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Visualizing History (社會運動電影節: 全球時限)

Visualizing History (社會運動電影節: 全球時限)
廣告

廣告

Visualizing History

本土成長的荷里活導演吳宇森,回歸中國,拍成了《赤壁》,裡面有很多令人失笑的場面,當然你亦可以選擇大笑:魏軍被困孔明所設的聯軍八卦陣內,成甕中之鱉,關雲長竟然要親自殺敵;又趙子龍身陷險境,周瑜竟可飛身擋箭;趙薇喬裝魏兵,深入敵營,與魏軍起居生活,怎可不被發現?又怎麽能夠有空間繪製長捲軸地形圖而不被揭發;趙薇逃離魏營,引起騷亂,魏軍怎可不上報曹操?小喬身嬌肉貴,怎麽能夠與婢女執杖渡江,與曹操會面?隨便找一個《赤壁》的視訊檔案看看,這樣的不合情理的場面罄竹難書。從這些,我們不難發現吳宇森把《三國誌》或《三國演義》胡亂簒改的決心。

歷史是用文字冩成的,在石上,在竹上,在布上或在紙上。
小說是用文字冩成的,在紙上。
所謂「正史」是某些有權力的人用文字冩成的。
文字是一個綫性(linear)維度。

自1895年電影誕生以降,人們開始嘗試將綫性的文字,如小說、歷史等,用影像轉化成四維的空間,改編為電影作品。在visualizing text、visualizing history的過程中,時間、距離、空間、人物、性格,處境等等的合理性顯得異常重要。這個用影像製造出的世界,如果與我們日常接觸的邏輯相悖,就是違反常理;如果與電影自己建構的邏輯相悖,這就是反駁。

這個要義叫做真實。
文字的真實。
歷史的真實。
塔可夫斯基的真實。
奇斯洛夫斯的真實。
高達的真實。
布烈遜的真實。
費里尼的真實,等等。

能夠visualize歷史,前設是要有對歷史有認真的研究。如果沒有日本歷史學家對戰國時代古戰場巨細無遺的研究,黑澤明不可能拍出《影武者》或《蜘蛛巢城》等的電影。到大阪的天守閣看一看,便可知道人家對自己的歷史如何珍而重之。影像與文字構成了有趣的辯證關係,綫性一經轉化為四維空間,文字的謊言自然會跑出來。這關乎到我能不能問,和你會不會願答,及有沒有記錄下來。今天的真實,就是明天的歷史。要找回歷史,就要尋回昨天的真實。

看Peter Watkins的《巴黎公社,1871》或 Geoff Bowie的《The Universal Clock: The Resistance Of Peter Watkins》,就是看Watkins怎樣把這段被邊緣化的歷史visualize出來。他在拍攝的現場,會問隨隊的歷史顧問:「他們激昂的時候會唱什麼歌?」

電影導演要有visualize text的能耐,而觀眾亦要有visualize history的能力,才能洞悉影像背後的謊言。在Watkins形容為monoform的傳媒力量影響之下,大眾這種辨知真偽的能力,日益微薄。

不打算為Visualizing History改一個中文譯名,因為我們的民族,還沒有這樣的一個概念。

文 四維出世

(((((((((((((
全球時限
The Universal Clock: The Resistance of Peter Watkins

導演:Geoff Bowie
製作:A National Film Board of Canada
片長:77分鐘

去年社運電影節有套殺死人的六小時影片〔巴黎公社,1871〕,你可以視這片為該片的 making of (製作特輯),但本片也有本片的意義。Peter Watkins通過呼召集體學習及重新演繹一段被遺忘的草民抗爭歷史(巴黎公社)來追縱現代抗爭的意義,以及讓現代人民參與創造歷的意義,而本片則追縱這個過程,並訪問好多個角色,讓他們以自己的日常生活影像與〔巴黎公社,1871〕中的角度互相映照,並再對照全球媒體如何操作「真實」與「歷史」,最後對比出一幅複雜的「真實」圖像,讓你不能不想想:如果每天看到的影像都比「真實」更「真實」時,你又如何?

放映時間及地點:
- 2009/11/15 (星期日) 晚上19:30
地點: 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 (自治八樓)
地址:香港九龍太子彌敦道739號金輪大廈天台 (始創中心對面 行人隧道旁)

第七屆香港社運動電影節
2009 10-11 影像.感動.思索.行動 就在你與我身邊
費用全免 極需捐獻
contact: 8101 2056
email:[email protected]

主辦單位
自治八樓(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
地址: 旺角彌敦道739號金輪大廈八字A座
電話: 23977231
電郵: [email protected]
網頁:http://www.smrc8a.org

影行者 v-artivist
電郵: [email protected]
網頁: http://vartivist.wordpress.com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