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編輯室周記:地震.好人.豆腐渣

編輯室周記:地震.好人.豆腐渣
廣告

廣告

本來昨天下午想寫地震一周年的文章,但看到電視的直播,心裡戚戚然,看著鍵盤良久,打不出一隻字。

四川好人譚作人

自年初開始,就聽說艾未未、譚作人等在地震區收集地震遇難學生名單,及後於三月底又聽到譚作人被當地政府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被捕,至今仍未獲釋。

廣州的艾曉明老師,於四川拍攝紀錄片時認識譚作人,譚是四川知名的環保工作者,《文化人》刊物主編,艾老師形容譚是一個「古道熱腸、俠肝義膽」的好人。

最近幾年,我經常在想,上天給予中國最大的眷顧就是讓一大堆這樣的好人於這片土壤中出現,他們愛人民,追求公義,於地震後不顧自己的安危,跑到災區救災,幫助災民重建新生。然而,他們卻被打壓,被指別有用心、「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等等。

豆腐渣政權

為亡魂超度,從災難中學習,向人民負責,本是一個政府要做的事,但地震過後接近一年,地方政府都未能交出死難的名單,亦未能公開透明地回應豆腐渣工程的指責,反而強迫家長不要鬧事,壓制他們調查建校工程的種種問題。假若沒有這個公民調查行動,恐怕到現在官方仍未能就死難數字和遇難者給一個說法。

但豆腐渣工程問題仍未解決,相關證據亦被掩埋。當一個政權,把自己的權力建立在對百姓的欺瞞和壓制之上,它只能是一個豆腐渣政權,經不起震盪與考驗。是故,任何公民行動都會被視為「顛覆國家政權」之舉,當中反映了統治者的膽怯,怕震盪會動搖政權肢體,把自已壓扁。

吊詭的是,一日這個政權不整理地基,把空洞、視人民為無物的謊言移除,重建支撐著政權合法性的道德,其豆腐渣的肢體,只會越來越脆弱;當它越要捍衞謊言,把人民的傷痛與憤怒,視為「顛覆」的力量而鎮壓之,其地基亦會一層一層被掏空,雖金玉其外,但內裡已發出陣陣惡臭。

譚作人的行動可以被視為一個幫助這個國家發掘真相,整理國體地基的行動,奈何,卻被視為「顛覆國家政權」之舉,這是何等悲哀。

地震一周年,要哀悼的,何止地震的死難者?(相關的文章:http://r.im/ql1

五四精神

回到獨媒的文章,有不少地震一周年、六四事件廿周年、五四運動九十周年的文章。

地震一周年的相關的訊息包括「5.12 死難學生事件」致國家主席胡錦濤、全國人大委員長吴邦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的公開信四川地震死難學生調查報告

五四新青年運動,造就了一代行動的青年主體,他們不單在思想上批判傳統,思考國家的出路,更以身體力行,實踐自己的政治信念,我想國內如譚作人般的好人,正是在這傳統中走出來,相比起來,香港這邊的緬懷、敬告冀盼,顯得空洞。梁文道找來歴史文獻,五四與六四,是一個變奏,但當中的精神與實踐政治未變。Churman 則透過尋找五四精神的原貎,批評國內多年來對五四紀念活動中的政治,如何閹割了五四精神。浸大學生會也於五四就職,查斯特借此思索如何讓學生運動繼續走下去。六四將至,民運人士楊建利被拒入境,有說香港淪陷了,香港的五四青年有何回應呢?有沒有諸如馬來西亞反對黨冒著違反「內安法令」,示威抗議打壓,以致大規模被圍捕的政治投入呢?

菜園村

幸甚,獨媒不乏行動者,一眾民間記者與保育行動者,組成了菜園村關注組,他們關注的,不單是一條村,而是廣深港高鐵的程序公義問題,在一連串的訪問中,可以看到香港地產霸權意識外的一個他方: 我使鬼你恩恤)、我只希望把根留住一磚一瓦都是我們親手起的成日叫我們犧牲「小我」,就黎冇左個「我」。菜園村的前生,仍在獨媒中徘徊閃耀

豬流感的新聞這兩天被富豪家事蓋過,似乎八卦心理大於恐懼,不過獨媒仍有不少豬流感的新聞。Nick Lee 以科學的精神整理豬流感的事實,又以「洗牌」效應的形像比喻,以波場和豬場解釋傳播。Richardfx 的書寫則保持科學中帶點武俠魔幻特色,從科學的角度看,流感不太可怕,可怕的是它帶來人與人關係的轉變自困,Albert Wong 的反思,把流感扯下扯下,扯到全球自由貿易之中

母親

適逢母親節,雖然母親的回憶不一定美好,而母親節也可以想想父親,天安門母親廿年來為自己孩子,為國家未來的希望奔走,大家請大力支持

圖片來自 New York Time,來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