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為福山平反

廣告

廣告

人生之目標, 不過立功, 立言, 立德. 若立一言, 即可傳頌千古, 人生可說為無憾. 故我十分羨慕一政治學大師 - 福山 (Francis Fukuyama). 其鴻文中一句"歷史已經終結", 總結蘇聯解體後國際政治之格局, 一石擊起千重浪. 此句說話引來後人不斷引述. 無論來自自由學派, 批判理論學派抑或是死硬派現實主義教徒, 文章起首言必論及福山"歷史已經終結". 很可惜, 多數引述者都大肆批評福山, 或視其觀點太膚淺, 或視其漠視其他國際衝突的來源. 這些批評者大多都錯了, 錯於誤解了福山.

福山的所謂"歷史的終結", 其實是指人類歷史的進程, 其實是由不同意識形態衝突所推動. 從宗教祟拜到君主專制, 由國族主義到帝國主義, 由納粹主義到自由主義, 歷史都可被劃分為不同階段, 每個階段都被某一種意識支配. 而蘇聯解體, 就代表了共產主義的崩潰, 沒有任何意識形態可與自由主義抗衡, 自由主義獲得終極勝利.

批評者多以911事件為例證: 歷史尚未完結, 911就是自由主義與伊斯蘭恐怖主義對決之開端. 可是, 何謂伊斯蘭恐怖主義? 從阿富汗到馬來亞, 從土耳其到索馬利亞, 伊斯蘭世界橫跨歐亞非, 當中既有貧窮國家, 亦有富庶國度, 有極權保守的, 也有民主開放, 奉行市場經濟的社會. 伊斯蘭世界既不是鐡板一塊, 也不是與自由世界對立. 恐怖份子相對伊斯蘭人口, 根本微不足道. 恐怖份子的目標, 並不是要實行伊斯蘭教義, 只是妒忌歐美自由經濟的成就, 又或是不滿自己未能參與其中. 說到底, 自由主義仍是其終極理想.

現在, 奧巴馬已經再沒有將"反恐戰"掛在口邊, 外交政策以"善後"為首要任務, 收捨"反恐戰"的爛攤子. 恐怖主義再不能對自由主義構成致命威脅. 至於國內的民族獨立起義, 部族衝突, 仍冷戰及殖民主義的後遺症, 當此一過度階段過去, 一切便會回復正常, 恆於自由主義的常態.

經濟方面, 即使我們應付金融海嘯的措施, 皆以挽救自由市場為綱, 如重建消費信心, 維持信貸流通等等. 貿易保護主義固然忌諱不提, 國際貿易戰就難以發生. 各國政府及社會也懶得理會社會主義了.

有批評者指福山忽視了第三世界, 仍生活在赤貧, 仍被歐美以資本主義剝削著的人民. 可是問題核心, 是自由主義未夠自由. 歐美農產品市場仍未全面開放, 第三世界國家未能受惠於農產品貿易. 而貿易仍是助第三世界脫貧的良方, 問題只在於公平與否. 我們仍敢想象如何以共產主義, 或社會主義發展第三世界嗎? 恐怕未必.

有說福山"騎劫"了黑格爾的唯心辯證法. 批判理論的鼻祖馬克思何嘗不是. 馬克思改變了黑格爾辯證法的基礎, 以物為本, 雖然承認人類意識層面獨特於動物之處, 卻不認為意志能改變物質. 結果他所預言的無產世界仍未實現, 也不會實現.

福山確定自由主義能獲得終極勝利, 在於其包容一切思想意識的本質, 能讓人類的意志無限發揮, 創造饒富的物質世界. 批評者錯於以為"歷史的終結"代表一切衝突會完結, 再沒有物質匱乏, 世界變了大同. 可是, 既然以黑格爾為宗, 福山所指的是意識層面中自由主義的勝利. 要驗證福山的理論, 就要看有否新一套可行的完整思想體系與自由主義匹敵. 即使有, 我們要問, 那套思想能否像共產主義對自由主義帶來毀滅性的衝擊. 很可惜, 沒有. 所以, 福山還是對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