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現場直擊]20080705 Seoul Candlelight Demonstration 觀察記

廣告
[現場直擊]20080705 Seoul Candlelight Demonstration 觀察記

廣告

此次反開放美國牛肉進口的candle light demonstration,我的首爾行(Inter-Asia Cultural Studies Summer Camp)剛好恭逢其盛。出發至首爾前我就耳聞這次反美國牛肉遊行了,去影印出國資料時影印店老闆知道我要去首爾,還開玩笑說我不要參加遊行被抓了,媽媽也千交代萬交代要「避免危險」。但這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而且聽說相較以往韓國社運,這次的組織與運動方式相當和平,於是在韓國朋友的帶領下,雖然我是易發生危險的外國人,我還是決定跑去參加遊行。

六月三十日,我所參與的第一場開幕演講,主講者的主題就是這次的遊行。她提到這次遊行不同以往,不是由社運組織發起,而是由一群高中女生發起,她們的訴求是要求李明博不要開放進口美國牛肉,恢復之前禁止的規定,以避免狂牛病的威脅。遊行每天般晚開始直至午夜,每個人身穿白衣,手持標語與點亮的蠟燭杯,從市政府前開始遊行至明洞等區域。當晚六點剛好也有遊行,許多延世大學的學生也去幫忙,於是在飽食大會招待的傳統韓國烤肉店後,我的日本友人Takeshi與美籍韓裔教授Rachel便啟程前往參加遊行,而我則繼續參加大會的行程,參與當地移工組織的live band表演。不過據Takeshi表示,這次遊行和印象中的韓國遊行不同,很像是嘉年華會,有攤販叫賣、有人唱歌跳舞、也有媽媽推著嬰兒車抗議。從機場坐巴士來首爾的女友也說,她沿路看到一大群穿著白衣手持白蠟燭杯的民眾抗議,規模相當大。我聽起來感覺這次遊行串聯的形式像是台灣的樂生加上紅衫軍,成員與方式相當多元異質。

七月五日,我和韓國朋友約好相約參加遊行,據朋友表示,當天應該是他們第59天遊行。中午十一點多,我先行前往景福宮參觀,由於景福宮附近是blue house(總統府青瓦台),當時路邊停滿警用公車,警用公車被用來作為阻擋抗議的路霸,許多年輕力壯的警察已經下車在人行道待命中。這讓我想到前幾天去市政廳附近時,也看到同樣的情景,但警察規模似乎更大。接近五點時,我趕著從景福宮搭地鐵去市政府廳赴約,發現景福宮地鐵站因為遊行,提早至五點就要關門了,地鐵裡也是待命的警察。下午五點左右,我抵達市政廳六號出口集會現場,地鐵出口到處有學生發著宣傳報紙、抗議標語牌、蠟燭、甚至法輪功也來了。各路邊聚集許多人整裝待發,還有賣著食物與雨衣的小攤子,農民組織還發著小黃瓜給沒吃晚餐的人充饑,一方面發食物、一方面表達他們的訴求。此時天空還下著微微小雨,但是每個人似乎不受雨勢影響,可是我猜想下雨的話,蠟燭會不會因此點不起來了?不過還好天公作美,在我們吃完元氣十足的Kimba後雨就停了,而遊行開始的精神演講也差不多開始。場所旁就是市政廳,某個古蹟大門,還有Seoul Plaza和某個貼著某大企業競選者看板的大樓,抗議的旗子與氣球飄著、飛揚著,三不五時遮住了競選看板。舞台四周坐滿了人,舞台背面的群眾看著大台轉播電視牆,在這聚集場所的一旁,也出現反對這次遊行的團體。我的位置在舞台的右前方,離地鐵出口挺近的,我坐位前面是打扮時髦的年輕女子,我的右後方旁邊爸爸帶著國小的兒子,他們紛紛向發放標語與蠟燭的大叔討著這些抗議的傢伙。大家鋪著報紙與雨衣坐在溼漉漉的地板上,而我沒有半點東西墊在屁股下,於是我後面的中年阿姨,好心的拿出她的報紙和雜誌給我坐。集會一開始近舞台的中央似乎發生了有衝突,大會急忙呼籲這次遊行是採取和平手段,請群眾不要使用暴力,不過韓國朋友說有些工運社運的人士對此和平手段不以為然。韓國朋友說,自從李明博請出警察後,有一千多人在這五十九天受到警方鎮壓受傷,此時台上演說者就是一位為了保護同伴不被警察踩傷而被警察打傷手臂的人。上台的人有來自工運團體、社運團體、電影明星、老師團體、比較激進的宗教團體(天主教等)、獨立的中學生(自發性的、不屬於學生團體)等等,每個人輪番上台演講,時間長達兩三個小時之久,演講的中間夾雜著舞導表演,但遊行尚未開始。韓國朋友開玩笑說,遊行初期,都是高中生講話,演講還不會那麼長,但是越來越多「老人」加入後,當然就比較嘮叨了。但這也表示運動的轉型,由當初的反美國牛肉進口變成普遍的反李明博政策與新自由主義。演講最後,各種遊行音樂開始播放,大家紛紛向前後左右傳著燭火,台上的主持人開始帶著大家揮舞標語與蠟蠋杯,連唱了幾首歌,大家邊唱邊揮舞標語與蠟燭。

時間約莫八點出頭,遊行始終尚未開始,由於我得前往下一站旅途,只好與韓國朋友先行離開。離開的路上到處擠滿了參加抗議的人,寸步難行,各個商店也滿滿是等待遊行出發的人。不過我們突破重圍,往光化門方向走去,目的地是韓國朋友的公寓。但如同白天所見,各地鐵站(如光化門與景福宮)與各大路口(還包括市政府附近的小路),我們看到許多警察與巴士,警察們坐在路邊草席厚紙板上休息待命,ㄧ兩台巴士則擋住了某些小路,但多數的巴士則停在路旁。十點左右,我從朋友家離開,要回南大門的青年旅館,不過這些警察還在待命中,遊行的人潮也還未過來,我本來想搭景福宮的地鐵站,不過想到它已經關門了,還好此時,遇到剛下班的好心路人大叔,他本來也想去搭景福宮的地鐵,但他現在正前往光化門的地鐵,於是他也帶我ㄧ起去搭地鐵,展現出許多首爾市民所有的招待熱情,我想,在南韓政府強烈廣告首爾旅遊之下,許多首爾市民好像相當據有這樣的觀光意識。他熱情地跟我說:「Welcome to Seoul!」我跟他說:「地鐵因為遊行關了。」他的表情露出ㄧ絲尷尬:「Yes!」不過他的語氣似乎也不反對這次的遊行。這樣的表情與類似的回答,我也在日後幾天昌德宮的導覽員上看到。或許,這次遊行對一般首爾市民來說,好像壞了城市的方便性與美好,讓觀光客看到家醜外揚了,他們似乎有些無奈地再說這場抗爭到底要多久。但同時,我又可以感覺到,對他們來說,不管他們贊成或反對,這場遊行卻是攸關自己生活的ㄧ切,無法忽視。

引自我自己的blog

圖片來源﹕Newscham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