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

香港,不會減數的城市

廣告
香港,不會減數的城市

廣告

剛搬家,室友念設計。他告訴我,他的思考方式是計減數,把多餘的部份減掉,去蕪存菁,就是好設計。於是,我們約百多呎的客廳幾乎什麼都沒有,幾張桌椅靠邊,長長的L型開於式廚房吧台,只放了一卷廁紙。我想運用同樣概念,思考香港。

在獨立媒體看到波濤洶湧的「反高鐵」運動,立場上我當然支持,不過我有反建議:乾脆把六百多億分給香港市民。每人分一萬元,多好。若果不喜歡平分的方式,那就按照課稅收入來分,收入越低的分越多,正好拉近一點貧富懸殊。不然五區總辭變相公投,由投普選改為投「要建高鐵,抑或要分錢?」許多人口若懸河唱好高鐵,改善長遠香港經濟發展如何那個;但分錢則即時改善香港人經濟狀況。我大膽推斷,九成九本來支持建高鐵的市民,即時轉軚轉到飄移。

香港人不是一向以「精」出名的嗎?怎麼到現在還汲取不到「大型建設帶動經濟發展」這金光跌錢黨式騙術的教訓?建廸士尼,帶動本港經濟,好!增加就業機會,好好!吸引內地遊客,好好好!香港有希望了。結果呢?好--大單騙案,錢我們出(二百五十五億),股份人家分。成了寃大頭,每年以億元計虧損不特止(單是08年就蝕了十五億!),迪士尼這邊廂信誓旦旦從一而終,錢一到手就露出奸相,劈腿到上海。英明的香港政府和尊貴的議員們,還要通過繼續注資,如填無底潭(迪士尼估計2044/45年收支平衡,死未?)。

還有建好的數碼港和未建好的西九,與及遍地開花的市區重建,警訊編導好應該做個特輯,警惕大家小心金光跌錢黨橫行。

然後來個小高潮,六百多億建高鐵。下一輪,精明的香港政府要填維多利亞港,用六萬多億建太空基地,振興本土經濟,促進(太空)旅遊業,各位也休驚訝。且慢,中環碼頭至灣仔的海皮,自盤古初開女媧煉石補青天,掘地掘到現在直到永遠,每次經過都眼寃、煩厭又憤怒。本來我陰謀論,政府是否偷偷進行新計畫不告訴我們,興建港紐倫海底隧道,連接三大金融區,以保持香港亞太區金融樞紐優勢之類的天才想法。難道,我猜錯?其實是太空基地?

計減數

香港學童久不久就得獎的奧林匹克數學比賽,衍生出畸型的奧數補習班。但學歸學,長大了怎麼連基本的減數概念也不會應用?借用室友的設計概念,香港不停地興建這興建那,是一個只會加數的城市,很是落後國家的精神面貌,以為多一條鐵路,多一個文化區,多一個科技園,多一個主題樂園,多一堆超高大樓屏風樓,多一些玻璃幕牆,就代表進步,代表向前行。

全錯,錯得徹底。

香港就是被塞太滿了,是時候排毒,灌腸。不趁早調理的話,遲早上吐下瀉,痛苦加倍。反高鐵運動可以是一個契機。《On Desire》一書裡提及,人們為欲望所苦,然而欲望所意味著的,就是弔詭地永遠不能被滿足。在滿足了的一剎那,欲望立即已經不再是欲望了,下一個欲望伺機補上。一次又一次的大型基建,還不是一個又一個集體欲望,以為達成了就有好日子過。

同學們,讓我們來複習減數。減數練習題一:減工時。

建高鐵,因為要快;要快,因為沒時間;沒時間,因為我們工時長。線性邏輯。分析有時可以很簡單,只要你看得通。從統計處今年出版的《從綜合住戶統計調查搜集所得的社會資料:專題報告書--第五十號報告書,僱員工作時數模式》的資料所得,平均每周工時是45小時。這看似不太惡劣,雖然跟法國和德國的35小時左右差多了。但再讀下去,越看越驚心。五天工作的只有三成,近一成每天工作超過十小時,近三成超時工作,超時逾六小時的過半,七成人沒有得到任何補償。接近70萬人每星期工時超過60小時。60小時!70萬人!難怪世銀報告指出,國際大都會香港,是亞太地區對勞工保障最少的地區(參考2005年立法會文件。)

這個報告是政府做的,推斷傾向資方傾向保守,由勞工團體做調查的話,結果定必加倍嚇人。

練習題二:減人口。長遠地反高鐵以至反瘋狂發展,有力辦法是「倒過來的人海戰術」--不生不養。起樓無人買、起高鐵無人坐、起商場無人行。到時,既存設施夠用有餘,就不用再搞大型建設。下次坐地鐵有空位,飲茶不用等,要好好多謝身邊的同志朋友,(有意無意)為保育香港作出貢獻。

與其那麼被動,政府拆到哪裡,就被牽著走「保」到哪裡,保天星皇后,保菜園村,及快要開始的保新界東北,十個茶壺九個蓋保到氣咳。還是多闢一條「不生不養」戰線,積極主動出擊。無利可圖,就不會發,不發就展不起來嚕,de-development也。

空白之後

也是室友教我的:中國國畫注重留白,留空間予想像和意會。計完減數,留下的空白,還需以想像力來填滿,否則空白只是空白,或虛空,或蒼白。我最近有心寒的經驗。同事們工時 超長至少六十小時,我做人種誌(ethnography),問他她會否願意減人工換取較短工時,竟然有同事答,放假時很無聊。我續問,沒有想做的事情嗎?同事們答,有,不過是看電視劇、唱K、賭馬賭波、打電動、逛街逛商場,下班做就可以了。至於答願意減人工減工時的同事,我續問,那減短工時、多了閒暇會做什麼?同事答,看電視劇、唱K、賭馬賭波、打電動、逛街逛商場。

這樣的生活內容,留白變白留。我癱坐在鄰居送的二手䕨沙發上,望著大片空白的客廳,

一時間我也搞不清楚,超長工時和瘋狂發展,是因還是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