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轉載: 我的名字叫uyghur (維吾爾)

廣告

廣告

轉載: Fuck 从---- 来听听我的声音,我的名字叫uyghur (維吾爾)

按: 此為一篇轉載自內地網頁人人網(原名: 校內網)的文章
原文地址:http://blog.renren.com/GetEntry.do?id=415719687&owner=230453543&ref=minifeed
------------------------------------
我得承认从你们嘴中听到那些恶毒的字眼真的让我难以承受,和我一起成长在新疆的汉族朋友们。

我怀念起那时候当你们听到内地人说维族人都是小偷的时候为我们辩护的样子,我能从你们的日志中看到你们愤怒的样子。怀念起当初广东的惨剧发生之后你的怒不可遏的样子因为我知道挨打的不只是我的兄弟还有你们的姐妹。我作为维吾尔圈子中的一员也曾经和许许多多的维吾尔大学生那样告诉自己的大学同学,新疆的汉族小孩时尚又好看,还特别仗义,我也曾经因为受不了身边人的虚伪而怀念我高中和我一起打篮球的那帮哥们,那帮兄弟中只有一个是维吾尔人。

然而悲剧毫无征兆又不可避免的发生了,5号那天听着喊杀声听着枪炮声我欲哭无泪,我知道可能在我束手无策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有可能有一个汉族人因为可耻的兽性而惨遭杀害。7号那天我看着一群汉族高中生拿着棍、刀从我家门口走过时我还一度对妈妈说汉人要是不暴动我才鄙视汉族呢。我知道悲剧之后国人对我们的态度只会从不了解到仇恨,但是我当时还明白和我一样在新疆这片土地长大的留着不同血液的汉族兄弟会了解我们的苦楚,会明白我们的善良不会被少数人撼动。

但是乌鲁木齐的今天依然不平静,依然有不愿意安分下来的暴徒用各种匪夷所思的方式针对无辜的汉族人进行所谓的报复。我的校内热闹起来,我发现感情的磨灭只需要一个晚上,只一个晚上之后我就从无数好友的状态或分享中看到针对维族人的种种辱骂。

我们不恨你们,真的,你可以回忆你上个暑假是怎么到维族饭馆吃拌面又要加面的,你可以想象你当时是怎样向同学骄傲的介绍DSP是新疆团队的,你甚至可以现在就去南疆看看当地人是如何看待汉族的。然而悲剧的发生招致了汉族对维族的仇恨,谁该为兄弟的决裂负责,谁该为无论维族还是汉族的冤魂负责?如果你和我一样有这样的热情找回曾经混血而美丽的乌鲁木齐,那我们就应该抛弃什么仇恨来找找解决问题的办法,如果你认为咒骂你曾经的兄弟或者同胞正是你想要的,那么请你关掉这个页面然后在乌鲁木齐的血河中吐上浓重的一口痰!

首先声明,我对暴徒致以最强烈的谴责,在这里就不罗列脏话了。

有一些同学说,维吾尔族受尽了民族优惠政策,是被惯坏了,杀了人不偿命,于是这次打算拿刀杀人玩玩就发生了7.5事件。其实我们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政策之下我们自己最清楚。一个正常的人类,作为所谓的一等公民,会冒着被镇压或者逮捕的风险上街砍人么?历史上的哪一次战争或者暴动不是因为弱势群体的积怨沉积太多而爆发的?有些人说,这些暴徒真没事干放着好日子不过闹什么事。 那么请抱着这种观点的人用同样的问题问问自己,如果一个人真的有好日子,那么他会做出这种富有风险又伤天害理的事情么?更何况他们还是穆斯林!

如果你不是一个善于观察的人,那么我告诉你这些:新疆维吾尔语的教学基本绝迹,众多维吾尔语教师包括幼教已经被迫用汉语授课,授不了怎么办?只好离职。我的亲戚中就有好几个例子。我的妈妈也因为这个提早十年办了退休,她单位的一个曾经的优秀教师也因为后来沦落为“白痴老师”(因为汉语水平不好)而患抑郁症病退。自治政策几乎没有得到落实,所有实权岗位几乎都是汉人在把守,加之大量的移民(解放前新疆只有6%的汉人,现在是近半,不包括兵团及其家属),使得维吾尔人在自己的土地上沦落为少数民族,维吾尔语也被边缘化。没有实权为自己撑腰,维吾尔人的就业率也极其低下,相信这个我不用举数字新疆的各位也能明白。让很多人嫉妒的要死的高考民族加分政策其实也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好,1,我们不能享受母语授课,这对绝大多数汉语水平不高的维吾尔学生来说意味着大学中虽然能被政府扶持毕业但是到了社会上还是找不到工作。2,许多维吾尔人在内地上课更加被边缘化。总而言之,维吾尔人虽然享受加分,但是这并不能为我们带来实际的好处。民族风俗和宗教习惯被遏制。维吾尔人的假期并不是法定假日,汉人还是照常生活,也就是说维族人的节日维族人爱过不过反正生产活动继续你自己看着办吧。维吾尔青少年被禁止信教和参加宗教活动,维吾尔人被禁止去麦加朝圣(就是正常的出个国都不行,宪法何在),干部职工不允许封斋因为每当斋月就会有领导拿着吃的慰问你让你当面吃东西不吃有你好看的。

