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勿審裁

廣告
勿審裁

廣告

新年當天無所事事,本來假日無紙的《信報》,不知何時德政取消,工要繼續開,也因此看到梁燕成那篇令我眼界大開拍案稱奇的「色情文化將生活世界殖民地化」,查一下資料,才曉得「淫褻及不雅物品管理條例」的諮詢期將於這個月三十一日結束,這種為捍衛青少年健康成長權益、護苗助長、為社會清穢氣、替人類謀福址、向銀河系委身奉獻的工作,捨我其誰呢?當仁不讓、當仁不讓。

跟梁同志雖素未謀面,見文知人,梁同志無疑是溫文敦厚的人,「色情文化將生活世界殖民地化」儘管字字豬標(編輯這非別字請勿刪改),然而訴求未免太溫厚,只禁色情資訊又豈能保証我們的未來主人翁健康快樂成長呢?政府可做的多的是呢。

好文重溫
梁同志在文中舉出了兩個石破天驚聞所未聞的論點,論點一,色情作品歧視女性;論點二,色情作品妨害青少年多元潛能的自由發展。論點一引用了鼎鼎大名的Catherine MacKinnon,吾以為梁同志可試引用更out的理論,歷史就是權威,越老越好。本人讀得書少,少碰古藉,甚為汗顏未能為梁同志提供古籍書名。記得N年前藝名吳俊雄本名梁款的教授,課堂上曾批評Catherine MacKinnon的論點過度簡化,這些學術討論還是讓有位置的人學術推手好了。但是,若果色情作品都是歧視女性,我就搞不懂一個我看過的色情作品怎樣歧視女性:一個中年男人喜歡被女人踢下體或用力掐陰囊,影片都是他痛苦地嚎叫和滿足地傻笑。還有,男同志的色情作品呢?我知道了,他們不跟女性做愛是歧視女性。

神呀,請寬恕我,我有罪。當年我在研究所,周華山尚在教性學,我人窮志又短,卻有一大堆的酷兒理論書想看,列出書單,借頭借路問周華山為課程訂書時可否「順便」訂購。現在深感懊悔,若那些大逆不道的學者如Michael Warner、Eve Kosofsky Sedgwick、Pat Califia、Judith Butler、甯應斌、何春蕤,在年青有為的港大學生經過時,不小心自動飛出書架,「鏗」中他她們的後腦勺,讓他她以後看到Catherine MacKinnon的書時忍不住發笑,在下死一萬次也不足補過,更莫說被傅柯的尤伯連納頭嚇傻。不如梁同志向港大進言,把出版日期在Catherine MacKinnon 之後的性別研究書籍統統下架燒毀,好拯救這個世代。

界定色情
我們千萬不能低估色情物品對孩子們的傷害,看完強暴色情片,孩子們必定有樣學樣拿起水槍,強暴隔壁珠女;看完「地鐵痴漢」,孩子們會立即充值八達通,衝入地鐵車廂,伸出咸豬手(哎唷,唔夠高);看完新人雕像,可憐又純真的孩子們隔天早會時在學校操場把衣服脫光露體擺pose,還不知羞恥地鸚鵡學舌,辯稱為(人體)藝術。

孩子們真無辜,誰來救救孩子?

我來吧。不用怕,正義的超人在這裡,紅色內褲也準備好了。電視電影出版物等舊媒體還好應付,老闆顧著自己荷包可以先內部自我審查,麻煩的是「條例」中所指的新媒體。有些自由派人士指,ISP過濾不可行。妖言惑眾,豈有此理,有心定事成,文革時超英趕美都可以了,中國人哪有做不到和做不出的事情。你看大陸的網路要過濾什麼就過濾什麼,香港找不到這方面的人材就到大陸找吧。不怕一萬至怕萬一,為安全起見,香港應該負起世界(道德)警察的責任,把世界各地的色情網站逐一hack破。為防止有關行業野草燒不盡,所有的av演員、硬照模特兒、收費聊天室女優統統以防礙風化之罪名抓去收監。治亂世用重典,非不得以不出此下策。必要時可請中國政府在聯合國開會時提出,要求各成員國協助交換業者名單。

但,我們還可以做得更好。

色情這東西很狡猾,有時並不赤裸,但潛移默化地荼毒我們的孩子。舉例,女教師和女護士這兩種行業要被禁止,多少孩子(甚至是定力不足的成年男人)會因為她們產生不正當的性幻想,因而過度自慰或者是精神不能集中,精神不能集中導致工作效率降低影響經濟,過度自慰浪費醫療資源,兩者皆非一個健康社會所樂見。

有眼耳口鼻者全部送檢
俊男美女走在街上也會引起性幻想,為保護我們的孩子,所有俊男美女只限在晚上十時至隔天六時走在街頭,其餘時間上街需配戴黑色面紗,或N95加太陽眼鏡,否則將被判定為「淫䙝」或「不雅」。由於設立委員會強制審核全港市港是否俊男美女,所費成本巨大,所以「淫審局」將沿用現時做法,當事人「可按本身需要在發布物品前向審裁處呈交物品,預先得悉審裁處對物品的評級裁決,避免觸犯法例。」(諮詢文件2A2.1)

由於「俊美」、「淫褻」和「不雅」的界定完全模糊、任意和主觀,我建議當局可建議全港有「眼耳口鼻」四者之二或以上的市民自行送檢,以免誤墜法網。明光社和香港性文化學會仝人則很安全,根㯫以往經驗,他她們的存在絕對不會引起任何哺乳類類動物的性幻想。

且慢,我們還可以做得更好。

不單是圖像,文字也能引起性幻想,政府應該禁所有有淫褻和不雅字眼的物品,所有字典要重新編印。有關何謂不雅字眼的準則,可參看著名棟篤笑表演者George Carlin的Seven Words經典案例,他於1972年表演後被捕,原因為使用不雅字眼;1973年相關的廣播公司被告,官司拖到1978年最高法院判有罪,直至現在媒體都有可能因為出現那神奇七字而惹上官司。

世風日下民心難測,有些社會人士可能因為暴力而性興奮,儘管聖經文以載道,但用石頭掟死人、只包尿布公然露體、S/M味甚重的釘十字架,洗腳描述(戀腳癖的人多的是)非常不雅,為了保護孩子,聖經要包膠袋。

很累了,但我們還可以做得更好。為了小孩,我想到了,最完善保護小孩的方式,就是不要生小孩吧,不生出來,就不會接觸到不良資訊。原來,方法這樣簡單。

去年過世的George Carlin,在Seven Words的一段表演無非是要說明一個道理:「世界沒有不好的字,只有不好的想法和不好的意圖。」這不可能有道理,否則「淫䙝物品審裁處」就要消失了。講開又講,「淫褻」兩字不好,要禁,以後叫「物品審裁處」好了;等等,「處」字令人有非份之想,「品」字又非常意淫,「物」字的部首會引會戀動物癖,要刪。剩下「勿審裁」,不錯,這個名稱好聽多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