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80後的抗爭形式 - 李怡(蘋果日報)

廣告

廣告

政黨,尤其革命起家的政黨,最重視的一是組織,二是宣傳,三是武力。組織要有紀律、有領袖、有嚴審的分層領導。即使非革命起家的和平時期政黨,也重組織紀律和宣傳。

有組織對無組織,往往能以少數勝分散的多數。中共對法輪功突然許多人聚集在中南海外面,即引起警惕,施以強力壓制;《零八憲章》短期有上萬人簽名,也挑動了中共的神經,即將劉曉波逮捕,要在組織抗爭剛剛成形時立予扼殺,以保持中共以有組織的優勢,來對付雖人數眾多卻無組織地分散抗爭的劣勢。

80 後以網絡為結集形式的抗爭活動,打破了過去一百年的政黨組織形式。 80後是沒有組織的,沒有領袖,沒有分層領導,更沒有組織紀律要遵守。他們都是分散的個人,以獨立的無管束的個體而存在。然而,正因為以個體為主,他們就都以尊重個人為重要的價值觀,對以國家主義、集體主義扼殺個人自由特別反感。反高鐵護菜園,一個訊息能使他們迅即聚集;元旦遊行、撐總辭公投,能使他們聚集;劉曉波事件,也能使他們聚集。他們人數眾多,行動起來動作齊一,卻未必有事先說定的紀律。

中共在香港搞統戰,使大多數媒體被「統」,其成效是顯著的。但 80後基本上不看公開的大眾傳播媒介。他們連電視都不看,而只看網頁。從網頁中取得的資訊,使他們無所不知,也使香港媒體的自我審查對他們這一代人毫無意義。

中共想要了解什麼政黨或團體在背後操控 80後,這是徒勞,因為沒有這樣的政黨,連社民連都不是;想要通過媒體去影響他們,也是徒勞。他們都是不受影響不受支配的個體,而一旦「吹雞成團」,就是力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