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編輯室周記:失序時代

廣告

廣告

這是充斥老生常談的失序時代。這是失序,因為德里達的能指無限延申,已不是哲學思辯下的語言遊戲,而是整個金融經濟流轉的命脈。而我們的財金官員可以做的,是在告訴大家注意風險,凡事問清楚的同時,送上一個可愛的笑容。

這是理念與激情兩相混淆的年代。這是混淆,因為一眾自稱理性的泛民議員,自恃的是在那沒有議事的議事堂內,沐浴於代議議士的理性光環中。如今一些曾經把威權政府除魅的反對者進入了議事堂,快要把除魅之風帶進立法會。光環快失去,理念剩幾多?對事的攻訐!對人的攻訐!那個是激情?那個是理念?

這是社會秩序失控卻高度集權的國度。我們身處現代社會,高度分工為政府帶來難以負荷的風險。正如傅柯所言王權的沒落,是要把風險矛盾移交至享有投票權的大眾。可管治我們的中共政權,何時才學懂這放下的智慧?

這是正經八八地娛樂的社會。我們需要娛樂,電視黃金時段遂安排一眾小八公為大家報道娛樂新聞。如今就連報章評論,也可以把新一屆立法會的希望放在那沒有往績的小妹妹身上。這種寄望,何以跟卡通片的橋段那麼相似?

這是重視地輕視死亡的年代。年青女教師自殺,惋惜之餘不忘告誡大家死亡不過是消極的逃避。不幸事件為一宗死亡劃上句號。頭條的意義不過是為了沒有意義。可是,難道大家忘了卡夫卡的震撼?逃逸在那國度成了最大的決絕,死亡成了最極端的形式。哀莫大於心死!不幸之餘,為何沒有這集體同悲一哭,同哭一聲?教育界的代議士,有教師以死亡呼喚教師尊嚴,你聽到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