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中國

壹報:公民們,醒來!

廣告

廣告

麻絲按:再睡的話可就要打屁股了啊!

公民們,醒來!
http://www.1bao.org/?p=982

文:翟明磊.壹報

  許志永博士被捕後,牽動了千千萬萬人的心。這是我沒有想到的。

  我的維權的朋友們被送進牢房,我都會寫上一封抗議信,盲人律師陳光誠,艾滋維權者胡佳,特別是為胡佳,我寫過五萬字,九篇文章,可是零零星星有朋友寫聲援信,有博客轉載,然後統統被封,我有一種在荒野中吶喊的感覺,聽到是少許同道的回聲。

  寫信不能改變他們的命運,無一例外,我特別有一種無力的感覺。別人說你為什麼還要寫,特別是警察友情提醒後還照寫不誤?我說,一,我想讓人們知道,關進去的是個多麼優秀,善良的公民,當我們失去時我們都還不知道他們的珍貴,我們真是白活了,同他們能在一個人世,我感到幸運。二,如魯迅所說,我們要有點「撫哭叛徒」的勇氣!這些所謂國家的叛徒,如胡佳定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陳光誠則是破壞公物,阻礙交通。這些罪名,嚇人,怪兮兮的,如果我們再不撫哭名為「叛徒」實為「國寶」的勇士,就無法建立一個民間真正的評介體系,使英雄之名不彰,使青史蒙羞。韓國為何能使光州屠殺平反,是因為民間的評介體系一直沒有動搖過,一代代傳下去。而我們竟能得出「鎮壓帶來繁榮」的怪物式評論。

  寫完《給老爺們上一課:聲援許志永與公盟》,許志永不久被捕,文章也在國內網站被刪,我又一次知道,抗議是沒用的,又是一次給朋友的進牢送別書。

  該說的都說了,又能幹些什麼呢,於是我又一次進入階段性悲觀期,症狀是失語,什麼都不想說了,語言蒼白,文字抵不過大炮,魯迅時代如此,今天也如此。

  讓我在今天還在這兒想說點什麼的動力是我看到了許志永案公眾的不同表現,當有關部門大抄家,狠狠修理公盟時,人們問許志永,為何這麼溫和?許志永說:「我就是要讓宰殺公盟的過程喚起民眾的公民意識。」別人問為什麼不像別的民間組織一樣找一個掛靠單位。志永沉吟,低聲道:「唯一可掛靠的就是我們的良心。」

  如今我欣慰的看到坐在牢裡的志永可能看不到的景像——公民社會在覺醒了。覺醒不是大喝一聲而是點點滴滴:像笑蜀啊,李昌平,茅於軾,楊鵬,冉雲飛,張耀傑,楊恆鈞這些本來就愛說個公道話的大嘴巴不稀奇。一個香港的中學生寫出給溫伯伯的公開信,質疑溫伯伯的眼淚為什麼不留點給許志永這樣的好叔叔。是啊,難道留給臣民的是眼淚,留給公民的是口水嗎?一個普通的北京市民王荔蕻去看守所看許志永與莊璐,而且提出火線加入公盟。顯示了民心所向。值得一提的是王姐是見過大場面的——公民的膽子都是被嚇大的。她參與流民公房建設,還在楊佳媽媽最孤獨時,和她談心,給她力量。她有一句名言:「魯迅先生曾說:不要以為有幾個流氓,手裡有幾把破槍,就把中國人全嚇怕了……」她說:「此刻立貼為證:如果許志永從此要在大牆裡度過,我以在大牆外為恥。我申請在裡面佔一席之地!」王姐,I服了YOU。

  還有大量的明信片投向看守所,寫著「許志永,你媽媽叫你回家吃飯」,這樣的大明信片還豎在香港中聯辦門口。「我為志永」博客開張了,口號,「千千萬萬的志永不在監獄,就在去監獄的路上。」——有點豪邁,又有點心酸,可別!同時,大量的捐助湧向公盟試圖幫他們補交稅款。對於捐款我是這麼看的,我支持許志永良心抗法不交稅。這是他的原則。但是當梭羅良心抗稅坐牢時,有一批朋友幫他交足了稅款。捐助不僅有助於公盟微弱的生存希望,也可以讓公民們有一個支持公盟的支點。我們面臨的的確是惡法,公益組織要交稅,公益捐助要交稅!如果補交稅款有用,我們就交,如果沒用(最新消息是公盟繳稅被拒,理由是沒有法定代理人簽字,人家坐牢呢,怎麼簽?TNND),捐款可給許志永與莊璐私人救助。(建議朋友們捐款寫明這兩個用途。)

