中一些不同意的地方

>> 若果政府說把天星碼頭填海賣地起商場﹐賣地收益平均攤分給全港市民﹐每人可以分到千多元﹐相信那十五萬前來送別的人﹐也會很現
>> 實地收錢拆碼頭。只有一小部份感情用事的人﹐才會為一些沒有實際價值的舊東西﹐妨礙城市發展與全港市民的荷包作對。

問題在於,一些小本經營而又有特色的商店,往往因為昂貴的租金,不是一搬再搬,就是被迫結業(而且我想在一般媒體也報導了不少)。而且大型發展商只著重於增加利潤,起了商場以後,旗下的商場的租金肯定不會便宜,而且租金勢必一加再加。究竟有多少商戶能夠負擔?最後只有那些「名店」或售賣昂貴貨品的公司才能生存。你有沒有發覺現時那些大型商場裡的店舖都是熟口熟面,而且賣的東西都是千篇一律。愈來愈單一化。

>> 工廠大規模生產﹐有嚴格的品質控制﹐每一枝醬油也是品質的保證。小商沒有經濟效益﹐價格也不能與大量生產的工廠相比。唯一的出
>> 路就是主攻高檔市場﹐走高價的精品路線﹐與工廠貨鬥平只有死路一條。

工廠出產真的有品質保障?你知否現時工廠為了降低成本,增加利潤,大多會使用大量化學原料來代天然原料?因為大量生產的化學原料竟比天然原料便宜。此外你真的清楚裡面加了甚麼成分?你又知道你平常吃了多少防腐劑?至於後者,走高檔跟線,要多少錢來投資?他們只是一些小商戶,何來這麼多錢來轉型呢?而且轉型以後,產品價格上漲,以後的街坊可能再沒有機會光顧了。

>> 將來在不影響衛生下﹐市民逛冷氣商場的時候﹐也可以感受到食物香味無可抗拒的魅力﹐誰說一定要過時的橫街窄巷。

問題在於,逛冷氣商場真的是一件樂事嗎?先不說我上面提及的單一化,現時香港人已經越來越少在戶外逛了。這對市民的健康真的是好事?還有能源消耗的問題。

回hmdai

商戶在市場上的生存空間不外兩個﹐一是low margin high volumn即是工廠式大連鎖店﹐二是high marign low volumn即小型高檔店。high margin high volumn的只有國營專利公司﹐大家也不希望見到。至於low margin low volumn是死巷﹐一定會給經濟定律淘汰。鼓吹老字號low marign low volumn去服務窮人﹐那可是不負責任叫他們去送死的言論啊。

貨品單一化沒有問題﹐只要價錢越來越平就可以了。市民根本不需要那些老店出品的醬油﹐市場亦養活不起那些老店。只要市場有健康的競爭﹐一般超市只買那十多品牌的醬油根本沒有問題。市民若願意俾錢﹐一樣可以光顧走高檔路線的特式醬油。

世事沒有百份百﹐工廠出品不一定有品質保障。但一般而言﹐有Q嘜有ISO有消委會監察﹐有品牌本身的商譽﹐工廠的品質保障比小店好。若小店要同工廠鬥平﹐小店的用料也不見得可以好得去那裏。反而中檔市場有得做﹐君不見很多大廠也推出有機無添加的食物嗎﹖

小店如來錢走高檔﹖融資有很多種方法﹐這可是營商ABC哦﹐若果不懂的話﹐扺小商被市場淘汰。大部份大企業也是由小商店發展出來﹐當年麥記也不過是一間路邊餐廳。只要有商業頭腦﹐小店一樣都可以發圍。說近一點的例子﹐香港的滿記甜品也做得不錯。若行高檔路線﹐轉型以後價格上漲﹐當然不再做街坊生意了﹐除非你的街坊是有錢人。做生意不是做善事﹐只要生意做得好﹐舊街坊沒有機會光顧關商店什麼事﹖街坊不要這樣自私﹐難道他們想店東一世貧窮﹐不能行高檔掙大錢﹐要成世賤買商品給你們嗎﹖若街坊想繼續光顧也可以﹐只要街坊同樣努力掙錢﹐自己從基層升級上中產﹐就有能力負擔非大量生產的商品了﹐這可是一個良性的循環啊﹗

香港馬路人多車多夏天又熱﹐ 逛冷氣商場當然好過行街。戶外活動當然重要﹐但那是指週未去郊野公園呼吸新鮮空氣﹐而不是指在市區行街呼吸廢氣。為市民健康著想﹐倒不如政府立法監察商場空氣素質﹐要商場加裝過慮能力強的冷氣系統最實際﹐最好用穿梭機級數的循環系統。

至於能源嘛﹐你沒有聽過再生能源嗎﹖環保科技發展一日千里﹐二十年內世界再不會有能源短缺的問題。至於短線嘛﹐香港有錢﹐有能力負擔賺買化石能源的開支﹐有什麼好擔心呢﹖

馬國明

馬國明關注的是人的生活,並非眷戀舊東西。
食物經過獨立包裝便衛生?這不是自欺欺人的說法嗎?
閣下假設每人收了千多元,也會同意拆碼頭。你不覺得你把所有人都看扁了嗎?世人有現實的人,也有有良知理性的人:或許閣下屬於前者。

人的生活

若果馬國明關心的是人的生活﹐那麼他更加不應該妨礙社會進步﹐讓人民除舊迎新改善生活質素了。
不論是用現實的功用主義﹐還是用良知理性的契約論﹐也會得出應該拆碼頭的結論。
只有感情用事的人﹐才會認為舊碼頭比發展更重要。

生活素質

生活素質的標準在哪?定義又是甚麼?拆了碼頭可以改善所有人的生活嗎?

生活素質

生活素質可以用最簡單的衣食住行來衡量﹐複雜點可以計算個人實際收入的購買力。
每人多千以元肯定可以提升生活質素﹐解決中環塞車問題也可以提升生活質素﹐但保留碼頭肯定不會對生活質素有正面影響。

生活素質

生活素質能用金錢購買?
香港自開埠到現在,都不斷填海,「塞車問題」真能解決嗎?別再騙人了。
看來閣下的生活就是擁有一部車子。

生活素質

香港開埠以來﹐人口增長了多少倍﹖如果不填海﹐不要說塞車﹐恐怕連行路都冇位。
歸根究底生活素質的問題就是經濟的問題﹐就算環保污染影響生活素質等問題﹐也是要用經濟手段去解決。
不過你還未說﹐保留舊碼頭與生活質素有什麼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