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零八憲章:媒體.烹殺.抗議

廣告

廣告

昨天,臨時被拉夫,參加了由支聯會、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及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組織的遊行,到中聯辦支持支持《零八憲章》,要求立即釋放劉曉波、停止迫害憲章聯署人士。在場就只有德國之聲和唐人電視,看不到本地主流媒體的記者。

於 Wisenews 搜尋了《零八憲章》和《08憲章》這關鍵詞,由12月10日至今天,只有廿筆結果,香港有報導的包括《明報》、《信報》、《成報》、《東方》、《經濟日報》與《蘋果》,然而大部份的報導只針對劉曉波被捕,沒有詳細介紹憲章的內容。大部份的版面不過四百字,放在B9、A31、A40等版面。

可怕的「分一杯羹」

心中很納悶,大部份主流媒體,尤其是電視媒體,只關心中國政府如何於金融風暴下出招救市,每天不斷重重覆覆都是救市措施,分析香港如何在種種政策中「分一杯羹」。

「分一杯羹」這成語是項羽威脅劉邦說要烹殺其父,劉邦回答說烹殺完了記緊與他「分一杯羹」,雖為激將法,卻是大逆不道的說詞,但我們天天就活在烹殺父親「分一杯羹」的渴求之中。

但這次烹殺的,不是大家的父親,而是國內的維權人士與知識份子。主流媒體,面對著維權人士的烹殺,利字當頭,望向北方大笑,說要「分一杯羹」,但這不是激將法,而對方也不是項羽。

網上的媒體,尤其是大型的論壇,透過香港雅虎分類,搜尋《零八憲章》和《08憲章》,就只有 Uwants 和 Lalulalu 有轉貼相關的報導;Blog search 則只有 15 則;民間媒體,就主要來自《大紀元》、《香港獨立媒體網》和一些人權的 NGO 網站。

網上的回音室

大部份網上媒體,都是主流的鏡子或回音室,從《零八憲章》的傳播看,論壇和 Blog 的獨立性都成疑,畢竟個人的意識、喜好都跟著主流來轉(前陣子無線重播墨攻,結果 inmedia 就多了一堆尋找墨攻的流量);再且,個人或缺乏組織的聚眾,在缺乏資源與意識下,亦無法發揮抗衡的作用。香港的 Bloggers 相對國內的,因為缺乏自主的組織與意識,與國內和台灣相比,顯得隨波逐流,而沒有成為資訊傳播的行動者。

《零八憲章》在香港的傳播是一個警號,當我們的教育強調國民身份認同,而主流媒體(尤其是電視媒體)只談奧運、神七與中央救市,完全屏閉人民作為主體的社會改革力量;另一方面,網上/社會上獨立多元的聲音無法成為抗衡的力量,我們的下一代,只會變成國家搖藍下的娃娃。

我們需要更強、更有意識、更多元自主的獨立媒體運動。

中聯辦的抗議

回到昨天的抗議,參與者主要是三個團體組織者及其朋友的網絡;面對著一個又一個的維權人士被捕,大家重覆著指定動作地抗議,心裡想著總得要有人抗議,但卻很無力,有點像推石上山的 Sisphus。抗議聲明轉貼於此:

支持《零八憲章》 立即釋放劉曉波 停止迫害憲章聯署人士

「國際人權日」前夕,國內三百多位學者、作家、律師、維權人士、基層人士等等,聯署了《零八憲章》,提出對中國在民主、人權、法治、憲政發展上的渴求及建議。這份憲章道出了不少中國人民,以及世界上分享著民主、自由、人權這些普世價值的人士的心聲。我們支持這份憲章,與憲章的聯署者分享對中國的同一期盼。

我們強烈抗議中國政府對《零八憲章》聯署者進行拘捕、抄家及騷擾迫害的一系列行動。這些迫害行動包括: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莫須有的罪名,刑事拘留北京作家劉曉波、一度拘禁北京憲政學者張祖樺和進行抄家、包圍余杰的家、帶走北京學者江棋生、海南學者秦耕被海口市公安局傳喚、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被上海公安傳喚約6小時、杭州學者溫克堅被公安詢問、北京異見人士劉荻被當局警告要立即收手,否則對她不利等等。

《零八憲章》以和平、理性的態度,提出對國家的改革的建議,完全是出於對社會及人民的關懷之情。中國作為聯合國安理會的一員,不去正視人民提出的訴求,不落實對公民基本權利的保障,不藉著改革開放三十年之機,啟動憲政改革,反而在「國際人權日」前夕,對《零八憲章》聯署者進行無理迫害,甚至以言入罪,無理拘留劉曉波,此等行為嚴重侵犯了國際人權公約及中國《憲法》,亦讓世界看到中國政府在標榜人權、和諧、法治背後的虛偽。

我們在此促請中國政府:
1. 保障劉曉波的人身安全,立即無條件釋放劉曉波;
2. 停止繼續騷擾、傳喚、迫害《零八憲章》的聯署者,立即歸還對張祖樺等人所沒收的財物,並作出道歉;
3. 落實國際人權公約及中國《憲法》所賦予的公民基本權利,尊重言論、思想、新聞資訊自由,讓國內民眾可以自由及公開地討論、交流對《零八憲章》的意見;
4. 對《零八憲章》所提出的建議,作出公開的回應。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

2008年12月14日

圖片來自 hegelchong: cc-署名﹣非商業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