  知情者透露,公盟蒙難是BJS(白雞屎簡稱)維穩辦做的生活。這樣一個小小的機構,效率如此高。佩服。公盟蒙難還因為是公盟的XZ(洗澡簡稱)報告。聽上去嚇人,其實許志永與公盟從來都不是持有藏獨立場,這個報告中也沒有嚇人的東西,只是大學生們的調查提及藏族在經濟文化上有些不公平社會待遇而已。這樣一份中庸平和公允的獨立報告引起有司的肝火,實在過敏甚。所以有司愛折騰,我們也愛折騰,生命在於折騰。

  他們愛用稅法來折騰。那麼, 捐款就是我們折騰方式之一。

  不錢的,管有沒有用,可以顯示,公民們也是很有托國家和平發展多年的福啊。不過,建議不要一個大佬捐了所有的錢,這樣我們窮書生怎麼參與盛事啊。

  我向公盟通過私人轉交捐助款一千元,同時我也有給朋友們的建議,還是捐助,不要借款,本來我想借期一千年的方式給公盟一千元無息借款的(一千年表示我看好公盟,一代代辦下去)。但知情者說,借款易使公盟可能陷入欺詐法律陷阱。

  除了捐款,我還提議朋友們捐心力。可以是一張明信片,可以是一句鼓勵的話,也可以是一件小事,比如告訴鄰居阿伯,公盟是怎麼回事,許志永是怎麼回事:他救助過鄧玉嬌,救助過孫志剛們,救助過結石寶寶,救助過許多冤民,現在他媽媽喊他回家吃飯,輪到我們救助他了,用這樣簡單通俗的話讓更多老百姓知道。總之捐款,也捐點心力。這叫捆綁捐助。我跟捆綁銷售學的。

  我捐給許志永的是葉芝的詩句:

  「誰要是面對大火與洪水,面對吹過星空的風抖顫,就讓長風,大火,和洪水把他埋葬,因為他不能屬於那孤獨雄偉的一群。」

  不要小看涓涓細流,總是有用的。先做點小事,再做第二件,有力氣的再多做點。

  順便說一句大家別忘了告訴莊璐她媽媽也叫她回家吃飯,這位與許志永一起被關的莊女士其實還是個小姑娘,托朋友帶進看守所的竟是一堆花花綠綠的小玩意如扎頭繩,發卡,小貼紙什麼的,(當然沒被允許帶進去)平時對公盟理想什麼的都不大懂,但做財務很細心,這個溫柔體貼的小姑娘因為公益組織打工就被抓了,太不像話了。大家可以看看楊子云女士寫的獨生女莊璐的文章。憐香惜玉的大夥除了關心大塊頭許志久,也要呵護小女生啊。

  許志永案真的在改變中國人的心性。借博客與網絡之力,量變引發質變,許志永案就是一個臨界點。

  其實就拿我個人來說吧,雖做的是公民社會的普及報導工作,但是也從來是膽小怕事的,以前只關注自己一畝三分地。結石寶寶,嗯,有老許頂著呢,鄧玉嬌案,老許會不出馬?孫志剛案?老許肯定要寫公民建議書。老許,老許,我們搭老許的便車,搭了多少啊。

  可是老許關進去了,英雄關進去了,維權律師一個個關進去了,沒人為我們維權了,怎麼辦?我們這些凡人是不是也可以做點事。可以的,一向勇闖黑監獄,為被關的訪民說話的許志永關進了白監獄,沒有人給被關訪民們說話了,果不其然一位女訪民李蕊蕊在黑監獄賓館被看守強姦了,還留下了白床單上的紅地圖。許志永不在了,怎麼辦,我們的許多公民,曾和老許共闖黑監獄的,挺身而出,為訪民說話。《南方週末》,(我終於可以表揚她了)做了真實報導。

