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別再精神勝利自我感覺良好了!

廣告

廣告

編按﹕一月十六日的集會,如果目標是阻止立法會財委會撥款,以及阻止鄭汝樺離開,要求她與群眾對話的話,無疑是次行動是失敗了,但如果將時間線放到整個運動來看呢﹖它是成功還是失敗﹖《別》一文的焦點針對十五及十六日兩日以來,反高鐵停撥款大聯盟的一些行動策略上的異議,認為這兩日的決策都是失敗了。文章引發超過20個討論跟進,基層組織工作者阿嘉花亦於本網另文回應。面對國家機器,每一步的行動都要十分小心,這些檢討及討論,對於未來運動的路向無疑是十分重要。

別再精神勝利自我感覺良好了!

首先要感謝反高鐵大聯盟多個月來的準備工作,直到一月十五日之前我還是很對他們的努力感謝,例如想到苦行這種靜態而又能感動人的行為,但是由一月八號開始我就真正認清到他們是什麼人。從前聽說好些核心成員的「戰績」天星,皇后等等的事件,當時我沒有參與其中,但是從耳邊不斷聽到他們好像很浪漫,很熱情,很愛香港。我一開始還很肯定他們過去的努力,但是我在1218,一月八號成功拖延時,一開始我還有因為這麼多人出來而感動落淚,但當一聽到大會所說的話,什麼「我們勝利了」並唱歌跳舞,我由支持大會立即一百八十度改變,高鐵又沒有被撤回,勝利什麼?為什麼跳舞?實在想不通。

也許1218及一月八日的目標是拖延時間令更多的市民知道及參與,但是在一月十五號晚上立法會開會完結時,一大眾市民希望阻止高鐵,阻止功能組別及保皇議員離開,大家準備好開始試圖接近議員時大會怎可能完全不作幫助而不停降溫叫大家冷靜?如果在一月十六號所發生的早在前一日做,相信所作出的社會效果會比現在大很多倍-香港回歸以來警察第一次對著香港人在沒有任何警告下使用胡椒噴霧,這是必定可以再令社會情緒更加升溫,對反對政府,反對不義議會的聲音更強烈!可是,他們沒有這樣做。

一月十五日之後幾千人成功走上禮賓府門外靜坐,大會卻說十二時離開,給特首兩小時,還說之後有音樂會在立法會門外。救命啊!我們出來是要反高鐵還是聽音樂會?要聽音樂會要汗流浹背的跑上半山禮賓府?說了兩小時後就會自動離開誰會這樣笨自己走出來?別天真了。還有這樣難得的機會可以幾千人包圍禮賓府,明明可以叫大家坐到特首出來對話,又是一可以好好利用的機會給壓力政府,難道警察把幾千人都拉走?可是,他們沒有這樣做。

一月十六日當準備正式表決時,各位朋友實在看不過香港的不義議會,於是試圖進入立法會不果,就拉開鐵馬讓其他參與者一同包圍立法會,阻礙官員及功能保皇議員離開。雖然在十二點半警察成功讓他們離開,是非戰之罪,但是當證實他們已經離開之後,大會呼籲所有參與者一同到台前坐下,一同觀看官員們離開的電視畫面,卻把我們大家辛辛苦苦的把鐵馬拉開阻塞馬路的佈局一手打散了,把香港人的努力成果打散了。開電視片段有什麼好看的?不能回家看嗎?又不是直播出來,看著電視重播又重播官員們出來的片段有什麼意思?大會只懂動員人民出來反高鐵但是目標是自我感覺良好精神勝利?。大會又在叫大家冷靜,說我們來的目的不是阻礙官員,不去阻礙他們離開他們怎會知道做了不義事情之後是需要面對的?明明幾千人坐在不同的位置,警察清場起碼需要最少八小時以上,還不能給足夠壓力給政府?可是,他們沒有這樣做。

別叫我去保衛什麼村,又是坐在地下,讀好論述,等被抬走而不在成為事實之前做工作,又在精神勝利法,抱歉,我不認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