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正言匯社

我們相信,人的權利不應因身份地位而改變,這是對社會公義的追求,也是人的價值的根源。透過匯聚眾人的力量,堅持以正義為原則,我們可為弱勢社群充權,重塑一個人文關懷的社會。 網誌

張超雄 : 特區版的《楢山節考》──從預算案談起

廣告

廣告

《明報》 2010年2月26日
張超雄 正言匯社社長/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

新春佳節,喜慶處處,特區照例大放烟花、花車巡遊。特首高官一如既往,縱橫大小慶典,在觥斛交錯間,繼續陶醉於「國際大都會」的繁華盛世中。同一時間,就在油麻地一條後巷裡,一名露宿的百歲人瑞凍死街頭。「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數百年前帝王封建社會出現的景象,在今天歌舞昇平的香港同樣適用。中國人總會認為長壽是福氣,長命百歲更是古來稀。但在務實的香港,若失去健康,缺乏錢財、沒有親情,留在世間則可能是種折磨。

今天香港的老人,有近三份一是貧窮的,部份健康亦出現問題,需要長期護理。政府剛公布財政預算案,建議再增一千個安老宿位,相對於以往每次數百的加幅,政府顯得出手闊綽,但對解決近三萬人的輪候長龍,既是無濟於是,亦反映政府對長期護理服務的供應仍是毫無規劃。結果,護理的責任大部份還是由家人承擔。然而,在沒有錢、缺乏支援的情況下,親情也會被磨滅。到了家人也承擔不了的地步,老人的出路只有一個:入住質素參差的私營老人院。

以下的故事你總有聽過:老人中風了、跌倒了,在醫院做了手術,但未及完全康復便給趕了出來。老人連起床走動都有困難,家中卻無人能作24小時照顧。申請政府資助的老人院要輪候三年!一天都過不了,怎樣等三年?結果,還是讓他住進私營老人院好了,反正私院即時有位,院方可協助申領綜援,甚至有中介機構可作免費介紹。先入住私院,然後邊住邊輪候津院。私院,實在是一盤厭惡性的好生意。

私院是一個政府一手製造並認許的市場。回歸前,只有30多間私營老人院取得牌照,到了今天,有牌照的私院已增至580間。它們提供了5萬多個宿位,佔全港總宿位七成。政府資助的津助院舍只有1萬多個宿位,佔總宿位約兩成。津助院舍的宿位常滿,但私院的入住率則不足七成。無他,質素問題。目前約有兩萬五千名長者在輪候名單上。體弱程度達護理安老需要的長者平均壽命只有三年,因此,大部份長者(以輪候護養院者尤甚)死後仍未獲配津院宿位!

若非最近發生私院護理主任逼老人食糞事件,恐怕私院質素參差的問題仍是無人問津。究竟私院的情況有多惡劣?浸會大學社工系梁麗儀近月做了調查,在九龍西的52間私院訪問了317位院友,發現約七成院友不滿院舍的環境、空間、設備和職員服務態度等。最令人心酸的是,老人身軀未死,卻早已心死。梁麗儀發現,六成長者對家人及親友已無期望;對於政府,則75%表示不存任何寄望!調查顯示,隔日冲涼、僵化的換片時間,以及不尊重長者的服務態度,似乎已成私院的行規。中文大學內科及藥物治療學系胡令芳教授最近在10間津助院舍及4間私院進行研究,發現四份之一院友營養不良,21%經常受束衣等約束,14%因長期卧床但缺乏護理人手協助轉身以致生出褥瘡,54%院友情緒有問題!

香港還未進入人口老化高速期,但輪侯院舍的隊伍已越排越長,每年在等候津助院舍期間死亡的長者已由04年的3,444人升至08年的4,403人。防止虐待長者協會指出,平均每天有12位等不到宿位的長者死亡,而政府每年只增加一千幾百個宿位(包括向私院買位)。如此下去,難道體弱的老人都要在質素如此參差的私院終老!?

最近有報導指,考古人員在湖北省鄖縣等地發現大量「棄老洞」,證實了當地廣為流傳的棄老傳說,竟與日本電影《楢山節考》的劇情有所類同。其實棄老的做法,早就在香港盛行,只是我們沒時間把他們棄置於深山之中,於是我們選擇了一個較方便、更可製造商機的地方──私院。

面對人口急速老化,長期護理服務供求失控。老人每天沒有盼望、沒有尊嚴的活著,掌權的則認為要對問題慢慢研究。再討論兩年,曾蔭權也退休了。他已告訴我們,退休後打算到外地享其清福,至於特區的老人,則只能自求多福。

朋友,你打算在私院終老嗎?

(香港大學最近完成由安老事務委員會委託進行的顧問報告,提出的建議不著邊際。有關之荒謬處,筆者下回再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