  還要表揚的是《中國新聞週刊》,在一片鴉雀無聲中,這只百靈鳥在歌唱,報導了許志永案,本來就沒什麼嘛,此鳥並非獨大,而是眾鳥太小。打錯了,太膽小。

  公民社會,千條理,萬條理,說到底就是「相互守望」,切記。這是俺親身體會,維權者有時需要的是一句話,一個電話,就可以讓他們知道不孤單,有支持。

  結石寶寶的官司繼續在打。儘管有關部門警告公盟,「許志永這事不許發酵!」(你看看,人家的語言多生動)公盟雖沒有發酵,但公盟也沒有發嗲。有條不紊地做許志永沒完成的事。

  中印貧民窟比較研究是志永最後一次談話特別關心的,也在進行中。

  這樣的公盟,我們當然支持。

  所以人算總不如天算,天機豈是凡人可料的。負負得正。想讓人們恐懼卻播散了勇敢的種子,因為像許志永這樣溫和理性改良的人都被抓,那我們的安全又何在呢?讓人想起維權界一句名言:「人人都去坐牢,世上將無冤獄」。許志案喚起了公民意識的整體覺醒。NGO們,各界名流聯名抗議此事,這是新氣像。我送十六字真言給大家:明哲保身,各個擊破,奮起發聲,皆大歡喜。

  最近有幸以土包子模樣做了一回《時尚先生》,雜誌問我期待的未來社會是什麼,我說是一個平凡的社會,沒有英雄的社會,人人心中敏感,互扣心弦,人人保有人性的尊嚴。有人說我說了等於沒說。我的意思是,一個正常的社會是像許志永這樣的英雄「死去」的社會,因為人人都捍衛自己的權利,不再把權利讓度給英雄代理,代為出頭,這樣英雄無用,又是遍地英傑。這就是公民社會。沒有英雄的社會。沒有讓英雄悲壯的機會,不是平凡的社會嗎?

  真的不要小看心性的改變。中國的命運不是定數的。佛教認為宿命是可以在這一世改變的,只要心性覺悟,艾未未說過一句話,融化冰山,不是空談的,也沒有捷徑,而是靠所有熱心中國人心靈的總體熱量。心性可以改變一切,一切終將覺悟,甚至大地與草木都會覺悟。公民們,醒來!

  慢著,別以為我寫完了,最精彩的甦醒公民在後頭,許志永的好友,著名律師蕭瀚,就是那個楊帆門的英雄,財經雜誌大律師。他終於鼓足勇氣,拋出了《已醜公民宣言》,這是許志永與他商量,委託他起草的,志永進去後,到底也怕啊,但現在他鼓足勇氣完成了,並向大家公開,因為精彩,壹報全文轉載如下——這個「心力」 可捐大發了:

//

  蕭瀚按:

  這本是一篇受公盟及許志永先生委託起草的公民宣言草稿,寫於三個多月以前。鑑於近來政府非理性暴行頻仍,現發表出來,也算是一個無能的人盡自己一點心力。

    2009年8月9日

    己醜公民宣言

    蕭瀚

  從今日回溯到1949年,回溯到1911年,回溯到1840年,再遠溯到2200多年前,一幅清晰的歷史圖景展示在我們面前,延續了2200多年的家族官僚帝國時代,由統治者決定人民的良心和生活的臣民社會是其基本構成要素。

  今天,這個臣民社會應當終結,為此,我們有權利也有義務決定自己的良心,脫下臣民的行頭,穿上公民的衣冠,是我們的渴望,也是我們的責任。在以公民為基本構成元素的未來公民社會,建立在個體獨立與社會自治基礎上的聯合政治制度,以此增進全體國民共同福祉,已是必然大勢。

  自從1982年《憲法》頒布以來,公民這個概念在中斷了數十年之後,重新開始逐漸進入普通國人的生活,這個概念或許預示著臣民時代再次日漸式微,公民時代再次日見初曙。

  近三十年前開始的改革開放,迄今雖已取得一定成就,但無論個人、家庭、社會、國家,都還存在全局性、根本性的制度和人心問題亟需解決。由於政治制度的陳舊,因轉型而出現的許多問題,在其表現出來的制度之僵化、人性之扭曲、道德之墮落方面,甚至遠超過封閉落後但顯得穩定的時代。

  通常而言,人之為人存活於世,需要五項基本保障:食品衛生、醫療保障、司法公正、教育人道、環境正常。然而,當今中國,在上述五個方面是怎樣一幅圖景?

