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葉寶琳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幹事 網誌

社運

建築地盤職工總會陳八根:為了就業和民生,建築工人參加抗爭

廣告

廣告

按:不少朋友跟我說上次一月八日萬人big爆立法會最為感動的一刻,就是地盤工人上台講「不要帶血的飯碗」宣言。幾年前天旦皇后保衛運動後,政府經常明言暗示發展和保育互相矛盾。相對於其他支援的團體,他們出來表達支持,會比任何一個團體面對更大壓力。這篇文章,就是希望今明兩天更多朋友出來。

我們一班建築工人反對政府的高鐵方案,參加了抗爭。我們第一次聯合勞工界以外的民間力量,對於我自己來說是很寶貴的經驗,我有很多話想說。
一月八日,工會的理事們和我一起參加了立法會外的「反高鐵」集會,在台上表達了工會的立場,倡議在錦上路設高鐵總站,把省下來約三百億元,用作增建公屋及居屋,令普羅市民有更多機會置業或更快上樓,既創造就業,也有利民生,獲得在場群眾的熱烈迴響。集會之後,我們都說,真正有利於就業和民生的建議,一定得到人們的支持。

過了兩天,我們工會開會,大家都熱烈地討論如何續繼參加這場抗爭,當時,一位資深的工會理事說:「反高鐵其實係一場階級鬥爭!」「你看哪,政府的高鐵工程擺明是搞有錢人的經濟發展,那高鐵就是由大陸到西九的利益輸送路軌,要托起圓方上面那些超級豪宅的樓價,帶動全港的樓價炒高,讓地產商賺個盤滿砵滿。誰有錢買西九豪宅呀?就是那些香港的有錢佬啦,大陸來港的資本家啦,他們吃了大陸的民脂民膏,再坐高鐵來港買樓炒樓兼洗黑錢呀。」「反高鐵的人不是吃飽無事做,他們都是受財團和官商勾結的政府所害的人,特別是那些知道自己前途有限的年青人,眼見立法會功能組別都代表有錢人,有票大晒,根本不民主,不反抗,等死嗎?」
一時之間,大家的精神都振奮起來。我們是工會,在這抗爭中一定要出力,在這關鍵時刻,沒什麼比公開表態,呼籲更多市民在十五日至十七日到立法會抗爭更好。一定要有比一月八日更多的人站出來,在立法會四周聚集,對功能組別和保皇議員的壓力才夠大。

談到我們的工會公開表態,大家都有點猶豫不決,因為擔憂一般工人大概不了解高鐵是什麼,只知有工程展開,有就業機會,會不顧一切地贊同政府的高鐵方案,罵工會諸多意見,阻礙工人開飯。工聯會的建築業工會日前高調支持政府方案,可能更加鞏固了工人的這種心態。

後來,大家想起我們一月八日當晚「高鐵到錦田,建公屋創就業」的方案獲得人們的支持後,便把心一橫,決定向我們的會員進行電話問卷調查,解釋工會和政府的高鐵方案,收集會員的意見,然後舉行記者會和發新聞稿向外界公報。我們得信任工人群眾的意見,相信他們有明智的抉擇。我們希望真正的建築工人聲音能發揮力量,足以打動普羅市民。

我們的工會理事和一些義工開始打電話給會員了,我心裡還是有些擔心,不知道一般建築工人的意見會是如何?

問卷調查的結果出來了:只有兩成認為政府方案對就業有幫助,認為工會方案有助就業的多達七成。對於建築工人來說,地底鐵路工程所需人手遠比建房屋少,是一種常識,而他們也很清楚,建屋更需要更多不同工種的建築工人。開鑿地底鐵路用上「小龍女」一類的大型高科技鑽鑿機,駕駛和修整機器的也很可能是外國技術人員,隧道內層用預製件鞏固,整個工程所需人手不算多。

另外,有一半受訪會員應為在市民質疑聲中,政府應該暫停高鐵計劃,再諮詢市民意見。

這是真正的建築工人意見,決不是工聯會那種一面倒支持政府方案的立場。立法會裡的工聯會議員,你們所代表的到底是什麼利益?幾天前,工聯會還成立了「工聯青年智庫」,真不知這些「青年智庫」將會為誰人「致富」了!

說到青年,我不禁想起站在反高鐵運動前鋒的年青人們,以我的年紀,足以當他們的爸爸,他們的思想和行為,跟我這一輩一定是有分別的。有人說他們太不成熟,行為過激,未捱過苦,卻對社會卻諸多要求。我想說,誰沒有年輕過?誰人在年輕的時候沒有一點理想和衝動?要是年輕人都是沒有衝勁,這個社會就是沒有希望的!
我身旁的工友都是「四十後、五十後」,他們年輕時也對未來有所憧憬,當中有些人參加了工聯會領導的「反英抗暴」,即是六七暴動,他們當時身處基層,飽受資本家和殖民地政府的壓迫,生活沒有前途可言。滿腔熱血的他們跟隨工聯會參加革命,希望以流血犧牲換來公義的社會。可是,「反英抗暴」失敗之後,工聯會走上搞文娛康體,派柴米油鹽的福利路線,就沒有再理會這些革命青年,他們只好帶著傷痛和失落,從此不談政治,認為政治都是污穢的騙人把戲,消極地面對社會。這群「四十後、五十後」人數不少,很可能在大家身邊,但他們都沉默了。

你要責怪這些「四十後、五十後」的革命青年,不成熟、過激、對社會諸多要求嗎?不!要責怪的,不是他們,而是令他們不滿的制度,要責怪的,是壓迫他們的政府和利用他們的政權!

今天參加抗爭的「八十後」以至「九十後」的青年比「四十後、五十後」的革命青年有更多優勢。「八十後」有較高文化水平,在比較開放的社會環境中長大,重視對自己的權利以至社會公義,他們能夠運用資訊科技去獲取資料、表達意見和動員,他們有創意,有理智,有分析能力。

我在「反高鐵」集會中看「八十後」的表現,當泛民議員堅持在立法會內抗爭,他們會稱讚;某些泛民議員不濟事,他們會痛罵,他們有很強的自主性,並不盲目。青年是有思想,會成長的,我們不要以老長輩的嚴厲目光去看他們。

參加抗爭的「八十後」並不是食飽無憂米的,他們知道自己將會是各行各業的工人,他們在為自己和社會的將來而鬥爭。這群有理想、有創造力的年青人一定會繼續身體力行,參加不同的抗爭運動。將來的階級鬥爭方式一定是多姿多彩。

我看到年青人抗爭,也感到自己心裡的激情在燃燒,那個被壓逼的基層民市不想改變社會?只是年青人先把大家心中的希望表達出來吧。大家都感受一下「八十後」的浪漫理想,再想想他們反對官商勾結、消滅貧富懸殊、爭取民主、要求社會可持續發展的現實訴求,大家都應該一起參加抗爭!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