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我愛國,因我自私: 愛國定義.十一意義

廣告
我愛國,因我自私: 愛國定義.十一意義

廣告

「愛國者」vs.「漢奸」:誰是誰?

對,就連「漢奸賓妹」陳巧文也是愛(中)國的。

「愛國」一詞,對我這個八十年代後期出生的香港人來說,自小的概念就是親共人士不知何時成將之專利化的一個標籤(1) ,然而對某些人來說,它也許衹是一個「狗」的代名詞。

賣國賣港者,即甘為名利作出對自己家國前途亳無裨益及甚至有害言行的人,竟不斷把自己有多麽愛國的言詞掛在口邊,反過來,要為中港人民權益發聲的泛民一眾卻不時被罵作「漢奸」、「賣國賊」。因此,小時候聽到「愛國」這名標籤也就不禁毛管直豎,就甚至如今,這後遺症也不時發作。

可是,對「愛國」這標籤甚為反感的我,實質上從小也是蠻愛國的。對內地、香港的民主進程,從來也特別關心,亦特別感到焦慮,其程度遠高於他國。相關的新聞及其他報導,亦當然是最先最常留意的。讀到發生於外地的侵犯人權事件 (human rights violations),自然會覺得氣憤難名,但似乎同胞的苦難總是帶來更貼身 的心痛。

「愛國」偉大嗎?

說著說著,竟發現愛國心看似近乎一種私心。以奧運或任何國際體育競賽為例,對,要說門面話,我們大多會表示:我們當然希望最有實力的運動員勝出。可是,我們心底裡都渴望自己的同胞就是那位最有實力的運動員。

1996 年,李麗姍摘取香港首面奧運金牌,我們興奮得手舞足蹈;翌屆奧運,同樣有一「最有實力的運動員」奪得相同項目的金牌,我們卻不單沒有替她感到高興,甚至還 (極)可能感到十分失望,這正因為那位「最有實力的運動員」並不是我們的李麗姍,也不是香港人(我甚有信心去猜想大家也記不起/不知道那人究竟是誰)。

那情節就正如我們對家人的一種接近自私的情感:每次學校舉辦運動會,眾多健 兒中,只有你兒女/兄弟姊妹的勝出會令你高興,也令你感到光采。其他金牌得主的勝利,對你來說意義等於零。

假如你自小跟他失散的父親於一國際性的田徑賽勝出,就算天生沒甚麼運動細胞的你對於他的成就引以為榮是很自然的事,但同時也是有點黐孖筋的。事實上,你完全沒有對他的運動生涯作出過任何貢獻,甚至跟他素未謀面,他有多棒,都與你無關,你究竟在光榮些什麼呢?

同樣,因應自己國家取得的成就而感到高興及光榮,或願意為(自己而不是別人的)國捐軀那情懷,也接近是一種私心、一種(非常貼近)自私的情感,儘管也是可諒解及最自然不過的一種,但看來並非是普遍被解說為什麼偉大無私、值得大大嘉賞的情感(2)。

愛國者應慶祝「十一國慶」嗎?

談過愛國的意義,接下來談談十一國慶吧!

所謂國慶(national day),就是慶祝the birth of a nation (一個國家的誕生),而中國這個nation早在「中華人民共產和國」立國前早就以一個實體的形式存在了。但當然,這個由共產黨完全獨裁操控的中國確是正式誕生於1949年10月1日。所以「十一國慶」,其實就是慶祝共產黨開始搾fit。那麽,一個真正愛國的中國人,應否參與慶祝「十一國慶」呢?究竟共產黨60年來的統治,有否值得慶祝之處呢?

首先,要慶祝人口膨脹問題得到解決:大躍進餓死數千萬蟻民、文化大革命批死鬥死數以十萬百萬!繼而慶祝及後趕緊生葬那些已累積數千年的無謂文化、傳統,破舊立新!

此外,慶祝成功漏夜派出坦克、軍警偷襲手無寸鐵、不自量力的動亂份子,大殺無知學生及自以為正義的學者、工人、平民;慶祝平亂以換來一小撮(特權階級的)人先富起來。不過,這行動可以使得一眾貪官的政權穩妥,雖然值得慶祝,但其實這1989年某一天的小把戲跟本難比「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60年來,無數麻煩的蟻民、「反動分子」被監禁、迫害、虐打、殺害(或「被消失」)那麼叫人暢快!

最後,當然不應忘記慶祝耗資數百億的「神舟X號」計劃:它為共產黨在國外爭回不少面子、在國內奪回不少飯吃不飽、書沒錢讀的平民百姓的心!正如為了搞個人類史上最奢華的 8888奧運,就算要關起大量總是滿口(不論跟奧運有關與否的)抱怨的國賊(在這光輝時刻,誰有不滿誰就是國賊!)、要摧毀大量百姓的家園、甚至要暗中派出未足歲數的運動員參賽、找小孩咪嘴、作假代唱…..一切衹要能夠保住黨的面子,一切也就no problem,也就值得慶祝!

河蟹萬歲!共你家產黨萬歲!中華人民共你家產和諧國萬歲!

http://chanhauman.blogspot.com/

註(FOOTNOTES):

(1) An interesting side remark: 無法輸入「標籤」二字,所以在Yahoo字典查「label」來copy & paste,結果第二個釋義是「商標」(「標籤」是第一個)。在這談及『「愛國」/親中』的context下也湊巧地很貼切、很fitting!
(2) Insofar as 嘉賞自己國民的愛國情感(或嘉賞別國國民而鼓勵自己國民以那些愛國者為榜樣)可以作為培養及促進的手段/方法,以一個國家的利益角度來看,大大嘉賞是「值得」的,但那「值得」並不是morally speaking (道德上)的一種「值得」。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