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子路

好管閒事,無的放矢。教導學生不要人云亦云,對建制要永遠懷疑。 網誌

政經

我無腦,但我有良知

廣告

廣告

曾憲梓針對五區公投運動,說進行公投的人「無腦」,也許,他說得很對,因為通常有良知的人,思想比較單純,容易因看見不公義而義無反顧。從這個角度看,也算是無腦的。

一如政府及建制派如何看待五區公投運動,大家就知道,他們都是很「有腦」的,懂得機關算盡,一面就不認同公投,但另方面又為著如何參加補選費煞思量,他們的頭腦如此精明,不是我等無腦的小市民可以了解的。

我只知道,根據《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二十五條,我本來就有權「直接或通過自由選擇的代表參與公共事務」、「在真正的定期的選舉中選舉和被選舉,這種選舉應是普遍的和平等的並以無記名投票方式進行,以保證選舉人的意志的自由表達」。然而,在回歸了超過十年的今天,我們一次又一次錯信了一些很「有腦」的人會把我應有的普選權還給我。

也許我真是「無腦」的,因為我十分支持進行五區公投運動。支持的原因很簡單,就是要向當權者表達對於不公義的政治制度說不!由期盼07/08、至2012雙普選,統統都失望了,表面上2017及2020好像是一個確實的年份,但過往我們被騙,今天還能相信2017及2020是真的有普選嗎?既然仍是未知數,五區公投運動就是逼不得已的選擇。起碼,我可以透過我手上的一票,對建制派的可惡說不。

在課堂上,我跟同學們討論政改,給他們介紹現在的政治制度,連他們都看出得功能組別的可惡。就以高鐵事件為例,因為要興建高鐵,菜園村即將遭到滅村之禍,菜園村的村民務農為生,與世無爭,可是他們卻要因為一個大白象工程而犧牲。問題來了,「有腦」的人不是相信功能組別可保障界別利益嗎?為甚麼農夫們的權益受到威脅,沒有見到漁農界的立法會議員走出來為農夫們捍衛權益呢?黃容根,你到哪裡去了?

如果支持進行五區公投運動的人就如曾憲梓說是「無腦」的,我寧願做一個「無腦」的人,因為我雖然「無腦」,但我還有良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