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新聞媒體可否像教堂?

廣告

廣告

《三藩市紀事報》(San Francisco Chronicle)像許多傳統報章一樣,面臨財政危機,特別在金融海嘯之後,靠廣告維生的報章如何生存?這份老牌報章的沒落,或面臨基金介入重組,令美國新聞專業感到危機。簡單一點,被裁員解僱的新聞從業員該何去何從?

三藩市的新聞媒體中人近日的話題,似乎離不開這份超過一百四十年歴史的報章。今天(1/5)在三藩市大學(University of San Francisco)有兩場論壇正是由《三藩市紀事報》出發,討論新聞專業前景,而合辦單位之一是「專業新聞工作者協會」(Society of Professional Journalist),所以,我們很容易理解他們的擔憂。

報館沒落,還是新聞工作沒落?

《三藩市紀事報》的一位執行編輯說,許多人是在印刷媒體中成長的,報章是美國民主的一部份,也許它面臨許多危機,但不該讓它自然死亡。更多的新聞工作者認為,美國的地區報章是整合社群(unifying community)的重要媒介,特別是在灣區或洛杉磯等這些分散而異質的城市區域。

同時,這群新聞工作者更進一步認為,新媒體、互聯網等等的出現產生一個傾向,容易令我們的公共溝通分裂,令社群或社區更難整合,特別是傳統新聞媒體消失,新聞專業沒落,更令民主的公共商議功能減弱。這種看法在具有地方自治及民主傳統的美國,似乎特別強烈。我們說公共或公眾,與他們說的社區/社群有許多重疊卻又相異的地方。

美國西岸有大量針對拉丁美族裔社群的媒體,這些媒體的工作者卻對新聞專業充滿信心,他們認為,《三藩市紀事報》的危機,只是某種商業模式的危機,印刷媒體以至新聞專業仍然強大,不該把兩者混為一談。在美國這個(曾經?)強大的資本主義社會中,把兩者混為一談,是很自然的事,但也是應該警惕的事。

媒體可否像教堂?

包括三藩市大學媒體研究系教授姬迪絲(Dorothy Kidds)在內的幾位與會者認為,美國許多像《三藩市紀事報》這樣的城市大報,長期壟斷一個地方市場,過去更通常是一個富有家族把持,而且由於機構龐複,頗為官僚化,對城市的民主及公共討論是否有益,實存在許多爭議。

來自曼菲斯商情報(The Commercial Appeal)的比克(Chris Peck)同意,過去以廣告基礎的商業模式無以為繼,可以思考的方向不一定是另一個商業模式,相反,可以是一種新的擁有權模式。隨著新媒體強調讀者的重要性,傳統新聞媒體可否像個教會或公共事業,由讀者及社區居民資助,他們甚至可以參與類似市議會會議(town hall meeting)來決定媒體方向,換言之,新聞專業需要放棄部份權力。

追尋另一種商業模式以維持現在的新聞專業,似乎是問題叢叢,而大家一窩蜂上網,亦似乎把問題過份簡化。我們在香港資金少,又沒有辦法取得公部門財政資源,固然難以想像轉化現在商業新聞媒體的可能。但是,在美國具有相當豐富的民間基金的地方,地方政府亦相對民主的情況,試驗「公共服務新聞專業實踐」(public services journalism),似乎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