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撒回政改方案的理由

廣告

廣告

6月23日將至,曾蔭權的第二份政改方案將會交由立法會辯論、表決。不過其內容沒有增加過民主成份,縮減直選與功能議席的比例。所以大家都估算到這次政改同樣會被否決。不過,對多年爭取民主的香港人,尤其爭取民主廿年的民主派人士來說,可能會感到懊悔,因為這次政改機會失去,我們將浪費更多時間。如果由港英政府於1984年7月18日發表《代議政制綠皮書》開始。至現在曾蔭權第二份政改方案,屈指一算,香港民主政制之路已經蹉跎了二十六載。而香港因政治問題而錯過了多少前進的機會?這些是無法計算的。

可是,現在特首曾蔭權推出的第二份政改方案,方案與上一份同樣沒有交代「普選時間表」,而內容更令人無法接受。行政長官產生方法中將選委會800人增至1200人,1200人又非真正民主或間接民主產生,而八分之一準則的提名門檻亦因此不降反升,然後說「那樣就成功擴大民意基礎喇!」,這分明是曾蔭權耍的「政治呃秤」。另外,立法會方案則沒有對為人垢病的三十席功能組別開刀,還打算增加五席「內地人大式選舉」區議會互選產生的功能議席,但內裡其實是進一步對資金雄厚、區議員眾多的保皇建制派傾斜。這樣又叫我們民主派如何接受?

轉個身份,假設本人是非常溫和保守又深知曾蔭權的權力來源並非普羅市民推選產生,加上受制於中共及香港一班老不死、世襲權貴所礙,一開始根本上就無法所謂玩鋪勁,所以從沒對曾蔭權抱有任何懂得說不的勇氣而且萬分同情曾蔭權處境,那麼不踰越中央五部曲,那可以行嗎?
例如,功能組別由「團體、公司票」,變成「行業個人票」。甚至全面取消委任區議員,這都沒有中央施加的限制,曾蔭權有權吧!可惜曾蔭權在這份方案中居然沒有提出取消委任區議員,而功能組別「公司票」轉為「個人票」的問題,則只是在方案中一段以「現階段此建議難以達成共識。」輕輕帶過。為何不能有一份合乎上述要求如此溫和的方案出臺?

與此同時,在5.16公投中,57萬人以要求盡快落實雙普選作出投票,這代表什麼?香港700萬人人口中有337萬名選民,57萬選民的代表基數至少為香港總人口中的100萬人。這就等於在街上隨意找尋,7個人中便有一人要求盡快落實雙普選。在現時曾班子眾人不停落區為政改宣傳時,都有不少抗議者在場示威,當中更是無黨無派的普通市民為多,這足以看出端倪。所以而有份參與公投的各位不能輕視這57萬人數,正正就是那香港7分1人的力量足以要求曾蔭權回應我們的素求,甚至為我們收回這份落後民意的方案,再做一份令我們滿意的政改方案。

如果,一位學生交上一份馬馬夫夫的功課,不管教師評分是合格還是不合格,那學生都能輕鬆升班,然後當政協甚至政協副主席。相信閣下是那位教師,都不會想輕易放過那態度惡劣的學生吧!如此,我們不應為那份功課評分是合格與不合格,而是要那學生把功課拿回去重新再做,做到我們滿意為止。所以只是單單否決政改方案,對曾蔭權未免太仁慈。因此我們要的是曾蔭權撒回現有方案,重新再做。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