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譯文:泰國政治危機的背景簡介

廣告

廣告

作者:Giles Ji Ungpakorn(是泰國社會主義工會組織成員)

譯者註:文章透過 Asia social movements的電郵組收到,從社運的角度看泰國兩大權力派系的鬥爭,原文刊於英國的 Socialistworker online

過去幾年,尤其是在2006年9月的政變以來,泰國社會已被催眠,忘記了真正的社會和政治議題。整個社會,更可悲的是連社會運動,均演變成兩個泰國統治階層的鬥爭。其中一方是泰國政府,執政黨人民力量黨,以及前總理他信和他以前所屬的政黨 (Thai Rak Thai)。另一方是保皇黨由人民民主聯盟 (PAD) 、民主黨和部份支持政變軍方將領、司法人員組成。這些人並不團結一致,但他們卻一心要掃清他信的權力。

其實兩邊的力量都代表泰國菁英,兩邊都是民族主義者,隨時準備出賣人權。兩股力量就像鏡子一樣。前他信政府和現在的總理沙瑪,均支持以非法手段,武力鎮壓泰南的反政府起義。但反對力量對這些殺戮也不太關心,其中一個反對陣型的將領 Panlop Pinmanee 就對 2004 年 Krue Sae 清真寺的殺戮袖手旁觀。

貪污

兩派與一些貪污力量均有勾結,眾所周知,泰國政客透過很多合法和非法的渠道貪污舞弊。軍方亦非常貪污,2006 年時以武力軍事政變又是一例,政變後,他們委任自己進國家企業的董事會,又強行增加軍事開支。至於法庭則被用作清除他信力量的工具,但他信當權時,它則順從他信的意願。

可見,在泰國,我們沒有真正的公義,司法機構不會對選民負責,而是服從金錢和權力。工人的法庭經常作出違反工會利益的判決,在泰國,我們根本沒有陪審員的制度。

政治策略

兩派在政治策略上有些分別,他信致力於選舉、議會民主和金錢政治中得勝,而 PAD 及其盟友則喜歡利用軍事政變,減少國會中直選的議席,增加委任官僚與軍人。他們認為農村中貧窮的大多數太愚蠢,不懂得投票,不應有投票權。PAD 也是瘋狂的保皇黨,他們希望發動新政變,激起人民對鄰國柬埔寨的憎恨,並願意為了 Khmer 這座寺廟發動戰爭。PAD 的領袖 Pipop Thongchai 曾說過,他們的策略是製造政治混亂,破壞現有的建制與政黨力量,以創造新的秩序。很明顯,新的秩序不會是民主的制度,其目的也不是社會公義與平等。

經濟政策

在經濟政策方面,他信的派系採取「兩軌制」的策略,一方面是新自由主義,另一方面混合了草根式的凱恩斯主義,認為不應讓窮人自生自滅,所以他們的確推行了一些支援窮人的政策,如農村的醫療保障。可是,他們並沒有社會主義的理念,亦反對加收富人的稅款或建立福利制度。

PAD 和保皇派則是強硬的金錢主義者,他們主張加息,減少窮人的補助,壓抑工資。泰皇 Bhumibol Adulyadej 是世界上最有錢的君主,他支持所謂的「自足經濟」政策,認為每個人應就自己的能力去花費,這意味著不會有財富再分配的政策,亦因為此,窮人會支持他信的派系。

社會運動

面對著這局勢,社會運動、非政府組織和工會顯得很混亂。自八十年代中,共產主義政黨全面崩毁以來,人民運動的口號是「答案來自農村」。當時非政府組織的策略主張農村發展,他們口號與政府態度相反,提出要尊重農民。可是,現在那些運動網絡卻支持 PAD ,把口號改為「農民愚昧,不應投票」或「軍方、法庭和君主才是答案」。部份非政府主組統籌委員會、Focus on Global South的職員、HIV+網絡、人民之友和農民的組織,均支持 PAD,要削弱民主制度。

鐵路工人工會和泰航工會,亦表態支持 PAD,以往鐵路工會從未為數以百計的臨時合約鐵路工人示威,而泰航工會亦對軍方於航空和機場管理中的貪污置之不顧。兩個工會在工會運動受私人領域打壓時,不予支援,卻因為在上位者開綠燈而發動工潮。

社運份子處於兩難

其他受不了 PAD 的社運分子,被迫支持政府,有些人看到警察衝擊 PAD 防線而鼓舞。其實這態度與支持 PAD 一樣壞。

泰國人民運動缺乏獨立的階級政治,是因為多年來拒絕任何總體政治藍圖或政治組織所致。這是由於斯大林式共產黨瓦解後,無政府思想擴散而造成。問題亦與非政府組織的「游說政治」相關。因為這些策略都不能為工會和社會運動創造一個獨立的位置。他們拒絕「代議民主」,卻沒有其他民主制度的建議。

建立獨立自主的運動

今天,我們仍然能建立獨立的政治運動,我們一定要爭取更多的民主和自下而上控制制度的力量。我們要改革司法制度,減少軍方的影響力,透過減少軍費和引入累進稅,建立福利國家。

有些人認為我們要先在這關鍵時刻表態支持其中一方,稍後才提出改革,但問題是這兩派的爭議會持續下去,即使問題暫時解決,改革的議程也會由兩個菁英集團中勝出一方所主導,民主的空間和社會運動的議價力量會大為減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