以上只是冰山一角,我不想罗列我们的苦楚,只是我希望你们知道我们生活在一个你们难以想象的环境中,我们是不折不扣的二等公民,我们的父母在工作中不能有丝毫关于民族的怨言(就算是无关民族的,只要有意见就不行)不然就要被扣上“民族情结”,有些内地的大学生要经常被慰问汇报思想。虽然我们的宪法从来没有被实践过,但是对于少数民族,当我们的文化被扼杀,我们的信仰被禁止,我们的语言被排除于主流,你们还怎么能说我们是一等公民?就因为所谓的两少一宽?先不说这个政策是不是真的,但是就因为这个我们就是一等公民?正是这些不公平成了流血事件的培养皿!

你们知道我们是一个如何历史悠久的民族么?你们知道我们创造过如何灿烂的文化么?知道我们的历史对中亚起过如何的影响么?你们知道维吾尔文化和汉文化如何在丝绸之路上碰撞出火花的么?你们不知道,你们被刻意的从这些信息中隔绝开来了,我们在书本中看到的只有:维吾尔人,戴花帽,吃烤肉,热情好客,能歌善舞。

这些别人可以不知道,新疆的兄弟们,你们应该知道啊!

看看韶关事件,这就是新疆的一个灭绝人性的政策的直接结果:政府强迫南疆的贫困家庭的子女去内地务工。这些宗教信仰虔诚又不懂一句汉话的人就这样被迫拉到全国各地去务工,同时,新疆又在从内地招收大量汉族农民工,甚至内地的新疆餐厅的服务员都是操着南方口音的汉人!这些对汉人陌生的人面对对自己不友好的内地人,zf又不好好照顾这些弱势群体,导致韶关事件这样的大冤案的发生!

那群可耻的暴徒喊着把维族人从地球上赶出去的口号政府却只是封锁消息,一个维吾尔人去年奥运前在南疆因为幼小孩子受武警侮辱而开车撞死一群武警就被扣上恐怖分子分裂分子的帽子。杨佳杀了6个警察却又被汉人尊称为杨大侠,知道么,这就是对我们的区别对待。

7.5那天之前,我就在网上看到了维吾尔学生们要和平游行,如此“绿坝”的政府会不知道这些事情么?何况它还恬不知耻的说掌握了某人煽动的证据,早知道了你还不控制?后来事件演变为暴力事件,我甚至都怀疑是谁使得这样一起和平示威变成暴力事件的。zf一开始明知道有游行却没有加以制止,纵容局势变坏,等一切失去人性的东西暴露出来之后有了名正言顺的开枪理由才开始镇压,致使一切悲剧发生了证据确凿了再挨个处理这些暴徒。197个冤魂的死到底是谁的责任?!

从去年开始,国内矛盾越来越突出,几千万的农民工失业,大学生就业率创造历史新高,各地群体性事件频频发生(你不知道不代表不存在),这对zf的地位是非常危险的。那么政府的对策是什么呢?转移国内矛盾。为了安然度过奥运,喉舌媒体大肆报道西方对西藏问题的态度,把法国和达赖推倒国内舆论的风口浪尖,煽动起中国人的民族主义情绪,矛盾被成功的从国内转移到了国外,于是奥运在中国人本身的政治化中安然度过了。但是国内的矛盾依然存在,60大庆即将到来,法国和达赖已经过时,要再塑造谁做敌人呢?于是有关方面纵容了乌鲁木齐的惨剧的发生,热比娅和澳大利亚成了新的全民公敌,维吾尔人成了众矢之的,这一招很有用,至少连我们和我们穿一条裤子长大的汉族兄弟们都开始对我们反目了,而忘记算那些真正导致我们的亲友之死的zf的帐,国人很可能又要在被刻意点燃的仇恨中忽略自己的疾苦而安然度过这个10.1。

我对现在的种种确实不坏好感,但是我知道没有那两个民族应该互相仇恨,只有利益和权力才会引发仇恨。我们只是百姓,只想过好日子,指向过7.5之前的那样的日子,不用再在这里看到各种各样令人心碎的消息而憔悴。

我希望昔日的兄弟姐妹们,请整理一下你们被仇恨占领的思维,你们的亲人被打被杀,我们真的感同身受,还有什么比把剑指向兄弟更令人痛心的呢?我们只是被當作政治棋子而已,它才不会管有谁在挨打在受伤,它只知道它要稳固自己的地位为此不惜付出一切代价。我们还是维吾尔人,依然是那个7.5之前的维吾尔族,我们依然是从前那个会闹小矛盾但是又团结如磐石的兄弟,不要被无端的愚蠢的仇恨搅和的认错了敌人,我们,维吾尔 ,和你们一样,痛恨暴徒的一切,更痛恨草菅人命的政府!

注: 转发时对一些错别字做了改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