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逾百人抗議食衛局任由骨灰龕場亂落釘 政助只答允下周開會

逾百人抗議食衛局任由骨灰龕場亂落釘 政助只答允下周開會
廣告

廣告

逾百名來自上水蕉徑、沙田赤泥坪、大嶼山鹿湖和地塘仔、荃灣老圍、大埔錦山和紅磡的居民,聯同全港關注骨灰龕法案大聯盟,今天(2010年3月24日)下午在美利大廈集會,抗議政府無意監管如遍地開花的私營骨灰龕場,變相縱容商人牟取暴利,並嚴重打擾村民和住戶的生活。他們帶同骨灰龕和自製靈位,上面寫著「周一惡死於卸膊」、「規劃及發展局死於無力規劃」等字句抗議。大聯盟發言人何佩嫻要求政府有關部門立即對違例骨灰龕場採取檢控和行動,盡快檢討和修訂有關條例及法案的灰色地帶和漏洞。

龕場在家附近 打亂生活 村代表默許
住在老圍四十年的英姐,在農曆新年前發現附近興建私營骨灰龕場。她認為在村屋建龕位很不衛生,而且心裡不舒服。她說附近已經有西方寺和圓玄學院兼營骨灰龕,令到附近交通不便,日後骨灰龕場經營後,「村民冇車搭」。我問她是否因為不喜歡「唔利是」的東西在家附近,她沒有否認,不過她認為應該要得村民同意下才興建骨灰龕場。九龍城區區議員任國棟指出紅磡同樣是道堂和龕位密集的區份,不少住宅成為龕場,附近的行人路就進行殯葬儀式,打齋聲浪滋擾住客,他們又要吸入難聞的香火,嚴重打亂生活。

鄰避不鄰避,其實只是整個爭論點的其中一部份,龕位變成大生意更值得關注。大埔錦山村村民Danny就展示一間村屋興建骨灰龕場的相片,並指出村內已懷疑有約十間村屋被「落釘」,部份更是同一公司註冊。當問及村長或者鄉事委員會成員有否表態,其他村民就說村長沒有出聲。

生意較陽宅更賺錢
不難估計,用一個龕位三萬元計算,一間村民隨時可以安放六七百個,那就已經有兩千萬生意。如果位置「優越」如大嶼山,龕位可以值十萬元,做陰宅地產隨時比陽宅更賺錢。鹿湖該區就有佛寺和精舍被收購,經營骨灰龕,但地契只寫明容許做宗教禮拜和出家人居住,轉做商業用途顯然違反地契,加上破壞樹林河流和打擾出家人生活,參與示威的鹿湖環境關注組促請有關部門立刻查處。

政府容讓任意興建龕場
聯盟早於上月在立法會請願,又寫信要求政府開會,商討規管骨灰龕場興建。食物及環境衛生局一方面指設立私營骨灰龕時,要向城規會申請規劃或改劃土地用途。商人就轉而選一些無人問津的農地及荒廢村屋來發展,不需諮詢當地村民,亦不須要通過城規會審批。村民要麼啞忍,要應就抗爭。另一方面,副局長梁卓偉又回應「中國人傳統係入土為安,陰宅搬家非常唔理想」(蘋果日報 2010年2月10日)。大聯盟發言人何佩嫻直言骨灰龕政策的言論無補於事,反而落井下石,無疑為有意興建或已興建的骨灰龕場大開綠燈,「打死狗講價」。

黑幫操控 村民屢受威嚇
不少鄉村早已知道骨灰龕場帶後有黑社會操控,上水蕉徑村的邱先生手持村民合力整理的「骨灰龕抗爭事件簿」,說村民已被人用鏟攻擊,生命受威脅:「我地隨時冇命,周一嶽玩緊我地條命。我地全家三兄弟,唔知邊個死先,你黎同我裝香啦!」期間,他情緒激動,把身前的一個骨灰龕打破了。他們早前曾經找區議員求助,但該區議員就因為被黑幫恐嚇而不肯跟進。邱先生更稱黑幫曾威嚇他們:「差佬保護唔到你地,我哋先保護到你哋,上水我地大晒。」他們投訴警察袖手旁觀,沒有阻止黑社會入侵鄉村,又感謝黃成智議員一直幫助他們。

示威者高叫「周一嶽下來,周一嶽對話」,個半小時後,政治助理陳智遠現身,安撫示威者,並說難以立刻確定出席會議的政府官員,黃成智議員提出在一周內政府與聯盟和村民召開跨部門會議,而局長必須參與會議,討論如何取締非法骨灰龕場,陳智遠,接過這些紙製靈位,回應「盡力去做」。

集會完結,這群村民──大部份都是長者──乘坐旅遊巴回家,繼續天天看到工人趕工把村屋改建成骨灰龕場,繼續聽到對面樓宇打齋的聲響和聞到香燭味,繼續受到黑社會滋擾。私營安老院質素參差,政府缺乏監管,或者不願監管,生怕收緊政策會導致安老院舍倒閉,社會福利署不知如何收拾殘局。想不到,連骨灰龕場也是這樣。在香港,有錢的,可以解決一切問題;沒錢的,就「臨老唔夠得世,死無葬身之地」。

參考資料:
各界關注骨灰龕法案大聯盟意見書 http://www.legco.gov.hk/yr09-10/chinese/panels/fseh/papers/fe0209cb2-943...
各界關注骨灰龕法案大聯盟 (網頁詳細解釋不同村落如何被骨灰龕場破壞,土地規劃法例漏洞,為何不同意自願發牌規管龕場商人等)
http://www.illegalnichesconcern.hk/?p=137

特約記者:易汶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