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政改表決的得失進退(向中共討民主,是否與虎謀皮?)

廣告

廣告

一不離二,上文”中學生亦能懂的辨析(政改方案)方法”尾聲提及中共對政改的居心,現從較宏觀及策略的角度探究之。
首先,我們當以史為鍳,並攪清楚一個極其基本的問題:「史上有誰曾只靠屈服退卻而竟能爭取到民主自由?」歷史告訴我們,這是罕見的,尤其當我們的對手是一個動輒以言將人入罪(近例有劉曉波、譚作人),兼從未取得民主授權的合法性的一黨專制政權時,更迹近痴人說夢矣。
第二個重點是,中共本身是民主欠奉的,香港人若天真地向中共「討」一個民主回來,那就得套用一句英文來回答”How can they give us what they don’t have?!” 所以我們從中所得的一點領悟是,民主自由不只須爭取,還多多少少須由我們去創造。這方為民主正道。
須知道,各位只要一日仍居於香港,就有一定責任為廣大港人今後福祉而爭取;至少絕不能把世世代代港人的福祉來出賣!更何況,香港的民主歷程亦為今後十億計中國人的借鏡以至希望所在。正是一為神功,二為弟子;毋論各位感到榮幸與否,這已是歷史加諸港人的歷史責任和角色。而這,是不為一時的所謂民意所可抹殺得了的。(除非你選擇移民,那就無話好說。但你仍是流着中國人的血,這是一個怎也更改不了的事實。)
或曰,「港人點夠中共鬥吖?不如乖乖哋齊齊做順民算啦。」但大家只要細心一想,將能發覺這是個因果倒置的說法。首先,中共若要找順民,佢隨時有十億八億任佢揀。第二,我能肯定說句:「當港人皆選擇屈服做順民時,就是香港沉淪土崩瓦解時,因為這代表了整個社會人心經已腐爛到透了。」到時你們香港人就再無甚麼利用價值,那時你就算甘願做別人的走狗,別人都一腳踢走你,兼鬧你好阻住哂果隻。這方面,陳雲先生亦有相近見解,故不贅。
反而,不論就情理、邏輯又或勢道而言,實情是,當港人連抗爭也欠奉時,中共就會把我們僅有的也剝奪埋,23條一役即一例。當時若不是有成五十萬人上街,我們今天恐已淪為奴才矣。
總括而言,現有的政改方案,即使臨時再添一些小惠小利,我們也不該通過之。因為正如上文所述,它根本連循序漸進也達不到,反而,若通過了這倒退方案,無形中即是合法化了這龜速!即是說,在五年一任期內,大家原來是同意只由八百人增加四百人至一千二百人的選舉團,照咁計,每五年加四百人,那就要六萬多年方能達到全港五百萬合資格選民的數目!這是那碼子的「循序漸進」呀!更何況,中共是玩政治的行家,當我們一合法化了這龜速頂趾鞋,中共自會打蛇隨棍上,給大家上綱上線矣。
---
魯迅先生曾言:「人生最苦痛的是夢醒了無路可以走,...倘沒有看出可走的路,最要緊的是不要去驚醒他。」尤幸,在廿一世紀的今天,我們是有出路的,那就是建設一個有序的公民社會;它不以香港一地為限,復不以建制為牢。其宗旨可概括為:公民參與為本,改進社會治理。
隨着政改表決在即,亦將是此醞釀多年之公民社會網絡藍圖面世之時。

廣告