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澳洲著名作家穆尔豪斯宣布抵制澳作家访华之旅

廣告

廣告

(独立中文笔会2010年1月29日讯)澳大利亚作协前主席、悉尼笔会作家团成员、享有盛誉的著名小说家和影视编剧弗兰克·穆尔豪斯(Frank Moorhouse),日前宣布要抵制一个澳洲重要作家的访华之旅,以抗议中国当局最近判决独立中文笔会荣誉会长、著名作家刘晓波。

穆尔豪斯是有澳大利亚“普利策奖”之称的“沃尔克雷新闻奖”的2007年“社会平等新闻奖”及一些文学奖得主。悉尼笔会今天发表一份新闻稿,公布了穆尔豪斯给澳大利亚驻华大使芮捷锐博士(Dr. GeoffRaby)的公开信,并说明:

笔会已经在悉尼理工大学设置了一个空椅子,以提升关注中国作家在遭到监禁后的严厉处置。笔会支持穆尔豪斯的决定,并且表示也支持那些已经决定通过参加这次旅行与中国接触的澳大利亚作家。 悉尼笔会会长邦尼·卡西迪博士说:“作家个人必须考虑什么行动对他们最好,并且参与对于作家访问中国一类有言论自由困境历史的国家,可以是一种富有成效的途径。”

穆尔豪斯的公开信全文翻译如下:

我曾被澳大利亚驻华大使芮捷锐博士(Dr. Geoff Raby)邀请,与一群作家一起参加今年3月的作家访华之旅。

这次访问将使我们有机会朗诵自己的作品、演讲,并在北京市和成都市的“澳大利亚文学周”中访问一些大学,还将包括参加香港和上海的国际作家节。这此旅行由外交和贸易部以及私人赞助。

我先接受了邀请,但我现在已经选择退出,因为此前在2009年圣诞节中国作家刘晓波被判监禁11年,以及刘晓波一个支持者刘荻那时也失踪,证实中国政府与国际期待的相反,不是走向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所表达的言论自由方向。

这看来也证实于中国将政治审查延伸到互联网搜索引擎,而且政治干预电子邮件。

悉尼笔会和国际笔会已经加入了澳大利亚政府、欧盟、美国政府、联合国和国际数百作家抗议迫害刘晓波。澳大利亚大使馆经常提出刘案,一等秘书与其他少数外国使馆官员一起试图旁听对他的审判,却被拒绝进入法庭。

我做出这一退出行动,既作为个人作家,也作为笔会的杰出作家团成员,作为因我在《格里菲斯评论》上发表《在一个恐怖时代的作家》的论文里维护言论自由而获笔会基尼利奖2008得主,该文并以公众辩论贡献最佳论文获阿尔弗雷德·迪肯奖和沃克利奖。在那篇论文里以及其他地方,我提出,广泛言论自由越来越被接受,既作为在社会安全秩序范围内的可能,也作为个人与社会的智慧和审美发展的基础,因言惩人是为不公。

我曾探讨过这种可能性,我继续去访问,同时我在中国参与的活动中,使用在台上放一个“空椅子”的笔会策略。空椅子象征一位狱中作家,而会议组织者解释椅子的目的,有时名点出它所意味的那个作家的名字。国际笔会的亚洲专家与外交和贸易部的忠告是,这个策略可能违反中国法律,因为中国法律制度不可预测,其结果对我,对我的同胞作家,以及对那个活动的组织者们,都可能是严重的,并可能危及有关人士进一步访问中国。

我没有要我的同胞作家抵制这次访问。作家有时接受邀请去访问那些有政府侵犯基本自由的地方。他们这样做是基于不同动机:调查或被动地观察,以便将他们的经历纳入自己的未来写作;有时他们保持中立或沉默,以便进一步了解这些社会;而且有时这些访问可以正当化为一种合理的软外交方式——通过非正式交谈以及在那个国家公开朗诵他们所选择的作品,代表那些国家中的自由价值观。有时,仅仅作为一名作家就是充足理由。

因为我在自己的国家一直大声疾呼言论自由,并因此得到承认,我去中国而保持沉默将很不体面。我觉得我对自己的良心有不寻常的需求,并有特殊的理由采取行动。

我得到国际笔会的证实,我通过退出这次旅行来拥护国际笔会的抗议,将会在中国民权小道上与那些狱中作家得以沟通。

为此,我已经请这里澳大利亚的笔会和国际笔会使我的立场周知。

悉尼笔会和独立中文笔会属于国际笔会在全世界的145个分会之列。国际笔会致力推进世界各地作家间的友谊和理性合作,为言论自由奋斗,代表世界文学的良知。更多信息请参阅: www.pen.org.au和 www.chinesepen.org。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