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中國

七‧五新疆騷亂: 麥可山谷方程(Mohawk Valley Formula)及其漏洞

廣告

廣告

馮智政,彭靈君@Roundtable

「兩三百人不代表大部份」、「殘忍殺人者將被處極刑‎」,一幕幕的劫後餘生的景象,一引陣陣傷者的照片隔著電視機向滋事者控訴。烏魯木齊街道上,軍車上掛著「打擊恐怖分子」和「反對民族分裂和仇恨」等標語。中央及各大內地媒體大肆報道新疆的騷亂,矛頭不斷針對「少數」的維族極端份子。經過貴州甕安6.28事件及拉薩騷亂,中國公共危機管理處理手法逾趨成熟。比較西藏的低調處理,甚至是消息封鎖的公關手法,今次中央公關可謂有組織、有計劃打擊新疆暴行。

敵我矛盾的危機管理

中央指拉薩騷亂背後有精神領袖達賴拉嘛參與,具有崇高宗教意義,不能過份打壓。今次被針對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主席只是一介商賈,中央公關決定以傳統的麥可山谷方程(Mohawk Valley Formula)解決當下危機。占士蘭特在一九三六年在勞工關係通訊中發表了該方程,強調僱主的道德性及敵我矛盾。蘭特認為處理工運應以外包圍內,拉攏公眾民心,並指出滋事者破壞社會安穩。中央政府在各大媒體妖魔化激進份子,以令人心傷的場面為武警冠以天使光環,亦將烏魯木齊動亂化成魔戒中土戰爭。蘭特提出第二個重點是主使內部分裂,在工人團體來組織「忠心工人」反對工運。同理,國內媒體訪問了忠誠的維吾爾族人以示滋事份的弱勢。總體而言,麥可山谷方程主張公眾公關,並以大眾支持為處理手法的關鍵。可見,匯集全國媒體勢力於一身的中央政府,在這場烏魯木齊動亂上已經勝劵在握。

中國危機管理的漏洞

然而,儘管政府早已有針對性的危機處理研究,騷亂仍然繼續發生?這裡,我們需關注此次騷亂的兩個管理漏洞。

首先,雖然國家否認,但七‧五新疆騷亂的確是民族問題非利益問題,是公共政策問題非私人市場問題。以工運公關解決國家內部民族分裂只會是治標不治本。以敵我矛盾分割民族及過份跨細滋事者的支持只可控制一時,卻長遠深化種族不和。為彌補此過失,烏魯木齊市長吉爾拉已計劃對騷亂中死傷者花近一億元撫恤。來年,維吾爾族的少數民族津助亦好可能大幅增加。加加埋埋,政府花在七‧五新疆騷亂上的金錢可達幾億,社會成本損失更難以估計。
一旦新疆長期發生衝突,這一套麥可山谷方程都難以自圓其說。再者,這一方程的成功只因新疆還未出現如達賴般的單一精神領袖。世維大會主席熱比婭只是新疆富商、東突的艾山也是平民出身,中央政府面對諸般凡人自然顯露出獅子搏兔之勢。中央政府自知其勢所在,在國內亦不時招安異見領袖,如熱比婭為第八屆全國政協委員之一。拒絕安撫,超然獨立,這正是中國不能接受的東突領袖特質。

另外,七‧五暴動反映中國公共危機處理本身有著預警的漏洞。從認知心理學的角度,決策者自有其誘發集合(Evoked Set)。新疆向來是一個種族衝突的熱點。也因此,自治政府對各種可能引發危機和衝突的導火線十分敏銳。在今次騷亂中,兩天內,烏魯木齊全面宵禁,即刻進行交通管制,派出武警巡邏,電信及各個網路都處於非正常狀態, 烏魯木齊各大、中、小型公司企業休息三天,可見公共決策之高效率。

此次新疆騷亂的直接源頭是發生於廣東省韶關的一所玩具廠內。粵政府大多只當成勞資糾紛。從廣東省到新疆,此次的危機傳播有著跨省市的特性,暗示了如今危機傳播途徑的多樣化。將來,種族衝突的源頭只會更多,暴力事件只會更頻繁。要完善改進危機管理系統,不如真心聽一下維人訴求,早一步避免危機出現。

馮智政為Roundtable 圓思顧問有限公司資深研究員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