  十幾年來,食品衛生安全問題早已是個大問題,2008年的「三聚氰胺」事件使得這個問題探底,食品商的職業倫理幾乎蕩然無存。

  長期以來,醫療衛生方面存在的種種問題,早已使得人們畏醫院如虎,種種不公平現像、假藥害人現像、醫院、大夫不負責任現像……已是司空見慣,人們對醫療保障正在迅速地喪失信心。

無論朝野,人們對以司法獨立為核心的司法改革一直抱著很高的期待,希望司法能給人們基本的公正,然而,貪贓枉法、官官相護也早已成為社會的常態,各地經常出現的信訪和群體性事件,意味著司法公信力在中國已基本破產。

  教育是個人心智健康成長和全民族的重要希望所在,然而當代中國的教育制度與實踐,總體而言,依然延續著數十年來的愚民教育,以應試教育為載體,以政府壟斷學位頒發權為手段,仇恨教育、暴力思維、庸俗唯物主義哲學、奴化人格等非人性的教育大行其道,嚴重妨礙了培養國人的獨立思考能力,妨礙了培養國人正直、誠實的基本人格,嚴重敗壞了各個領域中人和人之間的正常關係,給國家和人民造成巨大災難,造成全民族品格普遍矮化。當前的教育制度,已經成為毒害中華民族品格的主要毒源。

  在庸俗唯物主義的世界觀下,急功近利、拜金主義的官民互動,使得對資源竭澤而漁的經濟發展模式成為主流,許多基礎性的人文、歷史、地理環境,遭到嚴重的蠶食與不可逆、根本性的破壞,導致了不少地方嚴重的土地沙化、氣候異常、水質惡化、人文居住環境惡劣,已經嚴重威脅人們的正常生活。

  可見,在食品安全、醫療保障、司法公正、教育人道、環境正常這五項指標方面,中國當代沒有一項是達標的。與此同時,貧富分化極度嚴重,大量底層民眾痛苦而無助地苟活在缺食、缺穿、缺房、缺醫、缺公正的「五缺」生活之中。

  面對這一切,政治改革已經成為全社會的普遍共識。然而,坐等制度改革是不可能的,沒有每個公民自己見之日常的良心自救運動,也不可能真正推進制度的變革。許多國人在抱怨和指責制度的同時,遺忘了自己的責任,遺忘了自己在日常生活與工作中,常常也是惡制度的奉行者、支持者,潛規則的參與者。我們不得不認為,造成今天這樣的局面,除了制度應該承擔主要責任,我們每個生存於這個制度之中、擁護其惡、執行其惡、默認其惡、漠然其惡者,也都負有自己的一份制度性原罪之責——在這一點上我們作為倡議者也不例外。

  應當建設這樣一個中國——滿足人們在食品、醫療、司法、教育、環境方面生存的底線需求,合乎人道、保障基本人權、提升民族品格,在國際事務中既能保護本國利益,又有主持和伸張國際正義的能力,中國公民到國外能夠贏得國際尊重,而不是被宣佈為不受歡迎的國民……這不僅需要政治制度的改革,也需要全民自覺自省自救。

  正是這一建設新時代的過程,賦予未來以新的希望,賦予每個公民新的自我完善以及完善社會的空間,其中核心的時代精神,我們認為是公民精神。

  公民精神最核心的關鍵詞是:良心。

  與此相關,自由、民主、平等、公平、正義、人道、博愛、理性、非暴力、寬容、誠實、正直……也都是公民精神的重要組成部分。

  我們認為,那種僅僅依靠擁有巨大權力的政治領袖人物給國人擘畫一幅美麗新世界的圖景,從此中國人民就跑步進入天堂的思維方式和政治實踐,與公民精神是相悖的。公民精神,在其本質上強調以獨立個體的良心自決為基礎,以良法內自由的思想和行動,殊途同歸地凝成社會性和國族性的集群力量,因此,每個公民都是彙聚成這支蔚為壯觀的整個民族力量不可或缺的組成者。

