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朱凱廸

新界西立法會議員 網誌

文藝

灣仔街市分屍記﹝最新消息:市建局將於今早開會緊急討論﹞

廣告

廣告

3
分屍。你還認得這是灣仔街市嗎?﹝柏齊攝﹞

最新消息:柏齊的照片引起了立法會議員、民間團體和個別建築師的關注,在各人的催促下,據悉市區重建區將於今早的會議中加入臨時議程,討論灣仔街市的保留問題。有七十多歲的退休政府建築師表示,灣仔街市的石屎外殼中,居然有一個如此龐大堅實的鋼結構,是明顯的"overdone"﹝做得過份﹞,有專研歷史建築保育的大學教授亦認為此鋼結構甚有價值。亦有民間人士希望保留灣仔街市三十年代的磚塊,砌成不同的構築物,讓灣仔街市的生命以另一種方式延續下去。看來未來幾日事情還會有進展,請大家繼續留意。

柏齊是朋友當中心腸最硬的。每一場保育運動失敗後,當被抬走的抗爭者情緒低落逃避回到現場,柏齊卻總是留下來,冷靜地看着老建築被推土機瓦解。他知道拆這些建築物是錯的,而他要硬下心腸把整個犯錯的過程紀錄下,他日用來報仇。

今晚柏齊傳來灣仔街市遭拆毀的照片,並提到今日拍照時與拆樓工人的對話。

1
圖一。

工人驚訝地跟柏齊說,這幢樓的工字鋼和鋼筋都沒生鏽,「好實淨」。工字鋼用窩釘和大螺絲接駁,和巴黎鐵塔和金門橋一樣﹝圖一﹞;以鋼筋織成的網沒經焊接,只是把鋼筋尾拗成勾狀互相勾着﹝圖二﹞;石屎中間有層非常堅硬的黃泥,好難先鑽得爛﹝圖三﹞。這些都是現在不再流行的建築技術﹝現在的工字鋼和鋼筋之間都用焊接﹞。這幢樓的磚頭也特別硬,工人說,柏齊問點硬法,工人說,你有眼睇,d磚幾層樓扔落去都唔爛﹝圖四﹞。

7
圖二。

2
圖三。

工人知道這是一幢歷史建築,所以有着現在已難得一見的建築結構,也堅硬過人。工人跟柏齊談到建築物的年份,柏齊說,灣仔街市是一九三八年建的,工人不同意,說是一九三七年。柏齊問,你點知?工人說,工字鋼上寫着一九三七年。那條工字鋼現在在哪裏?

賣左。

工人估計,就算灣仔街市再命硬,十日後就會拆個精光,只剩下門面﹝圖五﹞。那是香港地產商和香港政府獨創的保育手法,把歷史建築的建築都拆掉,剩下一塊沒有內容的門面。這種門面保育,也唯有香港這個門面城市能忍受得住。

8
圖四。

6
圖五。

圖片全部由柏齊提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