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興建高鐵反令香港被「邊緣化」!

廣告

廣告

我們香港人一直側重在經济民生的微中觀層面議論高鐵,卻忽略了更影響深遠的宏觀戰略性層面,及從中方單位角度考量此問題。
須知道,香港與深圳及廣州,存在兩大差異:
1. 制度差異
2. 結構性成本差異
制度上,大家都知,大陸的政策,尤其是地方政策,往往是單憑主官意志,說了算。所以若建成了廣深九高鐵線,到時國內官商特權份子就可話改就改地以種種行政及財政手段將人流朝對廣深有利的方向傾斜。眾多手段之一就是在出入境檢查上製造差異化,從而造成‘北上易南下難’的既成事實。且由於廣深航空交通有大量剩餘產能,這樣就可將從空運抵/經港旅客改為使用深廣機場。由是其相關及週邊行業如酒店、運輸、旅遊及零售業等,亦有明顯負面影響。於是這又牽涉到中港的成本差異問題。
眾所週知,中港間的種種成本差距皆是顯著的,亦非十年八年內所可扭轉之。兼且,廣深站的所在地皆新開發區,而大家都熟知大陸的地區開發速度可以有多快。所以彼等,但舉一例,大可再建一條鐵路又或公路快線連接車站與機場,兼以明顯的價格優勢以至乎各式補貼(且好可能是用公家資源),吸引乘客改用當地機場及有關服務。這方面香港是難以招架的!由此可見,香港航空業、酒店業等機構股東和領導層實須設法阻止高鐵撥款被通過。(大家大可留意日後國泰的股價。)
若從大勢上觀之,廣深之勢在急升中,反觀香港卻因畸型政制及官商勾結等而應改不改、該變不變,由是此消彼長。所以高鐵的築建就如將一條水喉駁入香港這水桶的底層,而另一端則駁進廣深水桶的上層,由於水壓(猶成本)及水平(猶制度)的差異,水流(人流)總體上會向深廣方向傾流。
須記住,廣東高官在中南海的影響力遠比香港的那班高官為大!正是朝裏有人好做官,兼且廣東一向有大量稅款奉獻中央但香港沒有,且隨着香港在中央心目中地位逐漸(相對地)下降,中央政策漸次向廣東傾斜,實已可預見矣!
廣東人有句俗語:養狼狗,咬心口。高鐵就是那條狼狗。
或曰,以上所述雖合情合理,但只是可能而未成事實。但請不要忘記,凡有着數的事,就遲早卻一定會有人做。你們香港人又阻得了嗎?!況且,即使仍只是一些可能,已構成日後彼此談判(美其名曰協商)上的重大談判籌碼了。到時香港人唯有暗嘆「呢鑊捉虫啦又」而已,因香港人總不成炸掉那條花費了七百億的鐵路(虫)吧。
更宏觀言之,高鐵的築建及其後續影響,將令香港更被動及更受國內政策安排所牽引、限制以至乎支配,這方是香港人真正要預防的「邊緣化」!大家請勿忘記,中央也絕對有理由和動機要加強對香港的控制,其法不外有二,一就是誘之以利,但此法要花成本。另一法就是削弱你的自立自治能力,於是你唯有更依賴他,這一招則可不費彈藥,以計取勝。
此謂之大謀略,香港人須好好學習之。否則,就有如大陸那句俗語話齋:「他把你賣了,你還忙着替他數錢耶!」
敬請雅正。
歡迎轉載。

(註:大家有興趣的話,可一讀史記留侯世家第二十五,記載楚漢相爭時,劉邦欲從紅鬍軍師酈食其的復立六國提議,但被張良勸止一段。以供參詳、借鑒。 又,如劉邦當年竟從酈食其之議,那么我們今天也好可能不再是漢人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