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丈夫亡,不忘保皇。

廣告

廣告

自己每次到樓下茶餐廳吃飯,那裡總有些常客,每當播著電視新聞,他們的意見總令我對某些事情,有所反思。

前晚電視新聞正播著那對教會夫婦在泰國車禍後,終於一死一回的消息,常客們就有以下對話:

常客A:「有冇搞錯?自己老公嘅死竟言話無人須要負責?仲要多謝呢個"笨實無能"嘅政府,呢位女士唔通刺激過度亂噏?」

常客B:「梗係唔係啦!就係因為佢地係教徒,政府先至出手咋。」

常客A:「點解?」

常客B:「因為而家教會同政府關係咁密切,教會同政府其實都係蛇鼠一窩,成日自己人幫自己人,甚至利益輸送!淨係佢地向大球場開佈道會就可以有FM廣播全香港,嗰個阿牛話要搞乜嘢民間電台就話要拉要鎖。教會自回歸後,從來冇向政府有過從甚密嘅批評,淨係叫啲人信耶穌做順民,今次如果嗰對夫婦唔係教徒,政府又點會處理得咁快?」

常客A:「咁真係丈夫亡,不忘保皇囉!可能教會已經落咗order,唔好向傳媒亂噏,仲要等唔設擦鞋。」

常客B:「有冇落order就唔知,不過呢啲教徒已經信到黑白不分,連自己丈夫因政府行政失唔而枉死都唔追究,活在天上人間,我真係無佢哋咁高道行。」

常客A:「呢啲就真係教壞細路,死不足惜!」

我在旁邊聽後,忽然想起那批03年染了沙士還倖存至今的市民,他們對這"笨實無能"政府的鬱結,又有誰能為他們打開?更不妙的,香港不單是一個貧富懸殊之地,政教暗湧亦已默默在社會裡植根,後果如何,我不敢想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