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白瑞雪:希臘工人反抗政府轉嫁經濟危機

白瑞雪:希臘工人反抗政府轉嫁經濟危機
廣告

廣告

近幾周以來,罷工和其他反抗行動席卷希臘,因為工人階級在反抗政府的打擊。這個政府面臨巨額赤字,卻要工人買單,並強硬推行緊縮措施。上週(編按:本文寫成於本年3月5日),200萬來自公共和私營部門的工人,放下工作,參加 24小時的全國總罷工,使國家陷入停頓。航班停飛,學校,機關和政府部門關閉,大部分公共交通服務暫停。三萬名工人在希臘首都雅典參加了抗議,在市內遊行。第二大城市菲薩洛尼卡有七千人游行。示威者舉著反資本主義的橫額和高喊口號,“危機由富豪來買單,不容犧牲普羅大眾!”。這些游行是特意針對到訪的歐盟官員,他們來是為了評估希臘削減赤字的進度。

這次罷工不是首次發生,而是繼長增高的抗爭的一環。類似的罷工和示威在這個月初也發生過。上次僅涉及公共部門的人員,而這次則公共和私營部門的雇員一起游行。遊行有成千上萬的人民,不分男女老少,包括工人,學生和退休者 – 他們害怕政府推行緊縮計劃會使他們失去養老金。其他工人采取的罷工和抗議,也繼續進行。農民在希臘的公路設立路障,抗議受到經濟危機的沉重打擊,也抗議政府削減國家補貼,抗議歐盟共同農業政策(CAP),認為它會打擊農夫,迫使其離開土地,同時讓那些富裕農民獲得更多土地。

這些罷工和抗議都是針對緊縮措施;這些措施包括大幅減薪,數以萬計職位被削,以及提高退休年齡。這將大大打擊工人階級的生計。帕潘德里歐的社會黨政府去年秋天之所以當選,因為它承諾保護工人。但現在它在歐盟及其銀行家的壓力下(他們密切監視希臘的財政),要削減公共開支,這意味要減少運營開支,凍結工資和不再僱用新員工。希臘政府已被告知,它必須提交一份報告,說明其緊縮措施有多大成功。如果他們不滿意,有可能要希臘採取更為嚴厲的措施。

歐盟的資本家想希臘變得更有競爭力,吸引更多大型企業的投資。他們不關心工人的福利和生活,對於他們將因此而受損害視若無睹。華爾街日報報導說,緊縮措施可能意味把公務員的工資削減 25%。據一名 GSEE(私營部門工會)的發言人所說,“如果所有這些措施得到執行,失業率將猛增。我國將進入大規模的經濟衰退,失業率將達到全歐洲的紀錄。” 2009年希臘已經出現失業猛增,超過 186,000人失去了就業機會,失業率從7.8%上升到10.6%。另一方面,歐盟和銀行家希望看到希臘盡快削減公共開支,所以指責希臘的財政困難來自公共部門,以便證明他們攻擊公共開支是正確的。他們聲稱希臘有太多公務員,所以該削減公共開支。這只是一個藉口,以便迫使工人階級而非資產階級來為危機買單。事實上,希臘的問題,就是逃稅,這是造成希臘財政困難的原因之一。希臘政府的平均收入是歐元區中最低的國家之一。在收入超過100萬歐羅的人之中,只有少數交稅,因為許多希臘的有錢人都登記為長住外國,以避免交稅。

愛爾蘭和拉脫維亞都大幅削減了公共部門的薪酬。希臘工人引以為戒,不想同樣的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在最近的示威,他們舉起橫幅,上面寫著:“我們不是愛爾蘭,我們會抵抗!”他們也看到這個推行削減計劃的政府,根本沒有代表自己的利益。所以他們罷工,明確要求由銀行家和資本家來為危機買單,而不是要人民來買單。

希臘這次危機的直接導火線,是去年12月國際評級機構把希臘的信用評級從 A- 降至BBB。這引發金融市場拋售,推高利率,使希臘政府不得不支付近7%利息才能借錢。希臘政府此前一直隱瞞債務和赤字的惡劣真相,直到帕潘德里歐當選後才揭發出來。希臘政府的財政赤字竟然接近國民生產總值的13%,這大大高於歐盟所規定的 3%。有報告說,投資銀行高盛公司曾幫助希臘掩蓋債務,不然希臘不可能被允許加入歐洲共同貨幣。現在高盛正因此而被調查。據稱,高盛通過掉期交易,幫助希臘獲得 100億美元的資金,而高盛則因此獲利一億九千2百萬英鎊。

希臘危機影響深遠,威脅到歐盟其他國家甚至更遠。葡萄牙,愛爾蘭,意大利,希臘和西班牙五國(被傳媒貶稱為 PIIGS,即豬),都面臨預算危機。金融時報評論道,“無論雅典發生甚麼,也無論強大的經濟體如德國最終會否挽救希臘的危機,總之,肯定的是,市場很快就會把冰冷的目光再一次投向歐元區其他脆弱的經濟體。”西班牙也有非常高的財政赤字,達到國內生產總值的11.4%,並承諾在2013年降低到3%。金融時報的尼爾•弗格森也說,“危機在雅典開始,然後蔓延到里斯本和馬德里。但是,若誰認為,主權債務危機將局限於歐元區內較弱的經濟體,那就大錯特錯。因為這不僅僅是地中海周邊國家的問題,也不是把這些國家加上一個有田園風味的縮寫(意指PIIGS),就以為與己無關。這是整個西方世界的財政危機。”

事實上,雖然希臘的赤字特別嚴重,但圍繞著誰應該為經濟危機買單的鬥爭,卻不限於希臘。攻擊工人階級是整個西方世界的現象,因為各國資本家都要工人買單。到處都是裁員,凍結工資和攻擊勞工權利和人民生活水平,不管這將對無數人的生活造成巨大的影響。幹出這等事情的,包括了社會民主黨政府,就好象希臘那樣。工人選出他們,本來是寄望他們去代表工人階級利益的。社會民主黨對於危機的對策,進一步說明了社會民主黨越來越像保守黨,表明他們沒有辦法解決制度問題,也無法代表職工。這些政黨不再是工人黨,而是與資本利益結盟的黨。

但是希臘的例子也說明了,整個歐洲的工人,已經開始反擊。在希臘總罷工的同一周,其他歐洲國家也出現罷工和抗議,反對裁員,削減公共開支和打擊他們的權利。在法國,空中交通管制員罷工抗議職位流失。在馬德里,工人抗議提高退休年齡。在捷克工人罷工抗議一項新稅,這個稅會打擊他們的福利。在英國,公務員投票在月底罷工,到時可能有27萬工人罷工。工人以這種實際抗爭來保衛權益異常重要,也證明只有當工人自己作為主體,去奮起鬥爭的時候,才能帶來一個能體現其利益的社會。

圖片來源:勞工世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左翼21」是由一群有志於推動社會平等及進步的朋友所組建的平臺,以凝聚香港的左翼力量,建立和推廣左翼分析及主張。我們將透過討論交流、學習、出版等,介入社會時政,參與和支援勞工運動及社會運動。我們認為,一個理想的社會,必須顧及廣大勞動階級的福祉,維護生態環境的可持續發展,消除性別、族群之間的不平等,同時尊重不同性取向群體的權利。這一理想社會,必須依靠群眾自下而上的民主參與和推動,同時需要不同群體透過共融互助來合力創建。

我們的網頁: http://left21.wordpress.com/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