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女性雜思 (一)

女性雜思 (一)女性雜思 (一)
廣告

廣告

早些日子, 敝校有名為Women's week的活動, 挑了些有趣的Lecture, 卻總忘記或抽不到時間去. 其中最深刻的是一類似"Can Men be Feminist?"的Poster. 這問題一直纏繞我. 自接觸Feminism後, 作為男性的罪疚感一直揮之不去. 即使於東西現代社會, 政治經濟法律上女性皆與男性平起平坐, 但在文化上, 社會給予女性的期望及標籤仍遺傳了傳統社會的烙印, 以各種形式壓迫女性. 現代化社會如是, 更遑論未完全工業化/發展(whatever you name it)的社會(為免標籤, 請自行舉例)了. 現實中, 女性常是貧窮中的最貧窮, 社會裏的二等公民.

從男性角度, 該如何看待女性? 要麼視女性為完全與男性無異及平等的個體, 尊重其於社會上與男性競爭, 但這又會被批判為男性霸權論述下的女性主義. 要麼繼續維繫傳統文化賦予兩性的角色, 男性要事事禮讓, 照顧周到, 體貼呵護, 不讓女性擔心生活, 但又會被評為看低女性. 作為一個對女性主義/女性一知半解地同情的男人, 究竟該對女性主義/女性有何責任? 或永遠只可做性別敵人(如非階級敵人)? 確是兩難. 算了, 中國男子總是背負著情vs義, 忠vs孝, 事業vs家庭的兩難. 來多一個, 男人的雙肩撐得了.

-------------------

又, 女股評人於股票慘烈下挫後淚灑交易所, 居然觸動全港神經. 這確是賭場資本主義弱肉強食社會下很戲劇性的一幕, 是女性主義對它的控訴. 就像國破家亡, 兒子從軍, 母親臨別時流下的淚, 表露出女性堅毅, 慈愛, 偉大, 感性的特質. 再結合香港社會的戀母情結, 當然能惹起回響.

噫! 資本主義股市從來是公共領域中最殘酷的場地, 賺到錢的就能呼風喚雨, 對弱小的失敗者不必同情. 19世紀, 這遊戲本就是大肥佬穿起領帶, 咬著大雪茄摸著白蘭地杯底玩的. 21世紀了, 來個女性主義的反擊也不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