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鄭保瑞

(原文:http://www.alivenotdead.com/terryzenki/--profile-762169.html)

經常有朋友問:『Terry ,有什麼香港導演是可以留意一下的?』我經常都被朋友問一些如此的問題,但又不想再拋出一些類似王家衛、徐克、吳宇森、杜琪峰之一類的名字,我不想進一步肯定,基本上香港電影界,自八十年代後就沒有真正”上位”的導演出來過。

王家衛、徐克、吳宇森、關錦鵬,全部都是八十年代已經在香港影壇享負盛名;近十年紅得發紫的杜琪峰,八十年代已經是第一流的電視導演,亦拍過賣座片(還記得《八星報喜》或《阿郎的故事》嗎?)。可見現今的香港影壇,仍然活在八十年代孕育的陰影下 – 製作人如是,更甭論明星了。

當入行超過二十年的葉偉信早幾年仍被人當成新導演時(其實葉95年已經當起導演),我們的確難以懷疑上世紀九十年代,是否無人入過電影行。事實上又是否如此呢?並不。麥兆輝、莊文強、林超賢,以至今日要講這位導演朋友,都是九十年代才加入香港電影圈工作,而這位朋友,既是被認為最大器晚成,而(作品上)又充滿著談論點的 –

這位仁兄,叫鄭保瑞。

鄭保瑞的出身稱得上「傳奇」 - 澳門出生,年青時打過不少低下階層的工 – 換句說話是「貧寒的出身打造了打不死的強狠性格」。九十年代初加入電影圈,當過很多大導演的副導,包括林嶺東、杜琪峰、葉偉信等。99年拍攝了第一部導演作品《第100日》,這部數碼電影的成本據說是八萬港幣,和一部學生作品差不多。

鄭保瑞第一部被人所認識的電影作品是2001年《恐怖熱線之大頭怪嬰》,這部電影改編自電台節目中提及的都市傳聞,在同年的『意大利烏甸尼斯電影節』拿了最佳剪接獎;翌年的《熱血青年》,則被坊間很多港產影迷譽為是「2000年後最恐怖的香港鬼片」,令鄭導開始為人認識。

鄭保瑞可以稱得上是香港的「Cult」電影人,一來是他的電影十居其九都是類型片,動作、驚慄、恐怖…總之真善美題材佢一定無份;另外是他的電影往往票房差劣,但在事後被影迷吹捧。他的《愛‧作戰》《狗咬狗》等作品,通常都在票房觸礁後,被事後認定為影迷經典,非常符合一部Cult片的資格。

而且電影人、評論家一談論起鄭保瑞,往往喜歡從他偏峰的創作口味,與折磨演員的功夫上著手討論。事實上鄭氏的導演風,由在拍攝場地上的表現(聞說鄭導在拍攝時經常表現焦躁,這樣應該是師承林嶺東之故),以至拍攝出來的畫風與叙事風格,都顯得粗糙而暴烈。在鄭氏的作品中,『凡事太盡』是平常事,人物該不該死往往不需討論,人為生存可以不擇手段;為了個人慾望,可以把一切盡摧毀。他的電影往往出現「至死方休」的情節(《愛‧作戰》《怪物》《狗咬狗》),非常符合美國電影學者David Bordwell對香港電影的評語: 「盡皆過火,盡皆痴狂」。

而他折磨演員的功夫,最著名當然是拍攝《怪物》時把兩名主演 – 舒淇、林嘉欣弄至幾乎精神崩潰,。另外李燦森拍《狗咬狗》時,也要被迫待在真正的垃圾山中,還試過被蟑螂飛進口中(!)。余文樂拍《軍雞》時,要與真正的K-1搏擊高手魔娑斗(Masato)在擂台上對打,被導演命令「真打」的余,幾乎在擂台上死於筋疲力盡。

最新作品《意外》,主演者古天樂也被鄭導弄得很慘 – 包括了大熱天時穿上冬裝拍攝,而且劇份往往是在街上漫無目的步行,更甚是整個工作團隊亦無人知鄭導在拍什麼,拍攝期更超過了一年之久 – 不過相比之下,古天樂所受的苦,算少了。

我幾乎把鄭保瑞描寫成一名恐怖份子,但偏偏在一些訪問,以至一些與鄭導工作過的電影界朋友口中, 鄭保瑞又會出現一個不同的面貌。這令我更覺得他內心的「爆裂」 - 由內至外的不穩定,可能就是賦予了鄭本人以至其作品的魅力所在。我認為鄭導的作品還有很多瑕疵,但他無疑又是一個香港影壇中不從俗又敢去得盡的一個異流。他的作品,還是值得我去留意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