  我們每個公民,不必是自大者,更不能是自暴自棄者。我們每個公民都應當對自己的公民人格——良心負責,對自己公民人格的負責也是對這個國家和民族的未來負責。

  為此,我們認為,無論作為集體和舊制度承載者的政府,是否有政治改革、扭轉當前局面的誠意,每個中國公民都不可推卸屬於自己的一份良心責任,每個公民都可以努力做好自己,儘可能做好自己,做自己力所能及之事,日行一寸地遠離各種違反良心的潛規則、惡規則,與導致當前中國社會全面腐敗的這些身邊邪惡保持距離,甚至直接反對。

  為此,我們鄭重倡議,如果我們真的有誠意過符合良心的生活,真的有誠意推進中國的政治改革,那麼每個中國公民都應當盡自己最大的可能,日漸履行以下基本的公民義務:

  作為政治家的公民,我按良心、良法和歷史責任、民族責任推進中國的良治改革,不做腐朽制度的衛士,不做毀滅全民族的歷史罪人;

  作為公務員的公民,我按良心和良法辦事,不受賄,不徇私,不枉法;

  作為商人的公民,我按良心經商,不行賄,不製造假劣產品與服務;

  作為記者的公民,我按良心報導真實新聞,不寫虛假報導,不趨炎附勢,不接受紅包;

  作為教師的公民,我按良心對學生盡責盡職,不說謊,不以教謀私;

  作為醫生的公民,我按良心與人道給病人治病,對病人一視同仁,不接受紅包;

  作為律師的公民,我按良心和法律為當事人服務,不拉關係,不賄賂法官,不欺騙當事人;

  作為法官的公民,我奉良心和良法以及自然正義盡職司法,不枉法,不做違背良心的判決;

  作為檢察官的公民,我奉行良心與正義,對犯罪行為不枉不縱;

  ……

  踐行上述公民義務,在其最初的時候也許會有制度性和外部性導致的難度。但我們堅信,只要堅持日有努力、日有自省、日有推進的漸進行動模式,堅持公民之間的理性交往準則,互相砥礪,交流經驗教訓,共同推進每個公民自己和他人成為合格公民的努力,終有一天,即使不是每個中國公民,至少會是絕大多數中國公民,養成基本的公民習慣。

  我們相信,如果堅持上述公民精神的基本理念和行動準則,每個公民不但因此而將收穫自己的幸福,同時也會將這個國家建設成為自由、民主、人道、和平、繁榮與幸福的樂土。

  (本文本曾參考許志永先生的意見,在此致謝!祝他早日歸來!)

  註:紅筆是原文如此,照錄。

//

  壹報轉載就是表示全文贊同,我可不說什麼「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作者說出我的心裡話,是一個比我優秀百倍的公民教員。我不僅贊成,還宣誓遵守之。

  我們的社會不能這麼爛下去了!變成一個人人不負責的社會,男人不對女人負責,女人不對男人負責,董事會不對公司負責,股市不對股民負責,公司不對股東負責,政府不對公民負責,公民不對社會負責,其實八九之後,這個社會就是正氣陸沉的,我們確是需要一個公民道德甦醒的運動了。

  不要把所有的責任歸到制度與政府身上,而喪失發現自己力量的動力。「什麼都沒用,什麼都不要做,沒有什麼真實,自由都是相對的。」——比恐懼更可怕的是麻木。

  一位馬來西亞獨立銳評家黃進發說得好:「如果你不能成為藥方的一部分,至少不要成為疾病的一部分。」

  我與志永交流並不多,有一次在飯桌上,我還對他的非暴力和平主義有微辭,我說好是好,但是與中國現實不符,人家甘地面對是文明的英政府,咱們?志永一次次被打,被黑社會,流氓,公務員,警察,官員,攔訪者打,打得頭破血流,絕不還手。我曾覺得書生意氣,現在我明白了,絕對的非暴力是我們的路,我們建設的是美好政治,那麼基石不可能是謊言與暴力。

  公民們,醒來!因為無法再睡去。

(壹報預告,為支持許志永,壹報將推出大型專題<<尋找歷史上的公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